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四百三十七章 精英 上

四百三十七章 精英 上

“哦!那豈不是差不多了!”侯濤覺得這種說法自己就能聽得懂了。
  “隨你怎么想吧!”領頭者放棄再進行解釋了,其實這是個再簡單不過的東西,能力者戰隊中小隊的能力是比較單一,但是他們也從來不單獨行動??!他們本來就是拿一個小隊當做一個人來用的,你就是要比較也得去跟整個能力者戰隊進行比較,而不是跟它其中一個部分進行比較!就好像你不能覺得一個孩子的力量跟一個大人胳膊的力量差不多一樣。
  “那其中有沒有什么值得注意的能力者?!”侯燦想的就比較多一點。
  “有!其實我這次召集來的這些能力者如果愿意加入學院的能力者戰隊之中,應該都能混到個一席之地,其中有三個可能還要比能力者戰隊中的小隊長還要強上幾分!”領頭者立即想起了那三個讓自己都覺得壓力倍增的能力者。
  “頭兒!我們到了!”就在這個時候,大巴車停在了一家酒店前面的停車場內。
  “哪三個?!”侯燦就仿佛完全沒有聽到一樣追問道。
  “一會給你們介紹吧!我們先進去登記一下,別回來沒有房間了!”領頭者掃了一臉急切的侯燦一樣,開門率先走了出去。
  侯燦還從來沒有被這么赤裸裸的無視過,頓時臉色漲的有些發紅,不過卻沒有發作,而是默默的跟著侯濤走在后面,一路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這里雖然不是省會的市區,其實已經不比學院都市所在的地方稍遜分毫了,侯濤他們進入的這家酒店就是最靠近南邊喪尸帶的據點了,來到這里的能力者大都是沖著喪尸來的。
  “給我開四間單人間!”領頭者對著柜臺的登記人員道。
  別奇怪,這里確實是有登記人員的,不但有登記人員,還有保潔人員,廚房大廚等服務人員,這些全部都是從學院都市雇傭而來的普通人,他們就是負責這里的正常運營,為了保證他們的安全,還專門安排了撤離時的保全人員。
  對于這里的工作人員,冒險者們還是很給面子的,畢竟誰不想能夠在辛苦一天之后好好享受一番呢!而一旦把這些普通人給嚇跑了,那絕對瞬間就成為這里所有能力者的眼中釘、肉中刺了!
  這里的服務人員也始終遵循著不與這些冒險者交流的原則,只是默默的做自己的事,好在從營業至今還沒出現過服務人員與這些冒險者之間發生沖突的事件。
  “這是哪家開的?”只看了幾眼,侯濤就可以肯定這些人絕對不會是學院派過來的,因為學院有的是可以自保的能力者,沒必要在這么危險的地方派幾個普通人過來,哪怕有隨時可以撤離的安保人員陪同也不行,更何況那些安保人員也是普通人。
  “還能誰家的!學院里有這個經濟頭腦的不就那么一個!”領頭者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于有年?!”雖然心底已經確認了,不過侯濤還是問了出來。
  “沒錯!而且就我所知,這個于有年在這里搞這么個據點完全是賠本賣吆喝,虧的不要不要的!”領頭者好笑的說著自己打聽到的一些小道消息。
  “賠本?!不會吧?”侯濤還從來不知道于有年做生意也有虧的時候。
  “也不算賠本,但是這里的收益確實不夠給這些員工開工資的,不過正是因為他把生意做到了別人不敢做的地方,所以才能壟斷這邊整個的營地生意,雖然這里在虧,不過其他所有的地方都在大賺特賺,偏偏其他人還學不了!人才??!”領頭者一臉的敬佩。
  “這個于有年做生意是有一套,不過他是丁求實的嫡系,根本沒有接觸的必要!”侯濤搖著頭,要不是丁求實保著他,他就是財神也得被搶破產。
  “我只是這么一說,好了,這里就是你們的房間了!一會吃飯的時候再見!”從辦好房卡,領頭者就一邊跟幾人聊天,一邊將他們帶到房間的門口。
  “你不是說還要給我們介紹些其他人么?”侯濤看著對方遞過來的房卡,皺起了眉頭。
  “先休息休息,明天下午才出發呢!”領頭者將房卡塞到了幾人手中,就掉頭離開了,至于其他幾個一直跟他一起的能力者,早在他們辦卡的時候就回自己的房間了。
  “哥!”看到那些人貌似尊重,實則敷衍的態度,侯燦混身氣不打一處來。
  “好啦!人家又不歸你管,能做到這樣已經不錯了!洗個澡,一會一起吃個飯!”侯濤到是很看得開,他現在也想明白了,這幫人跟自己完全是兩個路子的人,雖然都是一個老大,但是彼此之間最好別走的那么近。
  至于吃飯的地點,來客房的時候,那個領頭者已經說過了,洗了個澡,又睡了一會,侯燦才帶著王超和黎二寶來找侯濤。
  “一會吃飯的時候,多吃,多聽,多看,少說話!別忘了我們來的目的只是為了測試下我的進階能力!”侯濤交代了兩句才帶著幾人進入餐廳,里面已經有不少人了。
  這些人看到侯濤他們就只是瞟上一眼,就繼續各干各的事了,但是侯濤等人卻仿佛被瞬間丟到了原始森林一樣,整個寒毛都豎了起來!
  “明明看上去都是普通人,我怎么有點邁不開腿???!”侯濤悄悄的咽了咽口水。
  “我也一樣,我看這些人只是用余光掃了我們一眼,可是卻給人一種被什么猛獸給盯上了一樣的感覺!”黎二寶接腔道。
  “我們走快點,到最里面去!”侯濤眼神不敢亂瞟,就那么盯著地面徑直向里面走去,在他的感官里,這里的冒險者都是一幫亡命之徒,可以的話,他永遠都不想跟這些人打交道。
  對于侯濤的這個決定,就是一向喜歡通過反對來彰顯自己存在感的侯燦都默不作聲的跟了上去。
  野外冒險者是個極其特殊的群體,他們并不完全脫離學院,與學院是一種伴生關系,而且長時間的生活在野外,這些能力者不是有自己獨立生存能力的,就是因為能力特殊而被特別招募到冒險團的。
  他們之中真心對學院不滿的只是少數,絕大多數都是覺得這種冒險生活更為刺激,收入也比去上班要強上不少,才會當冒險者的。
  這種追求刺激的人天生就帶著一股野性,特別是在野外跟喪尸進行生死搏斗的時候,這種野性更是被徹底激發了起來,他們自己聚集在一起的時候還沒有什么感覺,就是進入學院都市的時候,感覺也不明顯,因為學院都市的強勢,所以他們都會不自覺的收攏起自己的尖牙利爪。
  但是這里是野外據點,是學院都市暫時還沒有觸及到的地方,所以在侯濤等人的感覺中,就是從門口走到里面一處沒人的位置這段距離,都猶如羊入狼群一樣,看到誰都覺得惡狠狠的,似乎隨時都會撲過來。
  因為是自助式的,所以并不是光坐下就可以的,食材都在餐廳的最中間,需要人去拿,最后還是王超咬著牙走了過去,一臉的淡漠,也不看其他人的臉,就這么胡亂拿了一些食材回來。
  好在也沒人在意,而且在這種環境下,侯濤他們每待一秒都是折磨,所以就是再好的食物也吃不出味道,只是既然來了,總不能就這么離開吧,畢竟跟人家約好的就是在餐廳見面。
  也沒讓侯濤他們等上多久,那個之前接侯濤他們過來的領頭者就帶人從外面走了進來,而且看起來比當時去接人的時候還要多上好幾個。
  這一行人一進入餐廳,立即就讓整個餐廳的聲音小了下去,至少有一半人把目光投了過去,而那個領頭者似乎也習慣了這樣的情況,毫不在意的走了進來,不過他們的目標卻不是侯濤他們,而是一直一個人坐在墻角的那個女人。
  “不死!陰陽說這次讓你過來,說實話,比起讓人有點難受的陰陽,我更討厭總出意外的你!”領頭者不客氣的對著那個女人說道。
  “是你啊……好久不見了,聽說你離開團隊了,我還以為你死了呢!”不死,也就是之前一直護著李湘的那個俞洋看了對方一眼,想了一會道。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我承認在精英團里,指揮我比不上蘇冪,不過我自問組織能力還是在她之上的,我需要一個證明我自身價值的地方!再說,也談不上離開,自從蘇冪不干了之后,那個團在我眼里就已經算是解散了!”領頭者平靜的看著俞洋。
  “你跟我說這些干嘛!我又不是來追究你的!”俞洋奇怪的看了對方一眼。
  “……我知道,如果你們還在怪我,陰陽就不會叫你過來了,我只是覺得咱們兩個團要是再次合作的話,完全可以再現當時那個可以深入尸潮內部斬獲無數,又全身而退的輝煌戰績!”領頭者的眼神中滿是狂熱。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