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五百三十七章 心理

五百三十七章 心理

“……你是想投降么?太遲了,哪怕你的能力真是無可替代,我也不可能繼續讓你活下來的!我沒得選擇!”侯濤認真的看著丁求實。
  “你又錯了!我從來不擔心自己活不活得下去,相反,我擔心的是你!”丁求實再次搖了搖頭。
  “你少來這一套,挑撥離間的都是你這個口氣,我知道全坤是什么想法,他是在利用我,可是他也離不開我!我又沒有野心,我只是希望一直像現在這樣生活下去而已!最多……最多就是再過的好一點……”侯濤的情緒突然激動起來。
  “哦?!原來你還擔心全坤卸磨殺驢??!我都沒有想到呢!不過我說的可不是這個意思!”丁求實一副你想多了的樣子。
  “那你想說什么?”侯濤這下真的有點糊涂了。
  “你……見過完美的能力么?!”丁求實突然發問道。
  “……什么意思?”侯濤不明白丁求實為什么問這個。
  “爆發力強的能力持續性差,持續性強的能力爆發又弱,兩個都強的能力消耗又大,又強大消耗又少的能力進階又慢,既強大,消耗又少,進階還快的能力,又有后遺癥……你覺得你的能力屬于哪一種?”丁求實側頭問道。
  “……后遺癥……”侯濤愣住了,他不是沒有想過,可是他真的還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后遺癥。
  “沒錯!你的能力就是屬于那種擁有嚴重后遺癥的能力,可憐你竟然還一無所知,但是我想全坤肯定是知道的,因為我在記錄你能力的時候,就把后遺癥也一并寫了上去!”丁求實就這么一片坦然的看著侯濤。
  “你在騙我,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我現在根本沒有任何問題,而且從我第一次開始復制能力者的時候,我就開始關注我自己的身體了!”侯濤雖然說著不信,不過語氣卻異常的沉重。
  “后遺癥也分兩種,一種是漸進式的,絕大多數有后遺癥的能力都是這種,雖然開始不太注意,不過只要細心的話,很快就可以看出端倪,而另外一種則是條件式的,只要滿足某個條件之后,整個后遺癥就會瞬間爆發出來!”丁求實看著侯濤的眼睛,沒有一絲躲閃。
  “……”侯濤急促的喘著粗氣,避開丁求實的眼神,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沒錯!你的后遺癥就是屬于第二種,條件式后遺癥!”丁求實很肯定的硬聲道。
  “想不想知道你的觸發條件是什么?!”丁求實看侯濤似乎沒有聽見似的完全沒有任何反應,放低聲音柔聲道。
  “……是什么!”侯濤知道自己不該問的,可是……
  “你以為你在復制他人能力的時候,憑什么在你制作的復制體勝利之后,可以永久存在的?還不是因為你的復制體吸收了對方的存在之力,從而被這個世界所實際認可了,并可以自行吸收魔力么!那么你覺得這場對方壓上了自己整個存在之力的賭博之中,你自己壓上的又是什么呢?!”丁求實的聲音很柔和,就仿佛在敘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樣。
  “你胡說!”侯濤猛的吼了出來,不過吼出去之后,一雙眼睛卻不安的亂轉了起來。
  “呵呵!像你這么強的能力,如果沒有一個極其危險的后遺癥,那豈不是太不公平了么!”丁求實搖搖頭,一副事實就是如此的樣子。
  “不可能的,你一定是在騙我!”這么冷的天氣,侯濤卻感覺似乎有汗滴從額頭上滾了下來,不自覺的用袖子去擦拭額頭。
  “騙你么……素貞!”隨著丁求實的聲音,素貞的鐮刀突然轉向丁求實的復制體,巨大的鐮刀毫不費力就在丁求實復制體的肩膀上劃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可是付出的代價則是整個肚子上被素貞的復制體開了一個近二十厘米的巨大傷口。
  “??!好痛!好痛……”侯濤的肩膀也在同時瞬間飚出一道鮮血。
  “你可能還沒遇到過一次可以跟你制造出來的復制體實力相當的能力者吧?!所以還沒有受傷過?!”丁求實看著已經痛的留下淚水的侯濤,竟然有點于心不忍了。
  “退回來!退回來!”侯濤這個時候已經完全不去想自己那小的可憐的野心了,他現在就想趕快結束眼前的一切,他不要再戰斗下去了。
  “吼!”可惜,他忘記了,他的復制體并不是那么聽指揮的,被控制了的丁求實的復制體不但沒有退回來,反而怒吼著就這么站立在當場。
  素貞的戰斗本能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手中的鐮刀立即就向丁求實的復制體的脖子砍了過去……
  “快躲開!”侯濤的聲音再次響起。
  “吼!”可是這次的效果更差,丁求實的復制體眼中突然流出兩道血淚,身體更是不停的顫抖,甚至上半身都有點扭曲,但就是動都不動……直到素貞的復制體不顧一切的將丁求實的復制體整個向一邊推開。
  “呲~~”素貞的鐮刀從自己的復制體的后背上劃過,瞬間帶起了漫天的血舞。
  “好……好……好吧!我不控制你了……你……你自己打好了!”有了這個教訓,侯濤再也不敢強制性的命令丁求實的復制體了,只是素貞針對丁求實復制體的攻擊明顯增多,有的時候甚至拼著一刀換一刀也在所不惜。
  而對于侯濤來說,不知道是因為素貞復制體背部肌肉受傷的緣故,還是他自己的心理錯覺,他總覺得原本占優的局面正在被一點一點的搬回去。
  “我……我不想打了……我們握手言和吧!”侯濤在戰場和丁求實之間來回看了幾次,終于忍不住開口道。
  “對于你來說,這只是一場戰斗而已,可是對于被你制造出來的復制體來說,那可是他唯一可以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你覺得他會放棄么!”丁求實看了侯濤一眼,眼睛就再次看向了戰場。
  “……你有辦法的,是吧!我控制不了他了,但是你一定有辦法的!”侯濤一臉希望的看著丁求實。
  “你太小瞧你的能力了!你以為這是一種絕對安全的游戲么?在這場戰斗開始的時候,你我之間就必須要死一個!”丁求實沒有看向侯濤,而是低聲訴說著。
  “怎么可能!我之前也用過,不也是誰都沒有受傷的結束了么?!只要……只要等到復制體的時間結束不就行了?!”侯濤似乎找到了解決問題的曙光,一臉欣喜的看向丁求實,他覺得這是完美的解決方法。
  “你以為還是在你制作的復制體占據絕對上風的時候呢?你說停就停?要知道,正因為素貞現在采取的是以命搏命的打法,所以才能勢均力敵,但是這種打法只要中間誰先頂不住向后退了一步,那就勝負已分了!”丁求實的聲音依舊輕描淡寫,但是聽在侯濤的耳朵里卻是猶如黃銅大鐘。
  “……所以,所以只要你想辦法,咱們兩個就都安全了??!你要知道,如果我贏了的話,你絕對會死的!”侯濤神色慌張的威脅著,看起來異常色厲內荏。
  丁求實沒有理會侯濤,就那么平靜的站在那里。
  “……救……救救我!我不想死,我……我想回家……”看到丁求實不為所動,侯濤的聲音已經開始顫抖了,豆大的淚珠順著臉頰就滑落了下來。
  “……”丁求實完全無視了侯濤的哀求,就這么目不轉睛的看著戰場,臉上面無表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屏障外面,李娜也從學院南邊飛了過來,這個屏障從一出現開始,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只是誰都不敢靠近,也只有李娜直接在屏障的邊緣落了下來,可是當她的猶猶豫豫的將手接觸到屏障的時候,整個屏障就仿佛含羞草一樣瞬間就消失了。
  “丁……丁隊……”嚇了一跳的李娜一回過神來,就看到丁求實正迎著自己走了過來,身上完全沒有任何的戰斗痕跡。
  “你還是叫我名字吧!咱兩之間有必要這么稱呼么?!”丁求實的情緒很不好,說話的時候都帶著一股低落的情緒。
  “丁……求實,你沒事吧???”李娜看了看似乎沒什么大礙的丁求實,又看了看丁求實身后趴在地上的侯濤,一時之間有點摸不著頭腦。
  “我沒事!”丁求實看了看手中的那顆淡紫色的能力珠,這已經是他親手從能力者的身上得到的第二顆能力珠了。
  “那他!”李娜看向趴在那里的侯濤,可是一陣微風吹過,原本還在那里的侯濤隨著這陣微風就如同灰塵一樣消散了。
  “狹路相逢……勇者勝!”其實丁求實在之前感知魔力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能夠調集的魔力實在是少的可憐,真不明白自己的復制體為什么能如此自若的使用那些能力的。
  而這些連釋放一顆火球都勉強的魔力,在運用到另外一個能力上的時候卻顯得如魚得水,那就是情緒掌控,這個從17年丁求實的老婆陳莉身上學到的能力。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