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二百六十章 掙扎 2

二百六十章 掙扎 2

這時候,張名遠才看到丁求實身邊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名手拿紅色鐮刀的少女,所在的地方也不再是沙漠了。
  張名遠手一抖,鐮刀就仿佛活了起來,順著與紅色鐮刀相連的地方對著少女劃了過去……
  素貞也是一個心思,面對橫向切來的鐮刀不躲不閃,手中的鐮刀同樣向著張名遠砍了過去,在喪尸的字眼里從來就沒有防御!
  “嘶……”張名遠退縮了,只是退的有點遲,身上的衣服不但少了領子,現在還被斜著劃成了兩半。
  “張名遠?你怎么跟他對上了!”隨同素貞一起出現的還有趙炳荃和丁偉。
  “不過他這種造型……真真是越來越前衛了!”趙炳荃砸著嘴評價著。
  “醒了?你們很熟?”丁求實本來還想繼續躺一會的,只是看到這兩個家伙出現了,只得坐起身來。
  “嘛!跟這家伙做朋友很劃算的,天真、好騙、大方還健忘,最主要的是……他很有錢!”趙炳荃似乎想到了什么美好的日子。
  “你這是在逃跑?”丁偉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就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話說你們什么時候醒的?怎么也不跟我說一聲?!”丁求實還以為這兩個家伙還沒醒呢。
  “這能怪我們?那個女人是傻的吧?無論我們怎么說她就是毛反應都沒有!我們只是她手上那把武器的一部分,我們能怎么辦?”說到這個趙炳荃就一肚子氣,鬼才想在那個地方不出來呢!
  “算了,反正也沒什么你們能幫上忙的了!”丁求實原本是指望趙炳荃幫自己進入實驗區的,結果后來陰差陽錯的自己找到了。
  “你現在情況不妙??!話說,你怎么惹他了?他剛才那一下可沒留手!”丁偉可不想就這么跟丁求實一起死在這里。
  “不妙?不是已經占優勢了么?”趙炳荃疑惑的向戰場看去。
  張名遠早就穿上了榮譽魔力裝甲,不過就是這樣,也只能保持不敗而已,原本金黃的裝甲如今以是傷痕累累。
  “丁偉說的沒錯,我沒多少能量了!”丁求實原本以為能速戰速決的,結果沒想到素貞竟然跟張名遠陷入了僵持……
  “我的能力珠還在么?”丁偉問向丁求實。
  “在??!怎么了?”丁求實從物品欄里取出丁偉的能力珠。
  “我可以激活這個能力珠給你充能,不過無論能給你充多少,這個能力珠肯定不在了!”丁偉想了想道。
  “怎么做?”丁求實沒想明白,他使用的又不是魔力。
  “我可以將這顆能力珠內的魔力轉換成夢境力量補充到你的夢境之中……”丁偉解釋道。
  “那你做吧!我堅持不了多久了!”丁求實覺得聽到這里就可以了!再說這個能力珠本來就是人家的!
  丁偉也沒有矯情,接過能力珠就收了起來,然后丁求實就感覺到自己原本到底的能量槽開始緩緩上升。
  “原來夢行者的能力珠還有這個功能??!趙炳荃,你不是說丁偉的能力珠是你從第二世界找到的么?那第二世界應該還有不少這樣的能力珠吧?!”丁求實覺得這是個變相提升自己實力的好方法。
  “那是不行的!首先是因為我是這個能力珠的主人,所以我才能激活它,其次,激活轉換掉的能力是無法保存的,就算不用也會自己消散掉!”丁偉給丁求實科普道。
  “這樣??!”丁求實聞言也沒有多大失望,本來就是臨時想起來的,不行就不行吧!
  “哦!要分勝負了!”丁求實能感覺到自己能量的多少,被召喚出來的素貞自然也能感覺到,之前是為了怕使用過渡,直接把能量槽用空了,如今得了補充,之前不能使用的能力自然也可以用了。
  只見原本就被素貞壓制的很慘的張名遠,很艱難的應付下素貞一輪疾風暴雨的攻擊,還沒來得及重新找回重心,一只鋼鐵巨手就從天而降,一把將張名遠給壓在了鐵掌之下。
  “哦!這下死了吧?”丁求實有點猶豫,這里畢竟是夢境之中,如果讓素貞投影到現實的話,確實能殺死張名遠,可是李強的警告又提醒丁求實不要節外生枝,但是如果不投影的話……那對于張名遠來說,就是做了場噩夢而已。
  “你說,如果我殺掉他,他師父會不會不管不顧的從98年殺回來?”丁求實希望丁偉能給自己一個答案。
  “他師父不好說,但他的幾個師兄師弟絕對會殺回來的!”在丁偉的印象中,好像除了98年的世界之外,就沒有什么能讓他們師父有所掛念的。
  “算他好運,反正現在也有足夠的能量跑路了!”丁求實想了想,還是覺得不殺為妙。
  不過就在丁求實以為大局已定的時候,戰場上又再起波瀾,原本被鐵手壓住的張名遠竟然還沒有死,不但沒有死,還變的有點不一樣了。
  “??!??!”張名遠的聲音都與原來完全不同了,猶如困獸一樣從鐵掌下向外掙扎,就算身上的血肉被硬生生地擠壓成了肉醬,也毫不在乎的向外爬著,而且裸露出來的骨骼也不再是純白色,似乎有血管長在骨骼上……
  丁求實不確定那是不是殘留的血肉,但是那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卻異常的熟悉……
  丁求實的腦海中瞬間浮現出了第一次看見進化喪尸時,對方不顧一切從破開的鐵門中擠過來的景象……
  “這家伙瘋了吧?!”趙炳荃的兩個眼珠都快瞪了出來。
  不止如此,隨著張名遠從鐵掌下擠出來的身形越來越多,那些從身體里流淌出來的血肉也開始散發出越來越多的熱氣。
  “嗷??!”張名遠的嘴里發出野獸般的嚎叫聲。
  “不過他的骨頭還真硬??!”趙炳荃看著幾乎以骷髏樣子鉆出來的張名遠,喃喃的道。
  “骨頭?”丁求實的腦海里突然閃過一道閃電……
  是的,只有喪尸才完全不在乎血肉,只有喪尸才擁有比鋼鐵還要強韌的骨骼。只是……他明明之前還是人來著。
  這一切對于素貞來說,完全沒有任何影響,她只知道敵人還活著,拎著鐮刀再次沖了上去。
  “碰!”飛出去的是素貞,還只是血肉骷髏的張名遠只是單手揮動鐮刀,就將素貞如同棒球一樣打飛了出去。
  張名遠現在的造型已經不能用恐怖來形容了,皮膚是一點都看不見了,內臟血肉都零零碎碎的掛在骷髏架上,然后在幾人的注視下,骷髏架開始長大……
  原本一米七左右的骨架竟然直接長到了兩米五六的樣子,然后才開始再生血肉皮膚,甚至連毛發都重新長了出來,這還不算完,等血肉長好了之后,又有骨頭從血肉中長了出來,就仿佛又穿了意見有著血色花紋的白色盔甲,然后白色的盔甲又慢慢變成金黃色……
  “這……這不是魔力裝甲了吧……”丁求實徹底懵了!雖然張名遠現在的造型跟之前的榮譽魔力裝甲很像,可是之前那個是用魔力轉化的,現在這個則是直接長出來的吧?
  就在這個時候,半跪的鋼鐵巨人突然一巴掌向張名遠掃了過去。
  “?。。?!”張名遠沒有任何躲避,而是直接迎著掃來的鐵掌劈了下去,然后鐮刀瞬間切入鋼鐵手掌一半左右,然后再次被扇飛。
  雖然被扇飛了,不過丁求實卻是一身的冷汗,再怎么說人家差點就將那兩米多高的手掌給切下來了。
  “原來你是被這樣的東西給殺掉的!”丁偉理解的看了看趙炳荃。
  完全沒有注意到趙炳荃呆滯的面孔。
  等塵土散去,張名遠身上一點傷痕都沒有的從遠處走了過來,任由鐮刀的刀背拖在地上發出金屬摩擦的聲音。
  喪尸有沒有畏懼之心,丁求實不知道,反正他知道素貞還沒有畏懼……
  “完蛋了,素貞也瘋了!”丁求實看著自己瘋狂下降的能量槽,不知道是不是該把素貞趕回去。
  抽取這么多能量,自然不會是好玩的。
  很快,原本消失了一小半的鋼鐵巨人竟然就那么站了起來,而素貞就站在那個鋼鐵巨人的肩膀上。
  “吼??!”張名遠瞬間就從地面竄到了空中,隨著張名遠體型的變化,那把鐮刀竟然也變的更大了,直接向著鋼鐵巨人肩膀上的素貞砍了下去。
  砍到一半,鋼鐵巨人的身體突然動了,而且一點不顯笨拙,鐵人的肩膀瞬間以肩撞的形式將張名遠撞飛了出去,丁求實甚至能夠看到空中飛散的骨骼。
  “這要是能打贏,就直接弄死他吧……”趙炳荃回頭看著丁求實,明顯已經被嚇的語無倫次了。
  “……你已經死了的人了,干嘛那么怕???!”丁求實看著趙炳荃無法理解。
  “就……就是怕??!那有什么辦法!而且你覺得那種東西哪里還像是人了?!”趙炳荃覺得恐怖片也不過如此了。
  “?。?!”被撞飛的張名遠才一落地,就再次向著素貞沖了回來,身上破碎的骨骼不但已經恢復成了原樣,而且似乎又大了一圈,然后再次被拍了回去,但是張名遠又以更快的速度竄了上去……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