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三百三十章 逃跑

三百三十章 逃跑

“哦!”這一下,別說尸王沒有想到,就是尹錦錦等人也沒有想到,誰能想到一直遠程攻擊的李娜竟然有這么精湛的近身搏斗技巧呢!
  不過還沒完,身在空中的李娜雙手同時幻化出兩把大口徑的自動手槍,頂著喪尸腦袋的位置,猛地扣動了扳機,巨大的后坐力甚至讓李娜的身體整個懸浮在半空,同時身上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滑落了幾顆手榴彈就這么落到了喪尸的身下,在喪尸頭部遭到猛烈攻擊而摔落地面之后,從喪尸的身下猛地炸開。
  落地后的李娜沒有查看戰果,而是瞬間架起了火焰噴射器,劇烈的火焰向著喪尸所在的位置噴射了出去……
  整個一套干凈利索,頗有一種一擊定勝負的感覺,不過喪尸與人類的不同就在與他近乎不死的恢復能力。
  一只還在劇烈燃燒的手臂穿過橘黃色的火焰向著李娜的身體抓了過來,上面整個手指部分已經被徹底燒成了灰燼,殘存的不過是半截灰白的臂骨而已,火焰中一個人形生物在幾百度的高溫下身體骨架不斷坍塌,很快連站都站不起來了,不過殘存的部分還在不依不饒的向李娜挪動……
  火焰噴射器一直持續到再也噴不出火焰自然熄滅為止,而那只喪尸早就被燒成了一攤灰燼了,不過卻沒有人去提醒李娜,似乎有意讓她發泄一般。
  “對不起……我失態了!”最后還是李娜自己整理好情緒,收起了火焰噴射器來到了丁求實等人的身邊。
  “正常,喪尸就是這樣無懼生死和疼痛的,以后知道了就好了!”高雅煌善意的替李娜解著圍,連尹錦錦都對李娜露出了一抹笑容。
  就在這個時候,從喪尸化成的灰燼中突然沖出一道黃色的光芒,眨眼間就沖向站在眾人對面的白毛尸王,速度之快連會瞬移的冬冬都沒有反應過來。
  然后一道同樣快若閃電的灰色身影從白毛尸王的身前一閃而過。
  面對這個突發情況,白毛尸王也露出迷茫的神色,身體的能力也自動進行了反應,只是除了身邊的灰塵猛地向四周彈開以外,并沒有任何情況發生。
  “給,這是你要的!”貝塔灰色的身影抓著那個黃色的光芒回到了鄒倩的身邊,然后鄒倩從貝塔的爪子下面拿出一塊淡黃色的琥珀遞給丁求實,里面清晰的封印著一只奇怪的生物。
  看上去就是一塊普通的琥珀,只是里面有蟲子,應該會有一定的價值,可是丁求實不明白為什么自己會對這塊琥珀記得這么清楚。
  不過,當丁求實接觸到那塊琥珀的時候,瞬間就明白為什么自己一直對這塊琥珀念念不忘了。
  “琥珀:螟蟻,屬節肢動物門、昆蟲綱、膜翅目、蟻科。特性一,寄生。在前宿主死亡后,自動寄生與當前范圍內進化程度最高的個體。特性二,共生。吸取宿主魔力激活琥珀內生物細胞進行肉體改造?!?br/>  “也就是說,剛才那只瘦高尸王那超出尋常的力量、速度和防御,是來自這塊琥珀了?!那要是剛才沒被貝塔抓回來的話……”丁求實簡直不敢想象,如果白毛尸王沒有力量和速度上的短板的話,那要怎樣才能消滅他。
  不過白毛尸王似乎并不明白自己到底錯過了什么,只是疑惑的打量著自己周身,不明白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
  “可惜我好像還是不能用啊……”丁求實將琥珀在手心里用力握了握,當卻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不過丁求實已經沒有再研究下去的時間了,反手將其丟入物品欄,緊張的看向已經開始有所動作的白毛尸王。
  幾只尸王的先后死亡,讓這里的魔力濃度徹底濃郁起來,而白毛尸王就仿佛吸毒一樣,很享受的猛吸著空氣,仿佛這樣就可以讓魔力更加聚集起來一樣。
  “鄒倩,找找空間裂隙,別讓他再跑回去了!”將琥珀收起來的丁求實腦海中那種奇怪的既視感也徹底消失不見了,他知道到了該干正事的時候了。
  “好的!”鄒倩翻身騎上了貝塔,然后整個人竄上了半空中,一雙眼睛散發著淡淡的綠光,綠光所到的范圍內,在鄒倩的眼里全是透明的魔力線。
  “嗯?”鄒倩好像看到了什么奇怪的東西,愣了一下。
  “怎么了?”丁求實沒有切換鄒倩的視角,所以也不清楚她看到了什么。
  “沒什么,只是沒想到這小村子下面還有這種東西……”鄒倩的語氣里帶著唏噓。
  “別鬧,到底空間裂隙關上了沒有!”丁求實沒好氣的咂咂嘴道。
  “關上了吧?!反正我沒看到!”鄒倩聳聳肩道。
  “我先上,你們找準機會!”不消除白毛尸王的能力,其他人上了也沒用,這么想著,丁求實出現在了白毛尸王的身后,想像上次一樣勒住尸王的脖子。
  結果白毛尸王卻猛地用后腦勺向后一撞,正好撞在丁求實的鼻子上,在視覺上都還沒有轉換過來的丁求實頓時覺得鼻子猛的一酸,搭在尸王脖子上的手臂瞬間酥軟了下來,然后整個人猶如騰云駕霧一般被甩了出去。
  尹錦錦她們只看到丁求實一個閃現抱住白毛尸王,還不等她們反應,就被甩了出去,只覺得白毛尸王的頭發從變白到變黑,再到變白就是兩個動作的事而已。
  這還沒完,白毛尸王雖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導致自己能力失效的,不過卻可以肯定是丁求實搗的鬼,腳下一動,泥土中瞬間飛出幾顆拳頭大小的石頭,呼嘯著向丁求實躺倒的方向砸了過去。
  “小心!”話音剛起,冬冬就移動到石頭飛來的路線上,開天劍上掀下拍左挑右攔,好不容易才將幾顆石頭帶離了原來的軌跡,繞過丁求實飛了出去。
  “這白毛開掛了吧……上次還沒這么能打來著……”丁求實捂著鼻子,覺得說話的聲音都有點不一樣了。
  就在丁求實說話間,又一波石頭向丁求實這邊飛了過來,這次過來的石頭至少都是人頭大小,真不知道那個白毛是從哪里挖出來的。
  不過這次除了冬冬之外,還有尹錦錦和高雅煌在,先是被尹錦錦的冰尾臨空打飛大半,剩下的幾顆也被高雅煌輕而易舉的從空中抓了下來,正因為看到尹錦錦和高雅煌過來了,丁求實才有閑工夫跟冬冬抱怨。
  “你道標上不到那只白毛身上吧?!”無視疾風暴雨般的石頭雨,丁求實淡定的向冬冬詢問著。
  “嗯!不光是物理攻擊,他好像能無視一切傷害!”冬冬點點頭。
  “那就把道標給我,道標沒有冷卻時間吧?!”丁求實緊盯著白毛尸王,大腦飛速的運轉著。
  “沒有!”冬冬瞬間就明白丁求實的意思了,伸手一拍,一紅一藍兩個道標出現在丁求實的肩膀上,同時其余的道標也向著白毛尸王周邊飛了過去。
  “上了,你們抓住機會!”丁求實在出現在白毛尸王身邊的同時,冬冬也出現在丁求實的身后,就仿佛是丁求實的影子一樣。
  這次丁求實不想著一把鎖死這只白毛尸王了,而是向著白毛尸王的身體抓去,只是半路就被白毛尸王用手臂擋了下來,然后冬冬的開天劍就從丁求實的肋下向著白毛尸王扎了過去。
  在接觸到丁求實手臂的瞬間,白毛尸王的身體重新恢復了顏色,一雙眼睛也露出緊張的神色,上肢猛的用力,將丁求實拉到冬冬面前充當擋箭牌,只是下一秒冬冬卻出現在了喪尸的背后,開天直接插入白毛喪尸的后頸。
  “吼!”白毛喪尸猛的將丁求實松開,身體瞬間恢復成單調的白色,冬冬也馬上感覺到了從開天劍上穿來的反彈之力。
  然后紅光一閃,被白毛尸王當成麻袋甩開的丁求實出現在白毛尸王的身后,單手搭在了白毛尸王的肩膀上……
  “呲~”一道血箭從白毛尸王的勃頸處飚了出來。
  “差一點!”冬冬有點可惜的皺了皺眉頭。
  剛才在丁求實再次將手搭在白毛尸王的肩膀上的時候,白毛尸王的能力瞬間消失,不過因為之前的那一點能力,讓開天劍向后退了那么兩個公分,就這么點距離,讓白毛尸王只是脖子被橫切成了兩半,而不是被整個削掉。
  “操!我剛才要是抓住他就好了!”丁求實也懊惱的不行,他還是有點不習慣這種場景突然轉換后帶來的空間錯位感,手只稍微搭上白毛喪尸的肩膀一下就被躲開了。
  “沒關系,我們再來!”冬冬再次看向白毛尸王。
  “他要跑了!”尹錦錦很肯定的道。
  “什么?!”丁求實回頭看向尹錦錦。
  就在這個時候,那只白毛尸王的身體瞬間向后飛快的倒去,瞬間就撞破一堵墻進入了一間房子里。
  “每當他瞳孔放大的時候,他都會逃跑,我也是才發現的!”尹錦錦不緊不慢的道。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