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二百九十五章 抉擇

二百九十五章 抉擇

“用什么買?98版的人民幣?還是你們自己發行的這種代金券?”丁偉不屑的看著丁求實。
  “……大不了我去17年要去,反正對于17年的中國來說也不過是九牛一毛的事!”丁求實都在心里想好了,實在不行他就帶人回去搶上一票。
  “當然可以,不就是五十萬人么?別說要了,只要你把這個消息放出去,17年的各國政府巴不得給你們送呢!可是那樣一來,你們的經濟命脈就自動落入了別人的手中了!想想墨西哥、巴西、阿根廷、烏拉圭……還要我舉例么?”丁偉聳聳肩膀。
  “那怎么辦……”丁求實感覺一陣無力。
  “好辦!你們現在的主要問題是勞動力價值虛高,也就是說你們把普通人保護的太好,現在等于是你們利用能力者強大便利的能力所產生的紅利養活大部分的普通人,這不是長久之計,必須要讓普通人發揮他們自己的價值!”丁偉只考慮了兩秒鐘就給出了答案。
  “額……你……”不是丁求實不相信丁偉,實在是……為什么這你們都能回答?這不是關系國計民生的大事么?
  “這有什么好奇怪的,這家伙可是曾經篡奪過一個國家政權的,要是沒有兩把刷子哪輪得到掠奪者來收拾他?早就被他自己的人民給干掉了好吧!”趙炳荃反而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對??!你可是大人物來著……”這時候,丁求實才意識到丁偉的能力,絕不僅僅是出謀劃策這么簡單,這可是一個親自制定并實行國家政策的超級大人物,是撬動整個國際社會秩序的夢妖??!
  “你們太過于注重能力者的作用了,要知道創造出這個世界的可不是那些能力者,恰恰是這些普普通通的普通人,他們的智慧和能力絕對是無法忽視的!”丁偉隨便看看,就能看出這些恢復生產的政府企業當中充斥著大量低能力者,這都是不正常的。
  “那我們要怎么做?”丁求實突然覺得信心滿滿。
  “倉廩足而知禮儀,衣食足而知榮辱!首先就要解決衣食住行的問題!我看過你們的資料,你們有的大都是軸承廠、化肥廠、造紙廠、醫藥廠、服裝廠這種加工產業,原材料則主要依靠庫存……”丁偉竟然能夠神奇從一堆文件中找出自己需要的,這讓丁求實佩服的五體投地。
  “那個……庫存有問題么?”丁求實有點抓瞎,他真不知道??!
  “沒,只是……明明這種東西都沒人要,還天天生產干嘛?!”丁偉指著一個文件上的一行道。
  “……”丁求實的眼睛呆呆的跟著丁偉的手指來回移動,他都不明白丁偉說的是什么東西。
  “簡單的說,就是計劃經濟,特別是在現在這種物資富裕的情況下,讓市場完全變成了一灘死水!你們應該把這種生產資料開放給普通人,引入私人企業,推動市場競爭力!”丁偉覺得還是大而化之的先給丁求實輸入點印象好了。
  “……”丁求實無話可說,他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
  “還有安全問題,你們應該盡量減少能力者對普通人進行執法,讓普通人自己執法,或者讓普通人對能力者進行執法,增加普通人的安全感,畢竟普通人占全部人口的99%?!闭f了經濟,就不能不說安全,經濟犯罪有時候造成的傷害還要大于刑事犯罪。
  “你是說組建警察系統?”丁求實有點猶豫。
  “這是必要的,能力者進行執法很大程度上會激化普通人和能力者之間的矛盾!”丁偉解釋道。
  “這我知道,可是那些警察怎么執法呢?總不能還用槍吧?!”丁求實為難道。
  “為什么不能?他們又不對喪尸進行執法!”丁偉反駁道。
  “……好吧……只是我不知道學院的庫存里還有沒有你說的那些東西了……”丁求實覺得丁偉的想法值得一試,反正實在不行還可以向17年求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趙炳荃突然大笑了起來。
  “你干嘛???!”丁求實莫名其妙的看向趙炳荃。
  “少武器是吧?少物資是吧?少生產資料是吧?!”趙炳荃一把摟住丁求實的脖子,笑的都快抽筋了。
  “沒關系!我有??!哈哈哈哈!”丁求實清晰的感覺到趙炳荃的善意,可是心里就是極度不爽,也笑不出來。
  “他真的有,整個17年全世界所有的軍工、民用體系,軍事、民用設施,包括各種戰略儲備、物資倉庫,他都記得清清楚楚……”丁偉也有點受不了趙炳荃這么惡劣的性格。
  “……你為什么會記得?!”丁求實其實已經信了,可是還是有點不甘。
  “因為保護傘公司開發98年的世界用得著??!我當時正好負責兩邊進行溝通,又正好會過目不忘,又正好無聊……”趙炳荃認真的解釋著。
  “……我不想求他……”丁求實求救的看向丁偉。
  “我又沒讓你求,誰讓咱兩是朋友呢!”趙炳荃開心的搖了搖丁求實的肩膀。
  “麻痹!就是不想承認跟你是朋友??!”丁求實在內心吶喊著。
  “既然在物資上有了保證,按我給你做的規劃讓經濟循環起來應該不是問題,可是……這就是你的目的么?”丁偉拍了拍手上的資料,看向了丁求實。
  “當然,有什么問題么?”丁求實疑惑的看向丁偉,這話問的……
  “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你可以把我給你做的規劃,以及柄荃掌握的各種物資設備往上面一交,基地情況自然會得到改善,可是你呢?你就不想利用這個機會做點什么么?”丁偉蠱惑道。
  “不……不用了吧?!這基地是我父親管理的,以后也一定……”說了一半,丁求實突然愣住了,下午丁名海離開前最后說的話再次浮上丁求實的心頭,與之一起的還有在會議上看到的那一張張年輕、陌生的臉。
  “你家已經不是以前那個無錢也無權的家了,你得開始考慮如何接收你父親將來會傳給你的龐大遺產了,這個遺產不光是物質上的,還有政治上的!”丁偉瞬間就讀懂了丁求實臉上的表情,標準的暴發戶式思維,還在用平民老百姓的思維來考慮問題。
  “……”丁求實還是有點懵,說實話,丁求實從來沒有考慮過丁偉說的問題,他理所當然的認為父親擁有的一切,在未來理所當然是屬于自己的。
  “想繼承你父親的一切,想繼續站在金字塔的巔峰,你現在就要走向前臺了!”丁偉來到丁求實身后,輕輕的勾搭上他的肩膀,在耳邊一字一句的說道。
  “……要……怎么做……”丁求實沉默了一會,忍不住問出了聲來。
  “我不是眷戀權利,我是不能失去現在的地位,如果失去了,我一定也會失去尹錦錦的……”丁求實的內心在咆哮著,他討厭政治,但他更自卑,如果沒有現在近乎皇太子的光環,他不知道還能不能有勇氣去追求尹錦錦。
  “簡單,現在就有一個好的不能再好的機會!只需要稍微修改一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丁偉愉快的從丁求實身邊讓開,一雙眼睛露出代表野心的光芒。
  “喂!你真要聽他的?”趙炳荃看著還孤零零的站在原地的丁求實,感覺有點不對勁。
  “我也不知道!”丁求實迷茫了,他不敢肯定,如果有比自己還優秀的男人去追求尹錦錦,他還有沒有勇氣去競爭,所以……一定要比其他人都優秀。
  “丁偉這個人很聰明,可是心也很大,你要是按他說的做的話,會很累的!”趙炳荃提醒道。
  “你們不是朋友么?”丁求實看了趙炳荃一眼,他始終覺得這兩個人更像是冤家。
  “是朋友,還是那種不分彼此的朋友,可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警告你,其實有些事情并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嚴重,要想活的開心,看得開才是最重要的!”趙炳荃似乎天生有一種異于常人的直覺,別看他智商只有八十,丁偉有一百五,可是兩人做出的選擇經常差不了多少。
  “謝謝,如果你不是逗逼該有多好!”丁求實單手按在趙炳荃的肩膀上,無奈的嘆了口氣。
  丁求實不知道丁偉想做到什么程度,只知道丁偉似乎在進行非常龐大的計劃,這期間,丁求實回答了丁偉不知道多少的問題,有很多丁求實自己都記不起來了。
  整個地面都被丁偉當成了黑板,肆意的涂鴉,以至于一直坐在鐵人肩膀上的素貞都投過來幾縷好奇的目光。
  “我就按照你寫的這些做就行了?”丁求實沒找到開頭,也沒看到結尾,不過既然是關于自己的計劃,那按著做就是。
  “怎么可能,這些都是影響計劃成敗的各個因素,我畢竟是人而不是神,不可能遇見到所有的情況,隨著計劃的進行,肯定會有計劃外的情況出現,所以我們要隨時補充新的因素進去……”丁偉看著這些字跡就仿佛是在看某個藝術品。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