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三百九十章 破界者

三百九十章 破界者

“有些話不用說的太多,你在安置點看著就行,要是覺得沒前途,你隨時可以接受學院的條件從安置點離開,那我們之前說的一切就當沒有發生過?!蓖醭凑f的差不多了,也將自己的文件夾整理了一下,然后轉身用筆在墻上畫了個簡易門,輕輕一拉,對面就是沈興的住所。
  “走吧!就像我說的,你想后悔,隨時可以后悔!”王超做出一副送客的樣子。
  沈興想想也覺得沒錯,想說什么,又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什么都沒說就走了出去。
  “對了,我給你的紙片別丟了,要是想找你的時候,會出現箭頭的!”王超叮囑了一下,就將門關上了。
  在沈興的視線里,王超關門的一瞬間,那扇門就淡化消失了,墻上連一絲痕跡都沒有,唯一能證明這一切的就是自己手中的那張紙片。
  “這個差不多了……熬他幾天,然后再適當的透露一些東西給他,應該就沒問題了,就是忠誠度有待提高和鞏固,太沒主見了!不過能力到是個好能力,要是能學會唇語什么的到是個值得發展的目標!”王超想了想又在沈興的名字后面打了個星號。
  “王超,你那邊怎么樣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男人從門口走了進來。
  “二寶??!沒事了,下一個還沒開始接觸呢!你怎么來了?”王超看著進來的男人,一點吃驚的表情都沒有。
  進來的這個男人叫黎二寶,跟王超是搭檔,都是被派來負責發展難民營的能力者的。
  “沒什么,就是來跟你聊聊!”黎二寶向后伸出手去,手指的前段突然出現一個黑色的圓型窗口,然后黎二寶就從這個窗口內掏出一個小鼓凳放在身前。
  “也好,咱兩一個東一個西是有必要交流交流!”王超用筆在空間中隨意勾畫了幾筆,一個靠椅和一個茶幾就出現在面前。
  “要說這17年的東西就是好??!聽說那邊全是低能力者,連身體強化都沒有,你說總隊為什么不讓我們干脆直接撤過去呢?就算這邊不能丟,那普通人總沒必要還待在這里吧?!”黎二寶給王超遞了根煙過去。
  “誰知道總隊怎么想的,可能是當老大當上癮了吧?!舍不得權力而已!”王超一邊叼著煙,一邊不屑的撇著嘴。
  “真有這個可能!要我說,就干脆把所有人都撤過去,然后再把這邊情況跟國家政府這么一說,國家干的肯定比他好??!我們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膽的在這邊耗著!他帶那么多人回去就是躺在功勞簿上也能吃幾輩子了,真搞不明白他到底怎么想的!”黎二寶一副我的真知灼見難達上聽的樣子,可惜的搖搖頭。
  “可不是嗎?!我們黨主席不知道勸過多少次了,你即然搞不好,那就放權給我們,后退一百步,你直接帶著我們投奔17年,這功勞不還是你的?!真是想不通,到時候你人也輕松,該分給你的蛋糕也少不了你的!”王超也是一肚子抱怨,可以說現在聚集在全坤手下的那些人絕大多數都是對丁名海和丁求實父子執政強烈不滿的那一部分人,其中更是以年輕人居多。
  “唉!就是說嘛!而且以我們的實力在17年統一全世界也不過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何必非要待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靠著那點施舍的援助過日子呢?!”黎二寶也是個有野心的人,但他的野心針對的是富饒的17年!
  “問題是總隊長不同意,他那個戰隊里的可全是戰斗系的能力者,你能對付哪個?!”王超清楚的認識到,只要總隊不同意,哪怕他們就是在實力上能壓制住對方,也不敢貿然進入17年。
  就在兩人正發著牢騷的時候,突然一只閃著金色閃電的手臂猛的從門上扎了進來,然后隨著那只手臂的扯動,那個裂縫越來越大,直到裂縫將整個門給吞噬掉,那個手臂才收回去,然后一個女人的頭顱從縫隙中看了過來!
  “怎么又是你們兩個?不是說城市里不準使用這種亞空間類能力了么?!”從王超和黎二寶的視角里,這個女人是跟地面成兩條平行線,并站在門上看進來的,雖然長得還算可愛,可是給兩人的感覺都是詭異無比。
  “梅姐??!你怎么這個姿勢?怪嚇人的!”黎二寶最先反應過來道。
  “還說我呢!我看你們兩也詭異無比,本來不是都掛墻上的么?這次怎么鋪地上了?!”陳曉梅也郁悶無比,她是天生的破界者,任何亞空間、結界都逃不脫她的感知,還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強行打開一個進出的通道。
  王超和黎二寶也不是第一次被她從亞空間給逮出來了,更何況彼此本來就是熟人了!
  不過以前是開玩笑,可是自從陳曉梅加入了警察系統之后,抓捕這種擅自在學院內使用亞空間的行為,就成了她的任務。
  “你這么一說,我進來的時候是覺得有點別扭……”黎二寶撓撓頭。
  他的能力是穿梭,于陳曉梅直接打開一條可供所有人出入的通道不同,黎二寶只能自己自由進出這種亞空間,不過相對應的,就是幾乎不會留下任何的痕跡,就是空間的主人,如果不是恰好看到,也不會發現自己的空間里多了這么一位不速之客。
  “少廢話,學院不允許擅自使用亞空間能力,你們不知道???”陳曉梅一看又是王超這個刺頭,頓時有種想暴打對方一頓的沖動。
  “梅姐,我們就是聊個天而已,這都不行???!”王超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樣的表情。
  “聊天不會打電話???不會找個地方見面聊???!”陳曉梅就知道王超不會這么乖乖聽話的!
  “梅姐!梅姐!我們兩這不是特殊嘛!他這邊一張開能力,我分分鐘就到了,比坐公交車快??!”黎二寶解釋道。
  “快也不行,趕快出來,要不然我抓你們去警局喝茶!”陳曉梅才不聽這么多呢!
  “你憑什么抓我?!”王超脖子一橫道。
  “給臉不要臉!”陳曉梅雙眼魔力一閃,雙手用力,竟然將王超的整個亞空間從海報中抓了出來,然后猛的一抖,王超跟黎二寶就猶如被從布口袋中抖出來一樣,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
  破爛不堪的亞空間再也撐不住了,就猶如太陽出來后的晨霧一般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現在知道憑什么了?!”陳曉梅看著狼狽不堪的兩個人,挺了挺鼻子就轉身離開了。
  “好了!別看了,她現在加入了警隊,得到了幾個能力,又跟著去周邊清理了幾次喪尸,實力自然不是我們能比的了!”黎二寶看著王超不服氣的樣子安慰道。
  “小人得志,我要是想投靠過去的話,現在至少也在能力者戰隊了,她一個破警察叼什么!”王超放著狠話道。
  “知道你厲害,我走了!”黎二寶搖搖頭,雖然不是兵與賊的關系,不過黎二寶還是覺得少得罪陳曉梅那種身份的人才是真的,雖然他們是從同一個安置點出來的。
  說完,黎二寶的身體就慢慢變淡,直至徹底消失。
  看著離開的陳曉梅和黎二寶,王超露出深深的一抹苦澀,他的能力實際上挖掘的潛力很大,否則也不會有能力者戰隊的人員找上門來吸收他加入了!
  可是偏偏在他身邊就有完全克制其能力的能力者,這讓他忍不住產生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就在這個時候,王超的電話響了起來!
  “侯部長!”王超看到是侯燦的電話,立即接了起來。
  “王超,你是不是又使用能力了?我怎么打電話都打不通,我接到消息你那個克星向你那邊巡邏去了!我不是告訴你不要使用能力了么?!”侯燦還是很看中王超的。
  “不使用能力,那些能力者哪能這么好說話?再說,她也不是我的克星,我只是不想跟她一般見識而已!”王超一邊向畫報走去,一邊否定著。
  “談妥了?!”侯燦立即從王超的語氣中聽出了什么。
  “嗯,談妥了!是個偵查能力者,應該有培養的價值?!蓖醭紫律碜?,歪著頭,用肩膀和臉頰夾住手機,然后將地上的海報收了起來背在背上,沒人注意到王超的背后不知道什么時候滲出一絲血跡。
  “只是個偵察能力者??!算了,聊勝于無,你要重點關注一下那些有戰斗力的能力者,我們必須要成立我們自己的武裝隊伍,這只隊伍不敢說要多強,至少不能讓人家隨便派個小分隊就剿滅掉了!”侯燦聽到只是個偵察能力者,頓時失去了興趣。
  “我明白了!我會繼續留意的!”王超點點頭,將海報放到自己的副駕駛座上,這個時候他才看到海報上沾的血跡。
  掛上電話,王超開啟車內的空調,然后將上衣脫了下來,借助倒車鏡,看到一條二十公分長的撕裂性傷口出現在自己的后背上,傷口還在向外滲著血水。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