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三百七十章 教育 二

三百七十章 教育 二

“等……等等……你們兩到底誤會成什么樣子了?只是活下去而已,為什么就會出現一個種族?!”丁求實搞不懂這兩個有什么必然聯系么?!
  “不創造種族?那活下去干嘛?!”趙炳荃好奇的插嘴道。
  “……就不能單純的活著么?!”丁求實竟然無言以對。
  “好吧!隨便你們吧!不過別太過分??!”丁求實實在受不了這兩個人鄙視的眼光了,妥協道。
  “放心好了!這要是在你們主世界,我肯定不敢這么玩,不過這個世界嘛……只要不是喪尸那種能夠用數量彌補質量的種族,分分鐘剿滅他們啦!”丁偉絲毫沒有受到丁求實警告的影響。
  如果說,丁求實的教育手段是利用龍龍的好奇心進行引導的話,那么丁偉的教學計劃無疑更加專業正規,不過更讓丁求實無語的是趙炳荃這個逗逼竟然是三人中唯一一個進修過學生心理學的,并成功拿到正規師范學校教師證的人。
  所以,教什么是丁偉的事,怎么教是趙炳荃的事,而丁求實則負責教……
  巨獸的尸體也不再只是用來提供食物了!用木頭和巨獸的獸骨搭了個圓形的帳篷骨架,用巨獸的獸皮和樹枝當房頂和圍墻,考慮到龍龍以后可能用不了筆,或者寫不了那么纖細的文字,丁偉的教案里還有象形文字……
  開始,丁求實邊教邊學,還比龍龍要好上不少,可是用不了多久,就連挑刺都是件力氣活了!似乎因為是在龍龍的記憶里,所以龍龍的接受速度要遠遠超過丁求實和丁偉的想象。
  除了生活,如何戰斗更是重中之重,不過這一點三人都是弱項,他們之中沒有一個是以近戰成名的,不過這難不住丁偉,既然身體好,那就搞的簡單粗暴點,用個長點的鋼管,上來就砸!擋回來了就用另外一頭去刺!躲開了就來個橫掃!反正招式什么的只有在旗鼓相當的情況下才有那么一點用,與其花費時間去學那個,還不如多去學點隱藏、追蹤、下陷阱、反偵察之類的技巧呢!
  每天龍龍早上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跑步和重復這三個動作,直到重復到丁偉覺得已經快到極限了才會喊停,再此之前的動作都必須要標準。而如何分辨植物也是龍龍的必學課程,雖然不知道在魔力的灌注下,這些藥草會發生什么樣的變化,不過其基本的藥性卻不會變化太多才對!更何況植物也代表著調味料,并不是只有辣椒才是辣的……
  另外,將不能吃的東西處理成可以吃的東西,將不好吃的東西處理成美味的東西,這些都是必修課!只是這方面,龍龍的天賦實在不高,竟然無論學多長時間,都比丁求實自己做的要差上不止一籌,這讓丁偉除了懷疑龍龍沒點烹飪的天賦之外,還有點懷疑丁求實是不是把烹飪的天賦點滿了,明明之前都從來沒有做過的!
  還有數學,并沒有多么高深的東西,原本丁偉的意思就是教個小學數學就可以了,可是丁求實教著教著,就把初中數學也教出去了,到不是因為丁求實有意注意只教高中以下的內容,而是高中數學……丁求實自己也沒怎么學好吧!
  還有如何利用獸皮制作衣服,如何簡單的利用骨針和動物的韌帶將獸皮縫制到一起,甚至還教了如何對獸皮進行簡單的防腐,甚至連如何尋找石鹽都交代的異常清楚。
  而捕獵的話,那些小獸群自然是最好的實驗對象,利用野外隨處可見的東西做陷阱、下絆子、隱藏行蹤,甚至通過嗅覺進行追蹤和分辨氣味,這些丁求實統統沒學會,但是龍龍全會!
  時間這么一天天的過去,丁求實早就忘了過了多少天了,反正對于他們來說,根本不需要休息,累了的話就過一個場景,立即滿狀態原地復活!
  “就是今天么?!”丁求實看著認真的在草叢中收集露水的龍龍,神色復雜的道。
  “嗯!能教的都教了,不能教的也教了不少,說不定哪天你還得親自來收拾他呢!”丁偉也很滿意這個學生,只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我覺得還是考下試好了!沒準還有什么沒學好的地方……”丁求實把琥珀放在手心里反復摩擦,拿不定主意。
  “現實是最好的考場,以后他的每一天都是考試!”丁偉不同意的道。
  丁求實糾結的緊緊握著手中的琥珀,然后用手背狠狠的摩擦著腦門,恨不得連手將這顆琥珀塞進自己的腦袋里。
  “我后悔了,我要帶他回營地,哪怕被所有人排斥,我也可以壓制住那些不同的意見!”丁求實不到萬不得已是絕對不會想走這一步的,因為權力就像毒品,品嘗過一次之后,就會越陷越深。
  “……你明明知道你不會這么做的!”丁偉自認還是很了解丁求實的。
  “可是如果就這么把一個孩子丟在野外的話,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我自己的!”丁求實企圖從另外一個方向說服自己。
  “你不是丟下他,你只是給了他一個無限可能的未來,你教會了他可以在野外生存的一切技能!”丁偉反駁著。
  “……能有一個家重要么?!”丁求實反問著。
  “……你給不了他一個家!”丁偉直接說出了問題的核心。
  “是啊……沒有人會接受一個擁有自我意識的異族成為自己的家人的……又不是養個寵物!”丁求實苦笑著。
  “你對這個孩子關心過度了!這根本不像你!”趙炳荃總是能一針見血,從丁求實意外進入這個孩子的記憶開始,他就感覺有什么地方不自然。
  “該不會是?”趙炳荃這么一提醒,丁偉也察覺到了異常。
  “沒錯,關聯記憶,在看到那個孩子的記憶體的時候,大量的關聯記憶進入了我的腦海,也就是說除了我進入他記憶以來的記憶之外,我腦海中還有一段他都不知道的記憶存在!”丁求實嘆了口氣。
  “在那個記憶中,龍龍是我跟冬冬一起發現的,然后我們將他帶回了營地,可是沒過多長時間,他的身體就開始出現變異,而且因為長出鱗片之類的角質層而被排斥!可不僅僅只是態度上的排斥,或許是因為之前喪尸給這里的原住民帶來的傷害過于巨大,這里的人對待異族的反應也空前的激烈……”丁求實沒有具體說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只是從丁求實的用詞上就可以聽出當時肯定發生了某些極其出格的事情。
  “然后龍龍第二次被遺棄了,這次對他的傷害應該比失去母親還要大的多,我和冬冬知道的時候都已經過去快一個星期了!可是面對這種集體做出來的決定,我又能怎么樣?只能在內疚之下選擇默認!”
  “最后一次見到他是在與白毛的戰斗中!那時候他已經變化的相當徹底了,而且無論身高還是身形,都已經完全不像一個孩子了!他幫我們干掉了白毛,然后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我猜測他可能是來還債的……所以你讓我怎么能再拋棄他第二次?!”丁求實握著琥珀的手是顫抖的。
  “……這樣就說的通了!”趙炳荃認真的點點頭。
  “所以,你這次不打算帶他回營地了?!”丁偉也猜到丁求實之前為什么要教龍龍這些東西了!
  “嗯!其實有一段時間,我的想法還是把他帶回營地的,然后由我們來養他,只是我通過陶磊命令那些人接納龍龍,但是我想來想去,還是沒有自信改變那些人對龍龍的態度!龍龍跟樹妖不同,樹妖跟人壓根不是一個物種,所以人類無法將自己的標準套在樹妖身上,情感上也不認為跟樹妖是同類,所以反而能夠接受一只樹妖在營地里游蕩!”
  “可是龍龍是半人,他是由一個真正的人變成怪物的,所以……人們會感同身受,會恐懼,會害怕,會排斥,會想方設法讓龍龍消失,如果他們做不到,那么他們就會讓自己在龍龍面前消失……”丁求實很清楚,人類對于其他物種或許還有那么一絲寬容,但是對從自身物種中分離出來的物種,那就是零容忍度了……比如喪尸……
  “你說的很多,對于叛徒,哪怕不是自愿的,人類都不會再接受的!可是現在你已經為龍龍安排好道路了,那是他原本軌跡中歷經曲折后才找到的道路,為什么現在又猶豫了?!”丁偉認同丁求實的判斷,他也不覺得值得為一個龍龍花費這么大的精力去改變其他人的想法。
  “或許是因為寂寞吧……我無法想象一個人如何在野外生存一輩子,哪怕他完全有在野外生存的能力!”丁求實在記憶中看到龍龍在消滅白毛之后,轉身離開的瞬間,整個人似乎都變成了野獸,那殘存的一半人性,似乎就在那個時候徹底死亡了,丁求實現在想來,或許龍龍除了是來報恩的之外,可能還是想跟自己的人類身份徹底做個了斷!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