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三百六十三章 草場

三百六十三章 草場

很快,丁求實的堅持就有了回報,一支數量大概在三四千左右的尸群從寧靜的村莊走了出來,與不遠千里走過來的尸群面對面的前進著。
  再彼此看到對方的一瞬間,雙方同時開始小跑,并逐步加快了速度,整片大地瞬間從沉睡中驚醒了過來,不但如此,似乎月光都比之前明亮了許多!
  在皎白的月光下,兩支尸群如同潮水一般沖撞在了一起,瞬間因為沖撞力被拋到天空的喪尸不下百只!
  與人類會因為顧及自己人而陷入擁擠停頓狀態不同!喪尸的視野里只有對方,只要能攻擊到對方,那怕踩著自己人的身體也在所不惜!
  戰場的中間瞬間變成一團漿糊,后續的尸群更是接連不斷的加入到這種混亂之中,一些深入敵群的喪尸甚至被拉扯著撕成了幾塊,然后被拋棄在被血水澆灌的已經泥濘不堪的土地上!
  運氣好的還能再生,雖然會被踩在腳下不得翻身的持續到戰爭結束,運氣不好的則就此化成魔力被其他喪尸吸收!
  整場戰爭沒有吶喊,沒有武器,但卻無比血腥、暴力,這是最原始的戰爭,可以使用的只有自己的軀體,無論是拳頭、牙齒還是身體內的骨頭!
  整個戰場唯一發出吼叫聲音的是兩個尸王的戰斗,他們兩也不是一開始就對上的,只是戰爭中不自覺的就會出現最強者之間的直面碰撞,而他們兩的勝負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戰爭的進行!
  尸王的實力比普通喪尸要強的多,其戰斗的破壞力也要大上許多,目前為止尸群的主要死亡減員大半都與這兩只尸王有直接聯系!
  “我TM以前竟然認為喪尸之間的合并是兩個尸王互相掰掰腕子就能決定下來的……”丁求實看著這個比屠宰場還要血腥的場面,不由得慶幸將鄒倩留在了營地!
  “我們怎么辦?!”冬冬早早的就進入暴走模式了,不然估計現在比鄒倩好不了多少!
  “等!我要看看都打成這樣了,還能怎么收場!”丁求實實在無法去理解喪尸的行為模式!
  這種最簡單的叢林法則也是最快的,丁求實廢了半天功夫才找到的尸群竟然還沒打贏,獲勝的尸王在幾次交涉無果的情況下,直接扭斷了對方的脖子,并在補充和吸收了一部分尸群后就離開了,只剩下被挑剩下的那部分尸群茫然的站立在血肉泥濘的土地上,等待下一位有尸王資質的喪尸覺醒,或者被還沒有滿編的尸群收編!
  看到這完全出乎兩人意外的結局,兩人都有點沒了主意,不知道是跟著得勝的尸群離開,還是等在原地觀察這群無主的尸群,又或者去尋找新的尸群!
  “咱們是不是跟錯尸群了?!”一路上冬冬和丁求實一樣,看見過不少被撞在囚籠里的尸王,結果好不容易跟了一個,竟然被別的尸群給消滅了!
  “應該不會吧?!他們明明帶的有籠子??!”丁求實看著孤伶伶被扔在尸群中央的籠子!
  “要不再等一會?!”丁求實不信這籠子就沒人管了!
  冬冬一向是不反對丁求實意見的,這次也是這樣,兩人就找了一個可以看到籠子的地方靜心守了起來,期間不斷有修復完畢的喪尸從泥濘的土地中爬出來,這使得剩下的尸群看上去并沒有之前那么寒酸!
  天微微亮的時候,丁求實守候了一夜,終于有了回報,一直龐大的尸群從西邊走了過來,這種幾萬喪尸的尸群,丁求實見的也不多,最接近的還是昨天看到的那只羽翼型尸王率領的尸群,同樣是無邊無際十幾個囚籠,只是這個尸群中的囚籠連一半都沒有裝滿!
  看到這只尸群出現,丁求實和冬冬都下意識的讓自己藏的更隱蔽一點,因為兩人都沒有看到這個尸群真正的尸王在哪里!
  很快,這只龐大的尸群就停在了還在泥濘的土地里徘徊的尸群面前,然后尸群一陣騷動,一只看上去白白胖胖的尸王帶著十幾只形態各異的尸王被一群體型特別強壯的喪尸保護著,從尸群中擠了出來,一張胖乎乎的臉蛋始終頂著一張讓眼睛只剩一條縫的笑容,嘴角夸張的上揚著,看起來竟然給人一種詭異的恐怖感。
  似乎是在觀察那個囚籠,在確定沒有什么其他異常之后,胖乎乎的尸王隨意的指了指一名擔當護衛的喪尸,就帶著身后的十幾名尸王和剩余的護衛重新擠回了尸群當中。
  而留下的那名喪尸護衛呆呆的站在那群無主的尸群面前,漸漸的原本上翻的眼白重新翻了回來,一對黑色的眼珠重新回到了眼眶的正中央。
  “吼!”這只新晉升的尸王一聲怒吼,原本無序游蕩的無主尸群瞬間靜止了下來,呆呆的看向那只新晉尸王。
  “吼!”新晉尸王的身體徒然一變,背后竟然又伸出一只巨大的利爪出來,就那么出現在脊背的正中央,看上去竟然比半個身子都要大上一圈,而且只看上面那漆黑的金屬色肌肉,就能感覺到那爆炸般的力量。
  不但是背后長出了利爪,就是身體也有不同程度的改變,只是在那只利爪的襯托下,看起來要正常很多。
  變化結束后,這只新晉尸王就帶著那群無主的尸群推著囚籠,繼續向東邊前進了。
  可是與之相反,白胖尸王則似乎有追蹤一樣,帶領著龐大的尸群向著之前將攜帶囚籠的尸王消滅掉的那只尸王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他這是什么能力?!我好像又找不到他了,明明剛才特意留意過那只胖子尸王的位置的!”冬冬發現尸群只要一動,之前很顯眼的那個白胖尸王以及他周圍聚集的那些尸王和護衛,瞬間就消失在了整個尸群之中,找都找不到。
  “可能是某個尸王的能力吧……”丁求實看著這只白胖喪尸的行事章法,有點膛目結舌,這難道在練兵?!
  是不是練兵丁求實還沒確認,這只白胖尸王的囚籠里就又多了一個尸王,這只白胖尸王根本沒給那只逃回小村莊的尸王任何機會,直接大兵壓上,這又跟昨天那場勢均力敵的戰爭不一樣了,這次基本沒有死亡,整個尸群就是平推過去的,而且尸群也并不做無謂的殺戮,直接按到就算了事。包括那只曾經扭斷過另外一只尸王脖頸的尸王,也瞬間就被同樣的幾只尸王給按在了身下一頓胖揍之后塞進了囚籠。
  解決了這只尸王,白胖尸王再次調整方向,向著之前那只背后長出利爪的尸王前進的方向追了上去。
  “還繼續跟下去嗎?”冬冬看著又開始移動的尸群問向丁求實。
  “失策了!原本以為這邊應該已經形成喪尸帶了,白毛要想補充實力怎么也逃不出這條喪尸帶,可是現在看來,這是已經有一個強大的尸王……不??!應該是尸皇在清場!一旦讓他們收服白毛,那我們想趁他沒有徹底成長起來之前消滅他的算計就落空了!”丁求實稍微有些后悔,早知道之前不應該這么輕易的就放白毛離開的。
  “我之前就想問了,那只白毛是比別的尸王強大一些,可是咱們已經差點干掉他三回了,為什么你一定執著于要在現在消滅他?!”冬冬不是反對丁求實的意見,只是覺得丁求實是不是對那只白毛重視過頭了?!
  聽到冬冬這么一說,丁求實確實覺得自己放下一切來找這只白毛,甚至不惜將學院最強的兩個戰力之一的尹錦錦給拉來守大門,確實有點過了,可是總不能現在半途而廢吧?!丁求實看著天邊內心陷入了矛盾之中。
  “丁求實,你快看!好像有什么東西要出來了!”就在丁求實猶豫的時候,冬冬突然指著那片戰場叫了出來!
  順著冬冬手指的方向,丁求實看見那片之前兩群喪尸戰斗過的土地上,時間猶如瞬間加速了成千上萬倍一樣,一株株野草一樣的植物從泥土中冒了出來,然后巨型的昆蟲也開始出現,最后是從四面八方趕來的小獸和鳥群!
  只是眨眼間就功夫,竟然形成了一個異常豐富的平原生態圈……
  “……我們那邊也這樣么?!”丁求實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場面,頓時有種被震撼到了的感覺!
  “不……不是,我們那邊雖然放久了,也會長草,但是像這樣瞬間出現的卻沒有,而且哪有這么多生物?!”冬冬否定到道!
  “你還記得昨天夜里我們看到的那場戰斗嗎?!就是我們追了一路的那個!”丁求實提醒道!
  “記得??!怎么了?!”冬冬不明白丁求實說這個干嘛!
  “昨天我們在那守了一夜,我記得沒有像今天這樣吧?!”丁求實記得他們走的時候,那里還是泥濘不堪呢!
  “沒有!哎!是??!為什么那邊明明比這邊激烈多了,反而一點動靜都沒有呢?!我還以為這些東西長這么快都是因為魔力的原因呢!”冬冬也瞬間反應過來了!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