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二百四十五章 無能為力

二百四十五章 無能為力

而從生物的角度上來說,變成喪尸才算是進化成功,我們追求的成功,反而是一種失敗的,不完全的進化。
  “這下麻煩了……”丁求實有種束手無策的感覺,要知道腦細胞也是細胞,如果只是改良的話,那人還是那個人,可要是替換……
  每個人自身的魔力編排不同,魔力多少不同,細胞強度不同,個人對進化誘惑的抵抗力不同,都是影響進化成功與否的重要因素,相反,保護傘公司提供的可供吸收的能力珠反而是一種次要的東西。
  “進化的誘惑?”丁求實又看到一個新的名詞。
  因為從人類到喪尸是一種高層次的進化,能帶給人身體上極度的愉悅,所以在有可能的情況下,人體自身是極度渴望進化的,這與人的意志無關。
  進化從來都是被動的,就像人餓了要吃飯,這也是自帶強迫系統,不吃就會難受,吃了就會身心愉悅,進化也是如此,如何抵抗這種誘惑,也是進化成功與否的關鍵所在。
  “啊……對抗自身欲望……還真是宗教的拿手好戲??!”丁求實無言以對。
  “難道真的只能依靠宗教?”丁求實想到了那些吸毒者,好像還真沒有什么能比堅定的信仰更好用的了……
  而且……進化是不可逆的,而且是同時進行的,也就是說,不存在補救的可能,一旦條件符合,進化開始,那么包括腦細胞在內的所有細胞就會同時開始進化。
  而每一點點的進化,都會帶來身心極度的愉悅,每一次反復,都會讓人痛不欲生,偏偏進化者必須主動進行這種反復,這是一次心靈的考驗。
  保護傘公司也曾經想過通過物理或者生物手段對這種愉悅感進行抑制,不過完全沒有效果,這種愉悅是從細胞中傳遞出來的,根本無從抗拒。
  “呼……我已經盡力了……而且,不是還有50%的成功率么!”丁求實解除了對研究員的控制,就像進來的時候那樣,悄悄的離開了……
  “丁求實?你什么時候回來的?”白展堂刷著牙從孔帥的衛生間里走了出來。
  “呦!你還沒搬出去??!”丁求實從實驗區出來,也沒有心情去白塔看書了,直接回到了禁魔之城,一覺睡到第二天下午,才起來找孔帥問問情況。
  “沒呢!反正等孔帥把烏鴉搞定就要走了,還回去干嘛,這兩天就先在這里湊合了!”白展堂不在意的道。
  “有沒有想過出去后干嘛?!”看到孔帥不在,丁求實也就有一出沒一出的跟白展堂聊了起來。
  “還是開家動漫館吧!也就對這個還有點興趣了!”白展堂很顯然是考慮過了。
  “可是外面對能力者查的這么緊,不好干吧?!”丁求實沒想到白展堂竟然還想干這個。
  “查的很緊么?話說,我很早就被抓進來了,外面的能力者現在都什么情況???!”白展堂愣了一下。
  “很糟,可以說是社會的最底層了!”丁求實只覺得用人人喊打來形容都不為過。
  白展堂咽了咽口水,一時之間有些猶豫了。
  “你還是考慮下吧!反正你就算留在這里,一時半會也注意不到你,應該還能混個幾年!”丁求實覺得白展堂這樣無牽無掛的還是留在這里比較好。
  “算了!不用考慮了,好死不如賴活著,知道自己沒幾年好活了,就是山珍海味也吃不下??!”白展堂只是稍一猶豫就想明白了。
  “烏鴉怎么樣了?還是不肯走么?”丁求實隨口問道,其實不用想也知道,如果烏鴉那邊說通了,現在急的就是孔帥了。
  “額……已經不是走不走的問題了!”白展堂不知道該怎么跟丁求實說。
  “咋啦?吵架了?”丁求實疑惑的看向白展堂。
  “不是吵架,是打起來了,徹底鬧翻了!”白展堂也搞不明白,這事怎么能鬧成這樣的。
  “……就算不愿意走,也不至于打人??!怎么了?她自己不愿意走,還不許別人走了?”丁求實第一反應,就是孔帥被烏鴉揍了。
  “不是……,是孔帥要打烏鴉,看樣子有種想打暈帶走的感覺……”白展堂無奈的道。
  “呵呵……不是我小瞧他,就他還打烏鴉?!”丁求實給自己倒了杯水,搖搖頭笑道。
  “所以??!他找你姐李娜幫他打!”白展堂看到丁求實喝水,突然也想喝點什么。
  “噗!”丁求實一口水全噴到了白展堂的臉上。
  “誰?”丁求實看著白展堂濕漉漉的肥臉,眼睛瞪的都快掉出來了。
  白展堂面無表情的擦干臉上的水,自顧自的繞過丁求實,他才不信丁求實沒有聽清楚呢。
  “有沒有搞錯,他們兩是小孩子么?我以為孔帥會打感情牌,這算什么?還嫌不夠亂嗎?”丁求實簡直無法接受,這就跟兩口子打架,一方勢弱,然后找家里人去打一樣,這性質都變了好不好。
  “你還有心情喝水?”看到白展堂理都沒理自己的倒了一杯水,丁求實頓時火冒三丈。
  “我本來就是來喝水的……”白展堂覺得自己冤枉極了,他就喝口水,招誰惹誰了?這又是被噴,又是被罵的,有本事去找孔帥和烏鴉??!這不是欺負老實人么?
  “李娜也真是,沒聽說過清官難斷家務事么?這種事是她能摻和進去的?李娜人呢?”丁求實也知道自己有點遷怒了,只是對白展堂需要道歉么?
  “好像去城南了!”白展堂果然沒在乎丁求實之前的語氣,相反,還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
  “去城南干嘛?”丁求實覺得自己好像不是去城南,就是去城北……
  “跟烏鴉決斗??!昨天定下來的!”白展堂理所當然的道。
  “……那你為什么還在這里?”丁求實呆呆的看著白展堂。
  “我?我對打架又沒什么興趣!”白展堂不覺得有什么不對。
  “跟我走!”丁求實放下杯子,就向門口走去。
  “去哪?!”白展堂條件反射的跟了上去。
  “城南!”丁求實的話瞬間讓白展堂的腳步慢了下來。
  “城南?那我就不用去了吧?!”白展堂覺得有那時間,還不如在屋里吃吃東西、看看電影呢!
  “廢話!你不去誰開車?!”丁求實一句話就讓白展堂認命了。
  還沒到南門,就看到密密麻麻停著的車輛,以及城頭上的人群。
  “過不去了……”白展堂看著隨意停放在路中央的車輛,有點傻眼,他在這里從來沒看到過這么多車聚集在一起過。
  到了這個地方,丁求實也就不需要白展堂一起了,猛的從車里竄出來,然后踏空翻過了南門,就看到孔帥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不遠的沙地上。
  “現在情況怎么樣了?!”丁求實從空中落到了孔帥的身邊。
  “你來啦?!”孔帥的精神不是很好,至少感覺沒什么生氣。
  “烏鴉跟李娜呢?”丁求實在附近沒看到別的人。
  “在那呢!”孔帥向遠處一指。
  順著孔帥手指的方向,丁求實看到沙漠中的兩人身影,只是……
  “這么遠?”丁求實好懸沒認出來誰是誰。
  “她們兩個都是遠程能力者,戰場本來就拉的比較開,特別是像她們兩都已經不是一般的四級能力者了……”孔帥一臉擔心的看著,這么遠的距離萬一發生什么意外,完全無法救援。
  烏鴉和李娜之間的戰斗已經白熱化了,千萬別以為兩個遠程能力者之間就一定會相隔很遠互相射擊,之所以她們的戰場拉的比較大,主要是因為她們的攻擊距離,而不是她們之間的距離。
  畢竟都是能力者,就算是遠程能力者,也是離得越近傷害越高,所以兩人之間的距離最多不超過十米。
  烏鴉是光能力者,身體周圍都是一個個光球,烏鴉的大部分強力技能都是與這些光球配合打出的,因此李娜至少把80%的火力都用在了對抗這些光球上。
  這些光球并不是實體,就是純粹的光,所以物理攻擊基本無效,可是它要攻擊就必須先充能,光球由暗淡到明亮是需要時間的,而在這個時間內無論是李娜的冰彈、燃燒彈還是磷光彈,只要挨到這些光球,就會因為溫差引起光球自爆。
  而因為始終聚集不起足夠的光球,烏鴉能夠威脅到李娜的攻擊手段就只有丁求實之前送給她的以手指來引導的集光指了。
  “沒用的,怎么說,我也是接受過正規訓練的戰士,哪怕看不見你發射的集光,只是避開你手指指向的方向還是能做到的!”李娜一個鐵板橋,腰肢向后彎下,避開了烏鴉指向自己胸口的手指,同時雙手從腰間幻化出兩把沙漠之鷹,向著烏鴉所在的方向跟隨著腰肢隨意的開著槍。
  沙漠之鷹的子彈瞬間就由下而上在烏鴉的身上開了好幾個碗口大小的傷口,然后隨著扭曲的光線緩緩愈合。
  “反正你打不死我,而我只要打中你一次就結束了!”烏鴉在戰斗素質上被李娜甩了半條街,可是架不住她有不死之身,我管你打中我多少次,我只要打中你一次就夠了。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