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二百八十章 尸潮

二百八十章 尸潮

“……如果不給呢?!”高媛媛直視著丁求實的眼睛看了半天,發現對方沒有任何開玩笑的意思。
  “對不起!我必須要拿回來!”丁求實率先躲開了眼神。
  看到丁求實的眼睛轉向別處,兩人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也緩和了下來。
  “你現在想要回去是根本不可能的!堅持下去就只有戰爭,你不想戰爭的……對吧!”高媛媛問著丁求實。
  “不想……”丁求實想都沒想就回答了,“但是能力必須拿回來!”
  “你怎么就是不明白!你以為五級能力者跟五級能力者就一樣了?成為五級能力者在我們那個世界才是開始好不好?!你以為聚集了一群看上去還不錯的能力者就天不怕地不怕了?團隊的力量永遠大于個人!戰爭不是打架,你們是贏不了的!”高媛媛覺得自己快瘋了,怎么就說不明白了呢?
  “我只是要拿回我們自己的東西而已!”丁求實覺得搞不清楚狀況的是對方。
  “好??!戰爭是吧?!那就來??!我讓你一只手都能拍死你,你信不信?!”高媛媛有種破罐子破摔的沖動。
  “我不信!”丁求實愣了愣,他還從來沒見過這個樣子的高媛媛呢!
  “你當然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然后我們兩邊打個你死我活,最后全人類一起完蛋!怎么想我都不敢拍死你的是吧?!”高媛媛一臉諷刺的嗆聲道。
  “……我沒想那么多,我只是奇怪,你為什么那么相信你的師父和師兄,明明我們才是一個世界的人,他們應該算是外來者吧?!”丁求實其實早就知道高媛媛與其是擔心兩邊打起來,還不如說是擔心自己被殺了呢!
  “……因為我看不到只依靠我們戰勝喪尸的希望,師父他們的路,看上去應該可以走通!”高媛媛這才反應過來,雖然口口聲聲喊著戰爭,可是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這邊會輸掉。
  “……或許你是對的!”丁求實閉上嘴,緊緊的盯著高媛媛,他要在這里拖住她,他相信如果有命運,那么他今天就一定不會死。
  “你走吧!看在同是來自98年的份上,我十分鐘之內是不會離開這里的!如果十分鐘之后,還讓我碰到你的話,那就是戰爭了!”說著,高媛媛將耳機從耳邊拿了下來。
  不知道為什么,丁求實信了,沒有任何理由的信了,然后轉身瞬移離開,而高媛媛也就像她自己說的,呆呆的看著電梯的大門,一動不動。
  “丁求實,你回來啦?!”丁求實出現的地方,只剩下高雅煌孤零零的一個,看上去有些凄涼。
  “嗯!等拿回你的能力就可以離開了!”丁求實沖著高雅煌笑了笑,這已經是這個世界的最后一戰了。
  “你還是先等等吧!剛才楊森進來的時候說鄒倩來了,你要不要出去看看?”高雅煌不解風情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了,丁求實也沒做過多的期望,不過聽到鄒倩來了,還是有點在意。
  一出屏障,就看到董暢跟李剛在說著什么。
  “鄒倩呢?不是說她過來了么?”丁求實問向李剛。
  不過回答的卻是董暢,“鄒倩說學院都市東邊出現喪尸群集結的現象,應該是喪尸潮,讓我們趕快回去!”
  “東邊?是正東邊么?還是東北邊?或者是東南邊?”丁求實想起了自己了解到的情報,喪尸潮的運動應該是由北向南的,就算他們所在的城市趕巧了,那也應該是由南向北,怎么也不會出現東西方向的尸潮吧?!
  “正東邊,應該是四到五個尸群,還在集結,有可能更多!”董暢的臉上也嚴肅了起來。
  “鄒倩人呢?!”丁求實向四周看了看。
  “回去了!我告訴她無論如何要撐一個小時,有章鵬小隊在應該沒問題的!”其實要是按董暢的想法,應該是馬上全軍返回布置防御的。
  “一個小時夠了!李剛你跟我一起進去,董叔,如果一個小時后我們還沒出來,你就立即回去安排學院人員撤退到這個世界來!”丁求實吩咐道。
  “一個小時??!”董暢沒有答應,也沒有不答應。
  “你應該祈禱我們一個小時能出來的,那樣至少你還有見到你親兒子的機會!”丁求實不管董暢變色的臉直接進入了屏障。
  一進入屏障,丁求實就開始進行連接。
  “丁隊!”“是丁隊回來了!”“都有點懷念了!”“雙視野??!”……
  頻道里的聲音瞬間吵雜了起來。
  “都給我用私聊!以名字開頭,以結束結尾!里面加私聊內容!一個小時內解決戰斗!”丁求實果斷的全部靜音,然后連通到尹錦錦。
  “尹錦錦,你那邊怎么樣了?”尹錦錦的視野里已經沒有戰斗了。
  “讓他們給跑了!只抓了兩個人偶!”視野一轉,尹錦錦身后的冰尾抓著兩個已經碎了一半的木偶。
  “算了,你先回來吧!我們必須多抓一點他們的人好用來交換高雅煌的能力!”丁求實還以為尹錦錦那邊是最保險的呢!
  “嗯!”尹錦錦聽到丁求實的話,也不在繼續尋找那兩只漏網之魚了,向著禁魔之城南門的方向飛了過來。
  “三哥,這樣有用么?!”就在尹錦錦離開的時候,張名遠正被王名川壓在身下,兩人的身體被一些木偶的碎片掩埋著。
  “放心好了,我臨時做的那兩個替身木偶不被抓住是認不出來的!”王名川小心的放出一顆木頭做的假眼從廢墟中探了出來。
  “走了嗎?”張名遠一身的繃帶因為劇烈的運動都快染紅了。
  “呼……走了!”王名川觀察了半天,才組裝了幾個木偶將自己和張名遠挖了出來。
  如果張名遠看上去是重傷未愈的話,那么王名川就是車禍現場了,整個身體完全被血液給浸透了,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不斷,最主要的是還有許多斷裂的骨刺從皮膚下面鉆了出來。
  “你沒事吧?三哥?”張名遠看著王名川身上一根根骨刺,有點不放心的道。
  “沒事,切斷魔力供應之后,這些殖裝會自己脫落的!”王名川不在意的看著自己身上扎出來的骨刺。
  這些骨刺就是使用殖裝的時候與身體連接和固定的支柱,正是因為這些骨刺的存在,才能避免殖裝細胞感染身體正常細胞,要不然像張名遠那樣用一次感染自身80%的細胞,那就不是必殺,而是必死了!
  “聽說,你又差點把自己玩死?”王名川看了看渾身包裹著繃帶的張名遠。
  “唉!是夢行者,我哪知道那是夢境,一發現自己身體快被打碎了,哪還管得了這么多??!當時就想著拖一個墊背的!”張名遠看到王名川還有心情八卦,立即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這次你到底又惹到誰了?那個女人不比上次打折你脊柱的女人弱??!雖然力量和速度一般,不過附加的冰凍傷害隨便就能達到絕對零度,還特別擅長范圍傷害!”王名川心有余悸的看著滿地被冰封的傀儡。
  “關我什么事?我早就說過,那種實力的女人不可能背后沒有勢力的,一定是她背后的勢力找上門來了!”張名遠覺得自己冤枉透了,而且為什么每次受傷最重的都是他。
  “現在還說這些有什么用,現在只能看與大哥匯合后,能不能想辦法制住她了!唉!真是,師父和二師兄竟然這個時候出去了,這也太巧了吧!”王名川一臉的糾結。
  “所以你在人家拆掉你的殖裝之后,就果斷利用替身娃娃逃跑了?!”張名遠看向王名川,以前咋沒發現他還有點欺軟怕硬呢?
  “我這叫理性,本來就打不過,何必硬拼呢!還不如保存實力以待時機……對了,你上次不是砍掉一個重要角色嗎?!”王名川似乎想到了什么,對張名遠道。
  “呵呵,被耍了!人家壓根屁事沒有!”張名遠斜眼看了王名川一眼。
  “這樣?。?!那我們也趕緊去跟大哥匯合吧!萬一那個女人又找回來了,我可沒有兩個替身娃娃來擋災了!”王名川這么說著,腳下殘破的木偶就自動匯聚起來形成一條巨大的蜈蚣。
  “……咱兩的品味還是始終存在差距……”張名遠看著木頭形成的蜈蚣,眼皮直跳,實在太像真的了。
  而另外一邊,丁求實也連接上了冬冬。
  只是冬冬這邊似乎有了新的變化。
  “呼!麻煩了!我好像處于下風??!”薛名貴在用鐮刀格開冬冬的長劍之后,長出了一口氣。
  “你是要投降么?!”冬冬警惕的看向薛名貴,只有她知道,這個男人的直覺到底有多么恐怖。
  “不是,只是有點感慨,這一招還沒有完全掌握,而且用來對付的還不是喪尸,所以有點世事難料的感覺!”薛名貴欣賞的看向冬冬。
  “你的戰斗直覺很不錯,做我的徒弟吧!”看薛名貴的樣子,一點做作的樣子都沒有。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