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三百九十四章 意外進化

三百九十四章 意外進化

“嗯?!為什么這么問?”靈寶重新睜開眼睛道。
  “我記得以前鄒倩姐姐經常在這個樹囊里睡覺的!”明明說話的時候口氣中的羨慕不言而喻。
  “是有幾天沒來了!”靈寶倒是沒怎么在意。
  “那……我能進去嗎?!”明明眼珠子轉的跟偷雞的狐貍一樣。
  “當然!”看到明明可愛的樣子,靈寶的臉上也掛滿笑容。
  一得到靈寶的認可,明明立即迫不及待的鉆進了鄒倩的樹囊之中。
  “原來是這樣的感覺??!好舒服……”明明瞬間發出滿足的聲音,并且立即進入了睡眠之中。
  這一覺就睡到了半夜,而且不知道什么時候,樹囊竟然變成了繭,將明明整個人包裹在了其中。
  以至于陶磊回來充電的時候都沒有發現身邊的樹囊發生了變化。
  直到凌晨,靈寶準備啟程跟陶磊一起回98年的時候,才發現明明的異狀。
  “你說這里面是明明?!”陶磊看著已經結成繭的樹囊。
  “嗯!為什么會這樣,明明鄒倩姐姐前兩天還用來著,不會是壞掉了吧?!”靈寶一臉的焦急,如果不是現在樹囊已經繭化,而且外殼更是向晶體開始轉化了,靈寶都有種把樹囊撕開的沖動了。
  “你先別輕舉妄動,如果真的壞掉了,這么長時間做什么也沒用了,但要是沒壞的話,你這么貿然行動,很可能產生不可預料的后果!我們去找你錦錦姐,讓她叫丁求實回來看看!”陶磊到底是剛充完電,思想上還是很成熟的。
  “唉!要是我早發現就好了!”靈寶深深的陷入了自責之中。
  “這不怪你,你也是善意的,而且也不一定會是不好的后果,畢竟你鄒倩姐姐在里面待了那么長時間,不也一點事都沒有?”陶磊輕聲的安慰著。
  明明大半夜的沒回家,她的家人自然不可能無動于衷,他們整個村子的人都找了大半夜了,只是還沒人敢往靈寶這邊想,就是有想,也不敢說出來,這也是陶磊一直沒有收到任何消息的主要原因!
  俗話說靜極思動,但是這一點在尹錦錦身上完全沒有體現,丁求實甚至懷疑她這幾天到底有沒有挪動過地方,不過丁求實這次把那些半人丟下,可不是為了教育尹錦錦的。
  “……我這幾天看到的進化方式也算是千奇百怪了,不過這樣進化的……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怎么看也應該算是孵化了吧?!”等丁求實看到的時候已經不是樹囊了,完全就是掛在樹上的一個蛋。
  “進化?!”尹錦錦自然知道進化是什么意思,只是在她的意識里,進化還是17年的那種死亡率很高的危險活動。
  “不用緊張,這里人對魔力的接受程度還是要高于17年的,更何況……這種進化手段也要比直接使用尸珠要溫和的多!”丁求實只是稍微探查了一下,就得出了結論,實在是明明的這個情況跟龍龍他們實在太相似了!
  “這么說,明明沒事了?!”陶磊的眉頭舒展了開來,雖然她一直安慰著靈寶,可是只有她知道,一旦讓別人知道明明是在靈寶這里出的事,哪怕是個意外,對于現在這個營地來說,也是致命的!
  “沒事!過個七八天應該就會出來了!”丁求實是按照龍龍他們的進化時間說的。
  “要七八天??!那還得給明明她們家一個說法才行!”陶磊放心的同時又想起了一些麻煩事。
  “肯定要有說法??!而且我懷疑就是明明出來了,可能也會跟以前產生很大的區別,你看看鄒倩就知道了!”丁求實猜測鄒倩十有八九就是這樣才產生二次進化的,只是她原本的進化程度就比較高,所以改變的才沒多少!
  “說到鄒倩,她人呢?!”丁求實這才發現竟然除了冬冬之外,鄒倩也不在這里。
  “好像去東邊了……”陶磊不是很肯定,尹錦錦則現在才發現鄒倩不見了,她比丁求實還疑惑。
  鄒倩確實去了東邊,只不過她是下午再營地閑逛的時候,發現有人在營地周邊的山上鬼鬼祟祟的,完了還不進營地,反而離開了之后,才跟上去的!
  按她的想法,反正閑著也是閑著,靈寶那邊沒搞清楚之前她也不打算去了,干脆就跟出來看看這家伙是干嘛的!這一跟,就跟到了市區,而到了市區的鄒倩反而不是很在意那個鬼鬼祟祟的人了,開始在市區里四處閑逛起來。
  “這里搞得也還不錯嘛!”鄒倩漫步在街道上,與周圍的人群格格不入。
  因為耳朵的原因,所以帶著一頂超大的布帽子,眼睛上還是那個超現代的金屬條形眼鏡。圍巾、風衣,讓鄒倩看上去有點像是大上海時期的成功人士。
  鄒倩還能從這里的建筑排列勉強看到點九八年的影子,市區更是小的可憐,稱得上是商業街的地方只要那么短短一百多米,而且一大半都是鐵匠鋪,剩余的食物兌換店又占了一半。
  至于藥店、服裝店、日常用品店都只有一家,而且物資貧乏的很,經常展柜里空空如也。
  根本沒有像鄒倩一樣逛街的人,所有的人目的性都非常強,基本上連討價還價的都很少,而且來去匆匆的!
  “好像很有意思??!不過這里用什么來交易的?”鄒倩說著從自己腰間的小包里掏出一塊小面包,這種小面包就是半個拳頭大小單獨進行包裝的那種,味道也就那樣,不過用來喂貝塔到是正好。
  將剝掉包裝的小面包向后一拋,就看見一道黑光從鄒倩的風衣里閃了出來,然后就看見貝塔已經抱著小面包出現在了鄒倩的肩膀上。
  感受到肩膀上貝塔的重量,鄒倩將包裝袋隨意的丟在地上,然后又從自己的小包包里掏出一個單獨包裝的梅子,剝開放入口中,完全不在意周圍路過的人投射過來羨慕和畏懼的目光。
  “找個人問問好了!”鄒倩用手在金屬眼鏡上一按,金屬眼鏡紅色的鏡片瞬間變成透明的玻璃,下部的金屬框也收進了框架里,變成了半框透明眼鏡,并露出了里面一雙明亮的大眼睛。
  不過,當鄒倩將目光投向周圍人群的時候,卻沒有任何人敢注視過來,整個街道的人流速度瞬間變快了一拍。
  “就你了!”不過鄒倩并不在意,她突然眼睛發亮的看到幾個在街上游蕩的青年,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微笑。
  “糟糕,她看過來了,認出來是哪個勢力的人了么?!”被鄒倩看上的正是有點二的李靜一伙。
  上次因為宮團那件事,李靜差點被他叔叔給趕回老家,所以現在他收斂了不是一點半點,天知道怎么還是被這個看上去就大有來頭的女人給盯上了!
  就在李靜察覺不妙,帶人鉆進巷子里的時候,鄒倩再次在金屬眼鏡上按了一下,原本透明的半框眼鏡瞬間又變回原來的樣子。
  “貝塔!”鄒倩輕輕的抓住貝塔后頸的皮毛,然后瞬間貝塔就猛的漲大成牛犢大小,然后帶著鄒倩出現在半空之中。
  在其他人的眼中,鄒倩只是在那只寵物的后頸處摸了一下就消失不見了。
  而在小巷內,李靜看著將自己等人堵在死巷內的鄒倩猛咽著口水。
  “大姐!有話您吩咐就是!”李靜是二不是傻,看到鄒倩坐的貝塔就沒什么反抗的勇氣了,更何況他還不知道對方為什么找自己呢!沒準是問路的也說不定??!
  “劫富濟貧!把錢都交出來!”鄒倩很滿意自己造成的效果,她那么努力的又是修煉,又是賣萌的,不就是為了這一天嘛!
  “不……不是,大姐……哦,不對,是女俠!你劫錯人了??!我們也是貧民??!”李靜還真以為自己碰到俠盜了呢!
  “少廢話,你再貧,能有我貧?把錢交出來!”鄒倩“噌”的一聲將自己的短刀拔了出來,是那種不過三四十公分的直刀。
  “……”李靜眨眨眼睛,半天都還陷入俠盜的邏輯中反應不過來。
  “老大,人家打劫的!”還是某個比較機靈的小弟猜出來李靜是沒有聽明白。
  “哦!打劫的??!你不早說!沒錢!”李靜這才想明白,什么俠盜??!呸!
  “我就喜歡反抗的!”鄒倩看到李靜的反應,不怒反喜,她還真怕沒什么難度呢!
  “兄弟們,我來對付那個女的,你們拖住那只魔獸!”李靜只是怕麻煩,不是怕事,真欺負到自己頭上,哪還記得自己叔叔說過些什么??!
  瞬間,這幫小混混身上就騰起了金光,向著鄒倩沖了過來。
  “嘻嘻!你們這么分的??!那就滿足你們!”鄒倩的聲音剛落,貝塔就從李靜身邊竄了過去,那些跟在李靜后面的小混混瞬間就如同被撞擊的保齡球瓶一樣吭都沒吭一聲就飛了出去。
  而鄒倩也來到了李靜的身邊,那把短刀直接穿過李靜的金光抵在他的脖子上,但是詭異的是金光竟然沒有半點潰散的跡象,就好像那里原本就有一個洞一樣。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