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四百一十八章 魔力池

四百一十八章 魔力池

“你干嘛還提他?別忘了,你現在已經不是他的奴隸了,而且他不是已經死了么?”女孩厭惡的皺皺鼻子。
  “可是閃電俠的力量還在,我依然能夠感覺到,那讓人顫栗的力量!”少女雙手舉起,渾身如同觸電一樣顫抖了起來。
  “你這個被虐待狂!為什么你這樣的人能覺醒這么一個絕對防御的能力?!”女孩一臉嫌棄的看著周圍直徑有五米的圓形空間,空間內竟然仿佛是另外一個滿是綠色的世界,每一步踩下去都是柔軟的草坪。
  “我也不知道,但是這里竟然完全無法產生傷害……”少女習慣性的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沒錯,是從身體里拔出來的,但是卻沒有任何血液流出,不但如此,連個傷口都沒有,甚至衣服都沒有破損。
  “實在太無趣了!”少女說著,將匕首重新插了回去,她身上這樣懸掛著的武器還有好幾把,而且各不相同。
  “……你們都是變態!果然,變態是會傳染的吧……要不是你們說能幫我得到閃電俠的力量,我一定離你們遠遠的!”女孩搓了搓已經起雞皮疙瘩的手臂,快走了幾步。
  “當然能找回來,我能感覺到這股力量還在沉睡,也就是說,將它奪走的人并沒有使用它,它還在等待它的主人?!鄙倥坪跤珠_始興奮了。
  “好吧!好吧!就算是你們說的那樣,閃電俠的力量還在沉睡,那么你們又如何把它弄到我身上?這又不是車,誰拿著鑰匙都能開!”女孩似乎有點害怕對方的這個狀態,立即打斷道。
  “解鈴還需系鈴人!在你身上復活閃電俠的力量,是我們所有人共同的決定!你只需要在何時的時機出現就可以了!”少女不是一般的有信心!
  “……相信你們這幫變態的我,肯定也早就已經壞掉了……”女孩覺得自己最應該做的,應該是趕快離開這里,離這幫人越遠越好,可是對于能力的渴望,讓她完全邁不開自己的雙腿,是的,她是無能力者,她渴望著能力。
  “跳下去!”就在這個時候,兩人已經走到了一處斷裂的橋梁邊緣。
  “什么?!”女孩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跳下去!沒事的,在我的領域是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的!”少女用力攬住女孩的腰肢,強行向前走去!臉上掛著詭異的笑容,瞳孔因為刺激而發出興奮的光彩。
  “可是會痛??!你個混蛋!”女孩因為被強行攬住了腰肢,所以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就被帶著一起掉落下去,不但嘴里發出絕望而凄涼的怒罵聲,瞳孔也因為過度恐懼而有一些渙散了。
  “……又昏過去了……算了!正好今晚就在這里睡好了!”少女從橋下的廢墟中站了起來,看了看一旁暈死過去的女孩,很看得開的在身邊躺了下去,反正是立交橋,又沒有水!
  98年的尸潮還只是在醞釀之中,73年的喪尸之間最大規模的沖突開始了。
  自從白毛尸王逃回去了之后,丁求實就帶著龍龍等半人離開了營地,不是放棄了,而是防止將白毛嚇走!
  如今的龍龍手底下有上百只半人,雖然良秀不齊,并不是個個都有戰斗力,不過至少搖旗吶喊什么的應該夠了!
  如今的白毛始終被一群尸王圍在中間,丁求實就是想再故技重施也找不到機會,只得一直耗在這邊。
  可這種情況在進入三月的第三天開始發生變化,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推著鐵籠子的尸群已經膨脹到了幾十萬的地步,雖然與這邊的喪尸聯盟相比,數量上依然處于絕對的下風,不過也不知道是就這么多了,還是覺得已經足夠了!推著鐵籠子的喪尸群開始向喪尸聯盟發起了進攻。
  如今的喪尸已經徹底失去了性別,甚至如果丁求實不是看著這些喪尸一步步從人類變成這個樣子,丁求實甚至懷疑到底還是不是人類變的了?
  全身的毛發都脫落了,皮膚也不是亞洲人特有的黃色,甚至不是歐洲人的白色,而是仿佛冷藏了很久的死肉那樣的灰白色。
  遠遠望去,就仿佛兩片死灰色的海浪從一開始的緩慢移動,到之后的沖鋒,最后再狠狠的撞擊在一起。
  這是一種與人類之間完全不同的戰爭,普通的手段完全無法殺死對方,場面異常的血腥。
  特別是某些體型巨大的尸王,他們完全不會顧及周圍的喪尸是否是自己的同伴,只是興奮的攻擊著自己面前的一切可以活動的生物。
  這些喪尸與其說是在戰爭,不如說是在發泄,在破壞,直到交戰地的中央出現已經實質化的魔力池,兩邊的尸群才各自向后退去。
  池水的范圍并不大,但是對于喪尸而言卻如同劇毒一般,任何接觸到這些魔力池水的喪尸都會瞬間化成一灘血水。
  “丁求實,你要干嘛?!”一直盯著白毛動向的鄒倩突然看到丁求實站了起來,立即吃了一驚,這里可已經接近前線了。
  “原來是這樣,竟然是這樣產生的!”丁求實看著那雖然在一片血色的大地上,但是本身卻依然保持著純凈的池水喃喃道。
  “你瘋啦?你沒看到那些喪尸只是沾上那些水就融化掉了么?!”鄒倩可是一直從早上就開始盯著那片戰場的。
  可以說從那片池水出現開始,鄒倩就注意到了,自然也看到沾上那池水的喪尸的下場。
  “而且,那里可是戰場的最中間!”鄒倩怎么都想不通丁求實到底有什么理由非去不可,雖然現在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你絕對無法想象那么一小片池水意味著什么!”丁求實的眼中閃出興奮的光芒,就仿佛看到了什么絕世珍寶一樣。
  “你要那這水潑喪尸?!”鄒倩猜測道,因為她除了看到對喪尸能產生極其巨大的傷害之外,實在無法想象還能用來干嘛!
  “潑?!呵呵!你應該知道石油吧?那種東西本身對人體就是有傷害的,可是你見過誰用石油直接潑人的?”丁求實腦海中關于這種池水的記憶接二連三的涌現出來。
  “石……石油?”鄒倩不自覺的睜大了眼睛。
  “沒錯,對于魔法陣來說,這就是石油,而且是完全不需要加工的成品油。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丁求實越說越興奮。
  “……不……不知道!”鄒倩的大腦已經死機了。
  “總之,你只要知道這種液體對于人類的意義極其重大,是戰略物資就可以了!”丁求實沒有跟鄒倩解釋太多,只是用力按住自己的腦門。
  關于這種魔力液體的記憶實在太多了,多到丁求實的大腦都有些脹痛了!
  記憶中對于這種液體的應用經歷了好幾個階段,一開始只是在子彈中注入這種液體,使得普通的槍械也能對喪尸產生威脅。之后是發現這種液體可以代替魔力激活魔法陣,從而使的大型魔法陣的利用成為可能。最后是發現這種液體在混合一些植物的汁液之后,竟然可以將魔法陣繪制到紙面上,并產生遠比金屬魔法陣強的多的效果。
  只可惜那個時候人類對于喪尸只能被動的進行防御了,每次只能出動最高戰力,從城市外面搶上一些這種液體回來……
  這種魔力轉化成液體的地方在一定范圍內是具有唯一性的,魔力會自動往最濃郁的地方聚集,所以當時想找第二個魔力池都找不到。
  “放心好了,這么一點的話,不會耽擱多少時間的!”說完,丁求實就出現在戰場中間的池水旁邊。
  整個戰場都被血肉變成了紅色的沼澤,而且還時不時的有修復完畢的喪尸從沼澤里面爬出來返回自己的尸群,至于從泥土中向外伸出的肢體,更是數不勝數。
  但是那一池液體卻還是完全透明的,看上去就好像與地面隔了一層透明的玻璃一樣。
  這些液體是魔力液化形成的,與水完全不同,它的三個形態與溫度完全無關,只與魔力單位濃度有關,所以一旦聚集起來,就不會再次揮發成氣體,除非你將它再次分割開來,降低單位面積的魔力濃度。
  不過也正因為是魔力液化而成的,所以很容易會在使用能力的時候順帶著使用掉,因此,對于這些液體的提取只能采取最原始的方法,用水瓢舀。
  好在無論是喪尸聯盟,還是那些推著鐵籠子的尸群都對這個池水不感興趣,在他們眼中可能還是要盡量遠離的危險之地。
  因為在丁求實某名接收的記憶當中,從來沒有這些喪尸使用過這些液體的記憶!
  說是池水,實際上并不多,只是面積大而已,而且這種液體互相之間的吸引力很大,反映出來的物理狀態就是特別的粘稠,而且還有不吸附的特點,這讓丁求實能夠很輕松的將所有的液體都收集起來!不但是液體,在底部甚至還形成了幾塊魔力晶石也被丁求實順手收走了!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