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四百四十五章 亂戰

四百四十五章 亂戰

這次魔力人影沒有再出現攻擊祁濤這種烏龍事件,不過也完全沒有幫祁濤一把的想法,直接對著那個硬殼尸王沖了過去,混身包裹著那藍色的保護膜,毫不猶豫的向著對方踢了過去,完全不在意自己踢的是不是倒刺所在的位置……
  “……這個魔力人影不行??!完全不知道配合!”侯燦看了一會對侯濤道。
  就像侯燦說的,這個魔力人影最強的保護能力并沒有很好的發揮出來,從來沒給其他人使用過,而它自己的攻擊力又不是很足,對于硬殼尸王這種防御力出眾的尸王來說并沒有多大的威脅。
  “要不……我再復制一個?!”侯濤不是很肯定的道。
  “你還能再復制?!”侯燦真的是被驚到了,這要是也可以無限制的話,那真是無敵了!
  “應該可以吧!”說著,侯濤的目光就看向霸刀,然后霸刀的魔力人影就出現在了侯濤的身邊。
  只是如同之前不死的魔力人影一樣,霸刀的魔力人影一出來就用一對散發著血紅色光芒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霸刀,那仿佛實質的殺氣就連侯濤等人都感受的一清二楚。
  以至于還在戰斗的霸刀都抽空向這邊瞟了一眼。
  “你這魔力人影怎么出來的第一仇恨目標都是它的本體???!”侯燦想不明白,這都是什么設定。
  “算了!好在只要不是離得太近我就能控制的??!攻擊那邊的尸王!”侯濤自己也挺迷茫的,好在勉強還能用。
  聽到侯濤的命令,霸刀的魔力人影有些不情愿的把目光從霸刀那邊收了回來,手中托著一把跟霸刀手中完全一樣的大刀向著硬殼尸王沖了過去。
  “還可以復制么?!”侯燦看著兩個魔力人影之間竟然主動配合了起來,不由的再次提高了對這個能力的評價。
  “應該還行吧?!我沒感覺有什么大的壓力!”侯濤撓撓頭,想再復制一個看看,可是四周能復制的就只有祁濤一個了,但是這么近的話,他可不敢保證魔力人影不會失控。
  就在這個時候,一根根冰錐如同跟蹤導彈一樣拖著長長的冰尾向硬殼尸王扎了過來,而王霖的身影更是突然從硬殼尸王的影子里鉆了出來,然后一把短劍很狠的從硬殼尸王的肋部插了進去。
  還不等硬殼尸王反應,那一道道冰錐就如同利刃一般扎在了他的身上,瞬間覆蓋了他大半個身子,然后猛的炸開,飛濺出來的冰霧甚至將硬殼尸王的身影整個掩蓋了起來。
  “深度凍結!”隨著凜冬的聲音,冰霧里傳來“咯吱咯吱”被急速凍結的聲音,等冰霧散去,硬殼尸王已經被整個凍成了一座冰雕!
  一般情況下,看到這個情景就算正在攻擊的人員也會下意識的收手停下來看看,但是兩個魔力人影卻完全沒有這個想法,一把大刀隨后就將冰雕連同里面的硬殼尸王整個劈成了兩半,隨后又被不死的魔力人影一拳從中間砸成了碎片!
  “嗯?!”王霖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頭,這種事說好了叫補刀,說不好就是搶人頭,在冒險團里是大忌,而且也不像是霸刀和不死的作風。
  可是緊接著,王霖就發現還有一個霸刀和不死,而且剛才將冰雕徹底破壞的兩人如今都站到了侯濤的背后。
  “這就是全坤讓你來的目的?!”王霖的眼神中閃著怒火,他有種被出賣的感覺。
  “差不多吧!”侯濤迎向王霖的視線,這個時候他可是底氣十足的。
  “……那這里就交給你了!”王霖看了侯濤半天,最后還是決定忍氣吞聲,這個時候盡快的完成戰略目標才是最重要的。
  王霖也不耽擱,帶著凜冬和現在才趕過來的主攻小隊向霸刀那邊趕了過去。
  “哼!哼!”看到故作隨意離開的王霖,侯濤冷哼了幾聲,這段時間以來受到的窩囊氣總算是出了大半,看來在末日,有權還是比不上有能力。
  好在王霖的心思跟侯濤一樣,都想盡快結束這場戰斗,看了看王霖的背影,侯濤身后的兩個魔力人影立即朝著于祁濤僵持的人馬尸王沖了過去。
  原本霸刀就可以一對四保持不敗,現在三打一對付一個人馬尸王,絕對屬于虐殺,在祁濤死死的扣住人馬尸王不放的情況下,霸刀的魔力人影直接將對方的腦袋切了下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沖了一半的不死的魔力人影竟然突然閃爍了一下,然后就仿佛氣球爆炸一般,連一點反應都沒有,就瞬間破滅了!
  “呃!還有時間限制?!”侯濤愣了一下。
  “呼!還好有時間限制!哥,你這種能力要是還什么限制都沒有我才要擔心呢!”相反,侯燦卻很是松了一口氣。
  “也是??!看樣子應該能持續個五分鐘左右!”侯濤聽侯燦這么一說,也覺得只有這樣才算是合理。
  “??!”就在兩兄弟說話間,戰斗已經結束了,而祁濤更是將人馬尸王殘留的身體整個舉了起來,然后大吼一聲向旁邊扔了過去,就放佛在發泄一般。
  “……喂!你沒事吧?!”侯濤被祁濤發泄一般的舉動給嚇了一跳,不過看到對方在將人馬尸王人出去了之后,就一直呆呆的站在原地又有些擔心。
  “沒事……就是增加百分之八十的肌肉量還是太勉強了!”隨著祁濤的聲音,全身的肌肉就仿佛泄了氣似的收縮了起來,特別是面部的肌肉,更是幾乎全部萎縮了起來,看起來就仿佛是那種上百歲的老人一樣,全是皺紋堆積在臉上。
  “你這還叫沒事?!”侯濤更是被嚇的一哆嗦,這什么邪惡的能力??!
  “嗯!沒事,等魔力稍微恢復一點就可以復原了!”祁濤滿臉疲憊的點點頭。
  “那好吧!你在這里休息,我去幫不死那邊!”侯濤怎么看祁濤都像是活不過來的樣子,不過既然他本人都這么說了,侯濤也只能選擇相信。
  “你們想死嗎?!”還沒靠近不死,侯濤就發現自己身上被套上了一個藍色的雞蛋型護盾。
  這個時候,侯濤才發現自己已經進入了那只能吐絲結網的蜘蛛尸王的攻擊范圍,一根哪怕很仔細看都看不清楚的絲線橫在自己的面前。
  “這東西……”侯濤一臉疑惑的伸手向那根細的幾乎看不見的絲線摸去,只見那根絲完全沒有任何障礙的從他的手指穿了過去,緊接著就是一陣深入骨髓的劇痛,這種感覺來得快,去的也快。
  “……也太猛了!”侯濤渾身打了個激靈,震驚的看了看自己毫發無傷的手指,然后連續后退了兩步。
  看到那細的幾乎看不見的絲線這么輕易的就將侯濤的手指切斷,侯燦從地面拾起一塊人頭大小的水泥路面碎片向絲線密集的地方扔去,結果那塊水泥碎片半空中就開始不斷的解體,等落到地面已經數不清被分割成了多少細微的小石塊。
  “……得先干掉那只蜘蛛尸王!”侯燦咽了咽口水,這是要被碎尸的節奏??!
  “這東西怕什么???!看來是不怕物理攻擊的……你們帶打火機了沒有?!”侯濤想了想道。
  “帶了!”黎二寶手向旁邊一伸,就伸進了一個懸浮在半空中的黑洞之中,并從里面掏出打火機遞了上去,這是他找王超給他做的一個隨身空間,很小,消耗的魔力也不多。
  “也不知道怕不怕火!”侯濤點燃打火機將火苗向那絲線移了過去!
  然后那看上去堅不可摧的絲線瞬間從中間斷開,并向兩邊蜷縮了起來,不過也就是這樣了,侯濤期待的像導火索一樣將這里的整片絲線全部焚燒殆盡的情況并沒有出現。
  “這治標不治本??!”侯濤有些尷尬的撓撓頭。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糾纏著不死的柏油喪尸猛的拋下不死向侯濤等人沖了過來。
  那一條條細絲在勒進柏油尸王皮膚的瞬間就因為高溫而斷裂蜷縮起來,所以柏油尸王這么一路沖來竟然沒有半點阻礙。
  眼看就要向著侯濤等人撲了上去,一道藍色魔力線連接著一塊巨大的石板從旁邊的廢墟中呼嘯著猛的向柏油尸王甩了過去,在對方撲到侯濤等人之前,正好迎面撞上。
  “噗!”的一聲,柏油尸王就仿佛是個雞蛋一樣炸裂開來,除了少部分飛散開來之外,大部分化成的柏油都連同石板被帶飛了出去。
  而這一切發生的時候侯濤和侯燦還在討論絲線著火的問題。
  “你們幾個沒事別在這里添亂!”不死黑著臉看向侯濤等人喊道。
  這兩個尸王一個打不死,一個太靈活,不死早就開始煩了,現在還要照顧侯濤這幾個人,自然是一肚子火。
  剛才侯濤他們確實沒有想到那只柏油尸王會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直到尸王被抽飛出去他們才注意到。
  可是還沒完,被抽飛出去的尸王很快又再次凝聚起來,而且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侯濤等人。
  “上……給我干掉他!”侯濤急忙對身邊霸刀的魔力人影下著命令。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