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三百三十六章 營地

三百三十六章 營地

“……那好吧!你要帶誰過去?!”冬冬妥協道。
  “高雅煌和尹錦錦我都不準備讓她們過去,既然高雅煌要跟著章鵬他們防止意外,那么就讓尹錦錦守住空間裂縫,防止那只白毛趁我們尋找他的時候獨自溜回來!然后我跟你再加上鄒倩我們三個人去找那只白毛!”丁求實決定道。
  “嗯!她們兩的能力確實挺被那只白毛尸王克制的!而且尹錦錦的話,雖然打不到那只白毛尸王,不過自保沒問題,這樣咱兩也能來得及趕回去!可是鄒倩的話……”冬冬有點擔心。
  “沒關系,也是時候給鄒倩做一些戰斗類的能力了!”丁求實也是看到這幾次戰斗鄒倩都表現的很好,才這么決定的。
  “既然這樣,那就沒什么問題了!我們什么時候出發?!”冬冬一聽丁求實要給鄒倩做能力,也把大半的心臟放回了肚子中去了。
  “凌晨兩點鐘左右吧!提前睡一覺!”丁求實算了算時間道。
  本著走之前,能做多少做多少的精神,也可能是睡夠了,丁求實在接下來的時間再次陷入工作狂模式,只是下午冬冬就回家提前睡覺去了,鄒倩估計還沒得到出發的消息,不知道在哪鬼混呢!所以一個人忙上忙下的丁求實看起來有一絲凄涼,搞的尹錦錦都沒心情看電視了。
  時間悄無聲息的流逝,凌晨兩點轉眼就到了,除了鄒倩有氣無力、哈欠連天之外,丁求實和冬冬,包括尹錦錦都有種精力十足的感覺。
  “我們走后,你將這邊全部冰封住,然后等空間裂縫閉合就可以回去了,然后每天晚上過來看一下就可以了!”丁求實跟尹錦錦交代著。
  尹錦錦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小心點,我覺得你還是到空間裂縫那邊去守著比較好,這樣那個白毛來的時候我就能及時收到消息趕回來!”丁求實建議道。
  尹錦錦依舊只是沉默的點點頭。
  “……不要硬拼,寒氣雖然可以反彈,但是蔓延的寒意卻是無可抵擋的,不要以為你真的拿那只白毛一點辦法都沒有!”丁求實繼續嘮叨著。
  “走了啦!你要聊到什么時候?!”鄒倩看到空間裂縫已經打開有一段時間了,可是丁求實完全沒有出發的意思,不由的有些煩躁。
  “……那我們先過去了!”丁求實看了鄒倩一眼,又不舍的看看尹錦錦,轉身向空間裂縫走去。
  “小心……”走到一半的時候,丁求實聽到了尹錦錦的聲音,頓時原本焦躁的內心瞬間平復了下來。
  “原來自己這么磨蹭半天等的就是這一句??!”丁求實似乎明白了什么,嘴角不由的翹了起來,然后義無反顧的沖進空間裂縫。
  空間裂縫的另外一邊依舊是漫天星斗的山頂。
  “哇!哦!這里空氣好好哦!好舒服!”聞到夜半深山上的空氣,吹著還有些刺骨的冷風,一直眼睛睜不開的鄒倩都精神了起來。
  “水獺冬不冬眠???!”丁求實看著鄒倩興奮的大呼小叫的樣子,淡淡的問道。
  “冬眠?不知道,應該不要吧?貝塔現在很精神??!”鄒倩將充當自己圍脖的貝塔抓到手里看了半天。
  “既然不需要,就趕快給我查查附近哪里有人煙,我們需要一些情報!”丁求實沒好氣的對著鄒倩吼道。
  “額……真惡劣,要我干活就直說好了……”鄒倩這才明白丁求實什么意思,不由的皺了皺鼻子。
  “還不快去?!”看到鄒倩磨磨蹭蹭的抱怨,丁求實惡狠狠的瞪了鄒倩一眼。
  看到丁求實要咬人的樣子,鄒倩慌忙躲開兩步才騎上變大的貝塔踏空而去。
  “唉!你干嘛總喜歡欺負她?明明她比我們都大!”冬冬自然看的出來丁求實故意在耍鄒倩。
  “我也不知道,緣分吧!”丁求實發現自己好像真的只欺負鄒倩一個來著。
  “哦!鄒倩有消息了,這么快……”丁求實愣了下,連通了冬冬和鄒倩,然后跟冬冬一閃就消失在了山頂上。
  在丁求實離開后,尹錦錦從空間裂縫中跳了出來,不知道在想什么,就這么站在裂縫的下面,一直呆呆的站在原地,似乎在思考些什么。好半天,才突然歪了歪頭,然后從腳下開始出現冰塊,并一點一點的向周圍延伸了出去,冰塊接觸到的物體全部都原樣被冰封在冰塊之中。
  與此同時,丁求實也和冬冬來到了鄒倩發現人影的地方,看不出來人數,天色正是漆黑的時候,不過各種架車首尾相連隱約形成一個營地,營地里出了人之外,還有各種家禽家畜,另外還有各種各樣的類似被單的東西撐成了帳篷一樣的臨時住所,但就是這種臨時帳篷都不是每人都有的,大多數年輕男性都蜷縮著睡在地上,好在似乎都有被蓋,唯一的熱量來源似乎就是那幾堆還在燃燒的篝火……
  “這里有多少人?”丁求實知道鄒倩有夜視,是不是天黑對她影響不大。
  “至少有上萬人了,不光這邊,一直到那邊的山坡上,以及山坡后面都是的,個個都是拖家帶口的,應該是逃難到這里的!”鄒倩猜測道。
  “應該有守夜的,抓個過來問問情況!”丁求實不確定自己如果就這么過去的話,會不會引發嘯營。
  “他們都是普通老百姓,等天亮了我們去問問不就好了?!”鄒倩和冬冬都不太情愿,覺得都是自己人,用抓的太過分了。
  “別天真了,快去!”丁求實懶得跟她們解釋了,一切以安全優先。
  別看冬冬和鄒倩經常好刨根問底,不過如果是丁求實吩咐的,不管聽不聽得懂,都會去執行的。
  “那邊那個似乎是個巡夜的領導!”鄒倩指著一個在營地中移動的身穿軍裝帶后袖章的年輕男性道。
  “那就他了?”冬冬通過鄒倩的視野也看到了那個巡夜的人員,向一旁的丁求實問道。
  “嗯!小心點,別弄出大動靜出來!”丁求實點點頭。
  然后,冬冬的背后紅光一閃,一道光劍瞬間出現在那個巡夜人員的背后,對方只覺得背后一癢,然后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就出現在了一個小樹林里。
  就在這個男人落地的一瞬間,整個身體突然發出了淡金色的光芒,整個人就如同鍍了層金膜一般,散發出柔軟的光線。
  看到這個突發情況,丁求實一伸右手,瞬間將對方定在了原地。
  “你們干什么的?哪來的?是毛主席派來救我們的么?……”發現自己被突然弄到了小樹林里,而且動彈不得,那個全身冒光的年輕人不由的有點慌亂起來。
  不過聽到年輕人說出的話語,丁求實三人面面相覷,完全聽不懂??!
  “他說什么???!”鄒倩就覺得語氣詞挺豐富的,什么滴、什么嘮的……好像每幾個字就帶一個……
  “趙炳荃,你懂方言沒?”不得已,丁求實只得回去搬救兵了。
  “方言?哪里的?”趙炳荃好奇的道,現在還有人用方言的么?
  “應該就是安徽的吧!你能不能聽懂???!”丁求實不是很肯定,畢竟方言什么的別說17年了,就是98年不去農村也基本上聽不到了。
  “應該行吧!我背過中國漢語方言發音詞典!”趙炳荃自己也沒想到會有用上的一天,他就是為了好玩而已。
  “……你還真行……算了!那幫我聽一下吧!”雖然趙炳荃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不過丁求實還是有種這人不靠譜的感覺。
  “哦!他問你們干什么的,是不是上面派來的……上面……額……或者他說的是毛主席……你們到底跑什么地方來了?”趙炳荃聽了一半就有點暈。
  “毛主席?”丁求實也被嚇到了。
  “我說普通話,他們能聽得懂么?”丁求實想跟對方交流交流。
  “不一定,你試試看吧!毛主席還在的時候……電視還沒普及吧?!”趙炳荃也搞不懂對方能不能聽懂。
  “你好!我想知道,這里是什么年代!”丁求實為了讓對方聽清,是一個字一個字說的。
  “好吧!他聽不懂!”丁求實看對方迷茫的樣子,知道肯定沒明白意思。
  “你翻譯,我學給他聽!”沒辦法,丁求實只能自己學這些方言。
  能交流了之后,兩邊的緊張氣氛頓時消散了不少,那個年輕人收了金光,丁求實也解除了定身。
  可是一交流,發現光是能聽懂,還是不知道對方在說什么,比如說丁求實非常想知道的年份,交流了半天就得出了個癸丑年出來,還有就是今天是年初五,而對方也聽不懂什么喪尸,什么超能力之類的……
  “這么說,現在是1973年?!”好在趙炳荃的真的有百科全書的潛質。
  “應該是吧!如果對方說的毛主席是我想的那個毛主席的話!畢竟上一個癸丑年可是1913年,國民黨成立都沒多久呢!”趙炳荃聳聳肩膀。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