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二百五十一章 夜談

二百五十一章 夜談

“看!他你認識吧?他是鳳凰火,是陰間的引路者,就是我們中國的黑白無常,他是我朋友,你那點事根本不叫事!”怕于娜不信,丁求實還把鳳凰火給賣掉了。
  “你好,我確實是鳳凰火,干的也確實是黑白無常干的活,但是普通人死亡后靈魂很難保留下來,像你剛才說的那種重病纏身的病人,能不能產生魂魄都兩說!所以就算我答應保護你也無從談起!”鳳凰火雖然對于丁求實拉自己擋拆有點意見,不過還是好脾氣的不予計較。
  “看!我說你不會有事的吧!”丁求實很不滿意鳳凰火的說辭,不過嘴長在人家身上,他也沒有辦法。
  “你確實不一樣……明明沒有身體,連魔力都是借來的,卻擁有自己的靈魂!……”于娜有些信了。
  “你說的對,偷取別人的壽命是不對的,我以前總害怕死掉就會徹底消失掉,既然真的有陰間,那么我還是以死來贖罪比較好!”于娜手一松,摘來的花朵就這么直接掉到了地上……
  “等……等……你什么意思?”丁求實看著向自己這邊走來的于娜,有點愣住了,這是忽悠過頭了么?
  “我是個罪人,無論是下地獄也好,輪回贖罪也好,請帶我走吧!”于娜就這么直直的來到鳳凰火面前。
  “喂!喂!你干嘛?你答應我不碰她的???”丁求實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反轉,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
  “可是我來也不是為了你??!”鳳凰火也很為難,從于娜靈魂出竅的那一刻起,實際上于娜的進化已經成功了,不然也無法運用魔力進行靈魂出竅,只是于娜和丁求實都一時沒想到而已。
  “你真的不是為了她來的?”丁求實狐疑的看向鳳凰火。
  “當然,生死各安天命,我只是引路人……”鳳凰火說著,身體就自動進入了另外一間單間。
  這間單間跟于娜的那間一模一樣,只是從天花板上降下的儀器已經升了上去……
  鳳凰火輕輕的拍了拍躺在金屬臺上那具身體的肩膀,然后一個金發的少女就緩緩坐了起來,只是看上去是透明的……
  鳳凰火就這樣帶著那個少女向半空走去,然后半空傳來一陣火車轟鳴的聲音,一輛鬼臉火車頭從虛空之中駛了出來,停在鳳凰火的面前。
  然后鳳凰火帶著那個少女進入了火車的車廂,火車緩緩開動,就這么又進入了虛空,丁求實甚至能夠看到那個一直面無表情的少女從車窗里向自己這邊看了一眼。
  “原來真的有陰間……”丁求實之前雖然聽牛鬼說過,不過跟親眼看到完全是兩碼事。
  “你怎么了?”丁求實一回頭,就看見已經哭成淚人的于娜。
  “那……那是我朋友……為什么……為什么是她而不是我?”于娜已經有點泣不成聲了。
  “你朋友?哦!那個狂信徒??!”丁求實瞬間就想起來了,之前好像陪于娜來過圖書館,看來是非常倒霉的碰到那30%了!
  “你還不回去么?”好不容易于娜不哭了,又像個木偶一樣呆坐在墻角,搞死不回身體。
  “你行行好,既然死不了了,就趕快回去吧!你沒看負責你的那個小哥已經急出一頭汗了嗎?”丁求實看著外面忙的團團轉的幾個研究員,很想好心告訴他們可以下班了。
  于娜被丁求實逗得破涕一笑,不過很快想到氣氛不對,又強行收起了笑容。
  看到于娜終于笑了一下,丁求實的心里總算放了點心。
  “好吧!你到底有什么不高興的,說出來看我能不能幫上你的忙,不過要是想把你朋友要回來就別說了,我們只是朋友而已,他還沒到肯為了我搭上飯碗的地步!”丁求實決定吃點虧也要把于娜弄回去。
  “我是個不詳的女人,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再犯錯的!我想死!”于娜害怕了,明明之前已經做好決定,死都不再使用自己的能力了,可是在面臨生死的那一瞬間,她還是屈服了,雖然只是從每個人那里奪走一年的陽壽,并沒有造成死亡,但是當時她真的已經瘋了,只想收集更多……更多……
  “那我幫你封印起來吧!”丁求實考慮了好久,還是決定幫她,靈魂行者就是這么不講理,明明沒有科學依據的事情,它也能做給你看,這是夢行者無法模仿,掠奪者無法奪取,全能者無法學習的天賦能力。
  只是于娜的能力實在太悲傷了,可以無視任何邏輯的救人,但是卻必須以掠奪他人的壽命為代價,收獲的感激與背負的罪孽不成比例!還容易引起他人的窺伺……
  “可以……封印起來么?!”于娜的眼睛亮了起來。
  “嗯!可以封印,不過你考慮好,一旦封印掉了就徹底無法恢復了!”丁求實還是覺得有點可惜,這個能力要是用好了,那就是神技,這可是轉嫁壽命啊……
  “不用考慮了,這種魔鬼的能力,只有魔鬼才會使用吧!”于娜的表情異常堅決。
  其實丁求實說的是能力添加,只是這種能力添加隱藏著一種覆蓋的屬性,當兩種技能雖然屬性相同,但是被動條件相沖突的話,其中比較強的能力會直接覆蓋另外一個能力,當年高雅煌的能力就被覆蓋過一次。
  “盜花!果然很形象的名字??!”熟練的將于娜加為好友,然后查看技能,很快就看到了那個讓人炫目的技能。
  “那么就用這個進行覆蓋吧!葬花!自動在意識空間形成花田,用魔力進行澆灌,每收集八千朵可以讓一個人血肉重組,起死回生!八千朵啊……”丁求實默默的點了制作。
  “現在就封印掉了么?”于娜期待的看向丁求實。
  “哪有這么快,明天早上封印會做好!你還有一個晚上的考慮時間,如果后悔了,明天傳送過來的時候,你拒絕就可以了!”丁求實覺得還是盜花實用,但是……算了,讓于娜自己選擇吧!
  看到于娜終于回到了自己的身體里,丁求實才長出了一口氣,順便將給李娜做好的技能傳送過去,就離開了實驗區,他是來抄書的,結果到現在一個字都沒看!
  不提躲在白塔抄書的丁求實,李娜和烏鴉也在為明天的對決做著準備。
  “不……不好了!”就在李娜打算休息的時候,孔帥找了上來。
  “怎么了?”看著風風火火的孔帥,李娜有點莫名其妙。
  “你……你師父帶著烏鴉去特訓去了!”孔帥緊張的看向李娜。
  “呵呵!”李娜聽到孔帥的話,不但不生氣,反而輕笑了出來。
  “你還笑,是氣糊涂了吧?果然,無論是孩子還是徒弟,都是小的比較受寵!”孔帥無法理解的發著牢騷,這種時候做師父的不是應該選擇中立么?
  “烏鴉應該很生氣吧!”李娜看向窗外,她能想象到烏鴉這時候的表情。
  “什么?生氣的難道不應該是你么?”孔帥瞪大了眼睛。
  “因為在師父的眼里,還是我比較強??!”李娜單手托著下巴,臉上藏不住的喜色,看來能得到師父的認可,讓李娜很開心。
  就如同李娜想的,烏鴉很不甘心,今天明明只要繼續打下去,她的勝面還是很大的,可是師父竟然還是認為她比不過李娜。
  “你很不甘心么?李娜是我的弟子,她雖然沒有進過禁魔之城,不過她的努力和天賦遠超同期,跟你這種野路子不同,她從接觸戰斗的第一天開始,學習和掌握的就是經過千錘百煉的戰斗技巧。在實力碾壓的時候還不明顯,但是一旦處于勢均力敵的相持階段,最后獲勝的一定是她!”兩人的師父一眼就看出烏鴉現在處于賭氣狀態。
  “其實按理來說,我是不應該教你這些的,不是因為李娜也是我徒弟的原因,而是到了五級能力者,比拼的就是魔力輸出和魔力總量,至于技巧反而是次要的,有功夫去研究如何使用能力,還不如去多練習練習基本動作!”師父看到烏鴉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了過來,不由得暗地一笑,這種小女孩的心思還真是像水晶一樣。
  “我送你的騎士守則還有看么?”師父問向烏鴉。
  “有!九條宣言,八大精神!”烏鴉已經不像剛開始反抗情緒那么重了。
  “九條宣言是鑰匙,而八大精神就是裝甲!人類的未來,在這里!”烏鴉的師父說完,身體已經被粉紅色的魔力所包圍。
  “顏色?魔力不是無色的么?”烏鴉的嘴不自覺的張開了。
  等到魔力散去,一架兩米五左右的人形高達就出現在烏鴉面前。
  “這是靈魂裝甲,無論是親情,還是愛情,都可以激發這個裝甲,現在是裸機狀態,因為是由魔力組成的,所以本身并沒有任何重量,它的最大動力、攻擊、防御都是由你瞬間輸出魔力的最大值所決定的,還可以搭配外設增加攻擊或者防御!”烏鴉的師父說著在沙漠里動了起來,打的應該是一套改版的軍體拳,增加了殺招,減少了擒拿。
  “你要教我這個嗎?”好不容易等烏鴉的師父解除裝甲,烏鴉才問道。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