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四百四十三章 戰斗開始

四百四十三章 戰斗開始

看到那些變異喪尸一窩蜂的向著不遠處尸王與不死她們戰斗的地方沖去,王霖的身影一閃已經從樓頂消失了。
  而凜冬也從樓頂上一躍而下,只是他的整個身體仿佛羽毛一樣在空中緩緩向下飄著,而一顆顆冰錐則仿佛機關槍一樣飛向那些變異喪尸。
  除了他們兩個之外,剩下來的六個能力者也都緊跟著從樓頂上跳了下去……
  既然變異喪尸已經到了,那尸群自然也不會遠了,果然沒多久,尸群就順著道路沖了過來,然后一個又一個分離組的能力者從不同的大樓上跳了下來進行阻擊。
  這個時候如果從高空來看的話,尸群就像是一條長蛇,而分離組的成員就仿佛一根根出現在長蛇背上的釘子,將這條長蛇死死的釘在地上。
  這個時候,整個戰略目標基本已經開始實施,可是這個時候,祁濤卻有點插不上手的感覺。
  霸刀是人借刀勢,她的能力是重力掌控,可以在零重力環境下輕松的揮動著這把幾噸重的巨刀,然后在劈砍到對方之前瞬間讓重力翻倍,產生巨大的切割力。
  而不死則將保護罩收攏在自己的皮膚上,因為只要在保護罩內,不管是自己人還是敵人都是免傷的,所以不死才用這種方法減少對方受到免傷的效果,只是這樣的話,任何的利器對于不死來說都是無用的,所以她干脆直接用拳頭。
  雖然拳頭接觸到的地方不會造成傷害,但是力量傳遞過去之后,會在沒有接觸到保護罩的部位形成沖擊傷害,算的上是隔山打牛了。
  “祁濤你個混蛋,有不死在,你還怕什么?!要是讓尸王走掉一只,我要你的命!”看到這邊發呆的祁濤,王霖直接出現在祁濤的影子里,留在這么一句話就再次消失了。
  聽到王霖的警告,祁濤也猛然醒悟了過來,渾身的肌肉再次蠕動起來,看樣子似乎又高大了一點,然后揮舞著手中的一扇門板大小,外面鑲嵌著柳丁的大盾,一個沖鋒將一只圍繞著不死的尸王給撞飛了出去。
  然后不等對方落地,祁濤就猛的跳了起來,大盾墊在身下,狠狠的向被撞飛出去的那只尸王壓了下去。
  半空中,祁濤突然覺得身上一亮,一個藍色的雞蛋殼突然將自己整個罩在了里面,還不等祁濤想明白怎么回事,只見一條亮色的細線就仿佛切豆腐一樣將他手中的巨盾攔腰切成兩半,然后又從他的身體里切了過去!
  “碰!”的一聲,祁濤狠狠的撞在地上,之前被他撞飛的那只尸王整個被壓爆了開來,只是爆出來的不是血肉,而是仿佛柏油一樣粘稠的液體。
  “……剛才是錯覺?!”祁濤整個人趴在盾牌上,感覺心臟都快跳出來了,剛才他真的以為自己死定了!
  “喂!你再不起來我就不管你了!”看到祁濤躺在柏油里一動不動,不死感覺自己的魔力正在被持續的消耗著,不由的皺起了眉頭,這種不懂得躲避傷害的肉盾是她最討厭的!
  “哦!好!”聽到不死的話,祁濤立馬蹦了起來,雖然之前他就有點怵不死這種大神級別的人物,可是那只是習慣而已,但是現在,他卻覺得不死就是他的神,這是個怎么都不能放的大腿,是真能救命的那種。
  “麻煩,祁濤這混蛋能跑回來,絕對是對方存心放水了,看來這些尸王也想通過祁濤找到更多的人類好補充尸群,不然這里隨便兩個尸王也能把他給攔下來!”不死皺著眉頭看向懸浮在半空的那個尸王,他不是真的懸空,而是依靠比蜘蛛絲還要細的絲線吊在那里,眼神中還閃著凝重的神色,看來對于不死的能力也很是忌憚。
  這還沒完,之前被祁濤撞碎的那只可以轉化成柏油的尸王也逐漸恢復了原狀,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祁濤和不死。
  “你能對付哪個?!不要告訴我這里的你一個都對付不了!”這邊才兩只尸王,這也就意味著霸刀那邊應付的是四只,所以不死肯定要再接過來一兩只。
  “都……”祁濤看了看身上的藍色光罩,于不死身上的光罩用一條藍色的魔力線連接著,頓時又信心十足了!
  “不能像你剛才那樣全吃傷害,那樣會加速我魔力的消耗,你不想關鍵時刻保護罩消失吧?!”不死一眼就看出祁濤在想什么了,直接開口否定道。
  “那……”祁濤看向之前被自己撞碎的那只柏油尸王,他覺得對方好像沒什么了不起的!
  “那只尸王混身的柏油至少有七八十度,而且還帶有毒性和附著性,只要沾上就甩不掉,你確定你能應付?!”不死看了眼祁濤道。
  “……”祁濤完全說不出話來,他的盾牌可是鐵做的,導熱性能可是很好的!
  “算了,你去幫我從霸刀那里引兩只尸王過來吧!”不死看著祁濤的反應,只能深深的嘆了口氣。
  這就是大神級別的人物跟普通人之間的區別,在壓力較小的時候,感覺也沒多大差距,可是一旦在壓力過大的時候,兩者之間的差距就相當的明顯了。
  祁濤也沒有多說什么,有些灰溜溜的向霸刀那邊跑去。
  祁濤的能力是肌肉強化,能大幅度提高肌肉的含量,從而使身體得到全面的強化,甚至可以做到超越人體極限的事情。
  霸刀這里并沒有不死想象的那么危險,畢竟不死對于霸刀的認知還在一個月之前,現在的霸刀對于自身能力的掌控和使用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境界!
  那把四米多高的大刀就是對方那個巨大的尸王來使用都有點笨重了,更何況是蘿莉身材的霸刀。
  遠遠看去,如果不注意根本看不見霸刀的身影,只看到一把巨大的大刀將幾只尸王牢牢的圈在刀光里,稍不注意就是血花飛濺。
  而這四只尸王除了那只特別大的之外,其他三只也都是那種體積不小的類型,一只有點像半人馬的造型,但是下半身卻異常粗壯,像犀牛多過像馬,上半身也滿是肌肉,此刻正抱著一根不知道從哪里拔出來的路燈揮舞著。
  一只則背后長有一對巨大的蝙蝠翅膀,但是本身卻非常的強壯,看上去很讓人懷疑那對翅膀的飛行效果,而且現在的尸群中不管大小,多多少少都會有一只飛行類的尸王,似乎已經成為了標配。
  最后一只則有點像是背著蝸牛殼的烏龜,那閃著青銅色光芒的蝸牛殼上滿是鋒利的倒刺,可以站立行走,也可以像一個輪胎一樣短距離滾動。
  特別是滾動的時候,竟然給人一種無法下手的感覺。
  不死讓祁濤帶兩只尸王過去,肯定不會是那只看上去體型最大,而且似乎也最不好對付的,所以祁濤從一開始的目標就是剩余的那三只。
  選了半天,祁濤還是選擇了那只滿地打滾的尸王,原因是這只尸王很少能攻擊到霸刀,所以總有種想脫離掌控的感覺,因此霸刀不得不時不時的打斷自己的攻擊節奏有意去招呼這只尸王幾下,以防止他跑回尸群。
  “好!那就你了!”能在精英團當肉盾,不管是幾號,本身就是對祁濤的一種肯定,要知道只要是肉盾,那戰利品就鐵定會比別人多上一份,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當肉盾的,必須要有足夠強大的生存能力和攻擊力,才能將尸王牢牢的控制在身邊。
  祁濤用肩膀將盾牌頂住,然后從盾牌的上方露出半個腦袋,同時用眼睛死死的盯住那只蝸牛、烏龜、刺猬的混合體尸王,渾身原本就緊繃起來的肌肉,再次蠕動起來,一條條肌肉如同鋼筋一樣遍布整個身體。
  就在對方在一陣短途的滾動之后,祁濤直接頂著大盾一頭將那只混合尸王撞飛了出去。
  祁濤手中的這面大盾是用銀行保險柜的門改造來的,看祁濤揮舞的還算輕松,實際重量可能要好幾噸。
  所以再加上祁濤的加速度,那只混合尸王瞬間就仿佛被一輛滿載的火車撞上一樣,原本青銅色帶著倒刺的硬殼整個被裂了開來,殘破的碎片飛散的到處都是。
  可是還沒等祁濤查看自己的戰果,那個人馬形狀的尸王就揮舞著路燈砸了過來。
  “80%!”祁濤大吼一聲,舉著盾牌迎向路燈,身體的肌肉再次蠕動了起來,特別是上肢,簡直就好像穿了一層鎧甲一般。
  “碰!”雖然人馬尸王的路燈本來就有被霸刀砍出來的傷口,這次打在祁濤的盾牌上,更是整個斷成了兩半,可以那瞬間的沖擊力卻沒有半點減少,而祁濤則硬是站在原地動都沒動。
  “哦!”看到祁濤竟然還有這么硬氣的一面,霸刀不由的對他的影響有點改觀了,不過竟然祁濤能抗住兩只尸王不落下風,霸刀就打算先解決一只在說,在她的腦海里從來都沒有等待支援的想法。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