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三百八十三章 子子孫孫無窮盡也

三百八十三章 子子孫孫無窮盡也

“王倩支付的外匯學院拒絕接收兌換,我又不能直接把這些外匯當成工資發放下去!”朱珊珊平靜的道。
  “理由呢?總不能他們就是拒絕兌換吧?!”冬冬說完就猜到對方會用什么借口了!
  “還是因為無法確定這些企業到底是算學院的,還是個人的……”朱珊珊說到一半,就看到冬冬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有沒有去找院長?!”冬冬反復看著面前的報告道。
  “去了!丁院長說等你和總隊回來!”朱珊珊點頭道。
  聽到朱珊珊的話,冬冬半天沒有再說話,整個辦公室里一點聲響都沒有!
  “娜姐,你不是說關于學院的調查取證比較困難么?!”冬冬突然開口道。
  “沒錯,按總隊給的條例來說,每個月都會有正常的隨機調查詢問,每個季度都會有一次的不記名職能問卷調查,年底更要有一次涉及所有賬目的對賬檢查以及權力問責!”李娜點頭認可道。
  “權力問責?!”冬冬沒聽明白。
  “就是對之前學院機構主要負責人的決策進行重新訊問評估,以確定有無貪污瀆職等行為!”李娜給冬冬解釋了下!
  “……那你豈不是還要對丁求實進行問責?!”冬冬瞪大了雙眼,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
  “……是的,不過這條規則也是他自己制定的!”李娜直言不諱的道。
  “……這會不會是他找別人幫他寫的東西???!”冬冬疑惑的揉揉腦門,她可不覺得丁求實會有這個覺悟!
  “算了!總之就是現在你們工作開展不下去是吧?!”冬冬轉眼就放棄進行深究了!
  “嗯!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常規的監督手段,以為只有犯事了才會有這種調查,所以遇到的阻礙很大,甚至會出現暴力對抗的情況!”李娜這些日子可是操碎了心,也不能只要遇到這種情況就抓人吧?!
  “明白了!那現在就再來一次!別搞那個什么隨機調查什么的了!這次我跟你們一起去,不要有所顧忌,要搞就搞個大的,不是說有個什么問責么?反正剛過完年也沒多長時間,就搞這個!”冬冬不清楚李娜具體要如何調查,但是她知道只要自己在場,敢暴力抗拒執法的人還真沒有幾個!
  “好的!我這就去安排!”李娜一聽冬冬竟然搞得這么大,先是擔心,不過轉念一想,這也正是樹立警察五大系統威信的時候。
  有了這個想法,李娜再也坐不住了,立即起身向外走去!
  “正好這次就把這些企業的事情全部解決掉,至于這些外匯……就全部歸到學院總體外匯中去,算是學院跟17年的合作項目!”冬冬考慮了一下,覺得以丁求實的性格,如果想通過這個給自己牟利的話,肯定會提前打招呼的,既然沒打,那就是根本沒這個打算!
  “好的!”朱珊珊并沒有什么震驚或者佩服的神情,實在是這個時代舍己為人、大公無私還是很多人對自己的道德標準,而且也不會受到其他人的嘲笑和質疑!
  “還有……于有年……”冬冬有點不知道該怎么處理這件事,畢竟是老熟人了,而且這次也是情有可原!
  “我不申請了還不行么?!”于有年可能也覺得自己應該是沒戲了,以退為進的為自己找后路!
  “申請還是要申請的,但是你害丁求實損失這么多的企業……你想好怎么賠了么?!”冬冬頭疼的看著于有年。
  “這也怪我?我只是申請一下而已,誰知道會鬧這么大???而且我哪賠的起?”于有年有種一朝負債數百萬的崩潰感!
  “那看丁求實怎么想了,這兩天你老老實實的繼續跑程序,不要再提丁求實的事了,懂不?”冬冬懷疑這件事情一方面是有人借機搞事,另一方面可能就是于有年又打著丁求實的名號在外面招搖。
  “還跑什么?都負債了……”于有年萬念俱灰!
  “怕什么,愚公不是有句話么?什么子又有子,子又有孫,子子孫孫無窮盡也……”冬冬看著于有年越來越蒼白的臉頰,只覺得胸頭狠狠的出了口惡氣!
  “那我去叫點人過來,以防止他們狗急跳墻,聽丁隊說,都是挺不錯的能力,在他們身上可惜了!”章鵬說著就掏出手機。
  “不用,不要小瞧娜姐,有丁求實的支持,她手下的能力者不會差到哪去的!”冬冬看了章鵬一眼,搖搖頭道。
  聽到冬冬這么說,章鵬也不在堅持,點點頭就將手機塞回了口袋里。
  “那我跟何佳去移交下援助物資!”看到沒什么事了,李剛起身準備離開!
  “嗯!你跟何佳一起走吧!珊珊留下,等把企業的事情處理好再回去!”冬冬點點頭就讓何佳跟李剛一起離開了!
  “那……我?”于有年也想離開了,這里對于他來說,就是個傷心地!
  “你不行,我還有點事情想問你!到底是誰看上你的承包合同了?!”冬冬奇怪就奇怪在這個地方,當年于有年就是借助丁求實的名頭搞的這第一家商城,后來丁求實雖然發現了,不過也沒說什么,甚至可以說是相當照顧他了,正常人都不會想去動他的才對。
  “這我哪知道,當年連承包合同都沒簽,就是學院想要個處理物資的地方,然后我就去干了,誰想到前幾天來了一個什么經濟計劃辦的說要我去補簽合同,這不就是不想讓我干了么?!”于有年說道這里就一肚子苦水,誰不知道這個商場是他一點一點經營起來的,結果現在還沒到哪呢,就有人要來摘桃子了。
  “只是補簽合同而已,你也太敏感了吧?!”冬冬挑不出什么毛病出來。
  “這還是而已?!要是你讓我簽的是場地合同,那當然沒話說,畢竟這個場地也不是我的,可是現在簽的是商場合同,也就是合同一到期,整個商場就都給我沒關系了,包括我現在從后勤部拿貨的渠道都不是我的了!憑什么???我當年可是自己一個一個招人,一個一個培訓,一個一個展臺布置,從進什么貨,進多少,都是我一個人琢磨出來的,更何況我從后勤部拿貨也都是給錢了的,貸款也是算的利息,除了那個場地之外,現在這算什么?我開的荒地種上了糧食,現在地肥了,就想收回,有這個道理么?!”于有年越說越激動,就差沒罵出來了。
  “他們干嘛要你的商場?當年你獨家生意的時候,他們也只是重新開店而已!”冬冬說的是其余的那幾家商場,都是走了學院領導的門路才開起來的,包括韓大仁的兒子就在那開了一家。
  “還不是看我生意好,他們嫉妒了唄!”于有年憤憤不平的道。
  “好到要這么整你?!”冬冬想不通于有年到底生意好到什么地步才會冒著得罪丁求實的風險來這么弄他。
  “當然,我一家的營業額頂他們所有一起還翻翻!”于有年驕傲的抬著下巴。
  “咦?!看你娘娘的,做生意還挺厲害??!難怪鄒倩和雅煌姐只去你家買東西!”冬冬雖然也上街,不過去的卻不多,而且也沒有貨比三家的習慣,基本上是看到了就買,也不挑地方和價格,這點有點像男人。
  “……”于有年一臉幽怨的看向冬冬,要夸就好好夸??!
  “好啦!好啦!為什么你生意會這么好??!”冬冬被看的寒毛都豎起來了。
  “因為他們不會做生意??!也不管東西好不好賣,不賣完就不進新的,導購員也不熱情,也不做活動,也沒有會員,也沒有VIP專場服務,還天天把顧客當小偷一樣看待,結賬后也不給退……”于有年一說起商場經營就有點滔滔不絕的樣子。
  “就這么簡單?不是什么獨家秘方什么的?”冬冬聽起來,好像并不是什么不能復制的東西??!
  “本來就很簡單??!想方設法給顧客創造愉快的購物環境,一點點驚喜,一點點優惠,一點點信任,一點點方便,就是這些一點點,很自然的就讓顧客選擇了我們,重點不是方法,是誠意!”于有年有種培訓導購的錯覺,只是很快就將這種可怕的想法給拋之腦后了。
  “你這么會做生意,不如你幫學院做生意吧?!”冬冬突然提議道。
  “……”于有年就像是被突然掐住脖子的鴨子,瞬間安靜下來,然后眼神飄忽……
  “說真的,雖然不能告訴你原因,不過馬上最遲三月初,肯定會有大批的難民涌入我們學院都市,而且之后每個月都會有大量的難民,到時候你的那點資本就算是全力擴張也吃不下這么大塊的蛋糕,但是如果你幫學院干的話就不一樣了!怎么樣?我們無限制的為你提供物資,你來打造一個金融帝國!”冬冬很感興趣的道。
  “咦?!你說三月會來人?來多少?!”于有年眼珠子瞬間發出光來。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