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四百五十二章 遷徙大軍

四百五十二章 遷徙大軍

“沒那么嚴重,只是在想法上和性格上會比較接近陶磊而已,其實應該說是比較接近靈寶才對!”丁求實有時候還是想不起來,現在陶磊和靈寶之間的主體已經變成靈寶了。
  “那……應該也沒什么吧?!”尹錦錦想了想問道。
  “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跟你說,其實吧!每個人的性格多多少少都會有點差別,不過正是因為如此,才會團結合作,取長補短……但如果所有人的性格都類似的話……”丁求實說到這里嘆了口氣。
  “……那這個種族的缺點就會和優點一樣被無限放大……”尹錦錦聽懂了,可是卻沒有解決辦法。
  “而且,一個人的性格有可能會改變,但是一個種族的天性卻是根深蒂固的,更不用說陶磊創造的這個,簡直就是一個自帶性格的種族了!”丁求實也不知道陶磊和她創造的這個種族會走到什么地步。
  “對了,說了半天,陶磊人呢?”丁求實這才想起來,今天還沒看到過陶磊呢!
  “??!去小菜……”
  “怕你生氣,所以躲起來了!”鄒倩幫陶磊掩飾的詞語還沒有完全說出來,就被尹錦錦毫不留情的戳破了。
  “呃!這不能怪我,你剛才也說了,我會不自覺的向著陶磊的……”鄒倩喃喃的低頭吃起早餐來。
  “其實我不在乎她創造什么種族出來,我只是擔心她因為這個種族產生想在這個世界堅守下去的想法而已!”丁求實白了鄒倩一眼,就向尹錦錦解釋道。
  “……不能堅守下去么?!”尹錦錦的表情有些低落。
  “很難!一個末日基地除了物資之外,還必須有三個硬性條件,一個是人口基數,少于一定的人口基數堅守是沒有意義的!第二個是基礎戰力,如果沒有足夠的基礎戰力,那么每一次戰斗都是一次消耗,總有一天會被消耗干凈的!第三個就是高端戰力,必須有能抑制那些精英尸王,乃至于尸皇的能力者,這些精英尸王對于基地而言最大的威脅不是殺傷,而是對于防御體系的破壞,如果任由他們肆意沖擊基地的防御體系的話!再堅固的防御也會潰不成軍的!”丁求實掰著手指數跟尹錦錦說道。
  “……那也就是說,如果滿足了這三點,那么你就同意在這邊建立一個基地了?!”尹錦錦的表情沒有沮喪,反而有一點驚喜。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過沒用的,首先人口基數就不夠,這萬把人放在難民群體中算是大的了,不過放在基地里連一個角落都塞不滿!”丁求實沒有正面回答尹錦錦的問題,不過也沒有否認。
  “大事不好了……東邊有好多人往我們這邊過來了,好多……好多……”就在這個時候,昂昂小小的身體閃著金光從窗口竄了進來,只是看到屋里的情況之后,又有點膽怯。
  “……沒那么巧吧?!”丁求實看向尹錦錦,結果看到的只是尹錦錦那笑成月牙形狀的眼睛,不知道為什么,丁求實突然覺得就是為了這個笑容也值得自己去拼一次。
  “MD我上輩子絕對是周幽王那個烽火戲諸侯的混蛋!”丁求實在內心深處狠狠的鄙視著自己。
  昂昂說的來人,實際上應該算是遷徙大軍了。
  丁求實之前惹怒了那個半尸半人的女尸皇就跑了,而對方在吞并了那個上百萬的喪尸聯盟之后,不知道是為了報復丁求實,還是確實已經飽和了,無法吞并更多了,總之尸群開始了南下的步伐。
  而首當其沖的就是河北的那些村落,偏偏這些村落都已經被整合成了一個個大的聚集點,算不上是末日基地,但是已經有那么個雛形了。
  這種級別的尸群運動,這些聚集點別說抵抗了,在從外出的狩獵團那得到消息后,就整體向著南邊開始遷徙,目的地就是看上去人更多的市區。
  自然而然的,這個消息也隨著那些聚集點的民眾傳到了市區里,再反復確認了幾次之后,市區里面的幾個頭頭也得出了無法抗拒的結論。
  但是這個結論卻不能就這么直直白白的說出來,否則這個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勢力絕對頃刻間四分五裂,凡是有點見識的領導者都不會想走到這一步,所以他們必須得給這些人一個跟著他們遷徙的理由。
  于是胡友社提出來的遷移到山區基地的建議就立即得到了采納,對于胡友社來說,他嚴重低估了尸群的威脅,高估了農耕兵團的實力,但是錯有錯著,竟然無意間完成了建立末日基地的第一個先決條件,也讓丁求實放棄了立即撤離的想法,打算先觀察一段時間,反正尸群的移動速度主要快在日夜不停,而不是時速上。
  “老胡!你說的那個基地真的能對抗那種程度的尸群么?!”六藥廠的廠長姚建華來到胡友社的身邊。
  自從上次差點被鄒倩干掉之后,姚建華那種目中無人的高傲就收斂了很多,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他才能更加客觀的評價著人類和尸群之間的實力差距,絕對不是其他人想象的那種只差一點而已。
  “……如果連那里也對抗不了的話,那我就不知道還有什么地方可以對抗的了的了!”胡友社其實煩惱要比姚建華他們更多一點,與姚建華他們可以說是去投奔不同,胡友社當初可是自己從那里離開的,如今還又被趕了回去,這心里上的負擔也要沉重的多,胡友社甚至想過等把這些人帶到山區基地里,然后自己就離開另謀生路。
  “老胡,那邊好像來人了!”就在這個時候,整個遷徙大軍停了下來,然后文攻團的團長一身金光的從隊伍的最前面飛奔了過來。
  “嗯!我去看看!”終于到了面對的時候了,胡友社的心里反而是松了一口氣,點點頭騰起金光就向著前方跑了過去,對于他來說,現在是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了。
  說起來,這次撤離可以說是相當的倉促,與其說是撤離,還不如說是逃難,而且完全沒有什么有效的組織,不說胡友社帶的團隊只是自己抱成一團前進,就是文攻團和武衛團也只是保護著自己的家屬和從市區里帶出來的物資走在前面。
  至于各個工廠的工人糾察隊更是如此了,還有各個村莊的狩獵隊,也跟著大部隊一起向這邊進行著轉移,甚至有很多小的團隊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走,以及要走到什么地方,只是就那么跟著。
  所以雖然都是從市區遷徙出來的,但是卻分成一塊一塊的,而且最快的已經快到山區了,最慢的還在市區收拾東西呢!
  這種散漫的組成,別說他們自己根本就是前來投奔的,就是山區營地里的人來看,也不像是來進攻的,所以在發現這些遷移的人群之后,并沒有擺出戰斗的姿態,甚至連阻止都沒有阻止,只是緊急進行了上報而已。
  “我是胡友社,我有要事要跟陶磊陶政委進行匯報!”一來到隊伍的最前方,胡友社就扯開嗓子喊道。
  “政……政委?!”胡友社這一嗓子可把旁邊的文攻團和武衛團的團長嚇了一跳,政委那可是軍隊里才有的職務。
  聽到胡友社的聲音,幾個身穿軍裝的農耕兵團的戰士從樹林里走了出來,其中一個領頭的多走了兩步。
  “我已經按照規定進行上報了,一會會有領導過來,有什么要說的等我們領導來了再說!”那個領頭的似乎沒見過胡友社,并不怎么想多做交流。
  其實這幫農耕兵團的戰士確實是挺有個性的,可能是經歷實在有些離奇吧!他們不愿意融入98年,但是跟73年也不是那么親密,怎么說呢!感覺有點像是那種思念故土的華僑,既想回家,但又無法適應家鄉的環境,他們現在就是這種狀態。
  讓他們安心的留在98年,他們不愿意,但是他們又都已經有些適應98年的生活了,一回到73年,竟然還是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所以這些人基本上很少與外人交流,就只聽陶磊和肖營長兩個人的。
  “胡友社?這是什么情況!”沒過多久,陶磊就率先從小樹林中走了出來,沒有其他人,其實說來好笑,肖營長他們二次進化了之后,竟然跟鄒倩一樣,變成了夜晚行動的生活習慣,到不是他們不能白天行動,只是那感覺就跟人類熬夜一樣,晚上睡再多都補不回來,必須白天接著睡一會才能緩過勁來。
  “陶政委……我……這些人是來投奔你們的!”胡友社看到陶磊立即迎了上去,只是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說好,只得直截了當的把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投奔?!哦!尸潮爆發了是吧!”陶磊愣了一下,馬上就反應了過來。
  “是的!是的!是尸潮爆發了!”胡友社不停的點著頭,雖然這個詞他第一次聽說,不過卻感覺意外的貼切。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