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二百三十九章 相遇

二百三十九章 相遇

“死……死亡?!”孔帥兩眼圓睜,仿佛要突出來一樣。
  “嗯……只有七成的成功率,而且如果不是虔誠的教徒的話,只有五成!”這里是孔帥的家,除了孔帥之外,還有李娜、烏鴉和白展堂。
  “你是說,我之前看到的都是那些人臨死前看到的畫面?!”白展堂也有些呆滯。
  “不是,你看到的是他們死亡后的畫面!”丁求實糾正了一下。
  “你是說,萬一進化失敗了,不但會死,而且還會不得好死?”白展堂的眼睛也圓了起來。
  “死都死了,還在乎什么好不好死?我不能死,我答應我老婆、兒子要回去的,你要幫我,你肯定有辦法的,對不對?!”孔帥緊張的抓著丁求實。
  “嗯!我回來就是要帶你們離開的!”丁求實肯定的點點頭。
  “你找到高雅煌了?”李娜皺了皺眉頭道。
  “沒,高雅煌不在白塔,也不在實驗區,我估計可能被帶到97年去了!”丁求實的聲音有些落寞。
  “你不是說沒有進化成功是不能過去的么?”李娜反駁道。
  “高雅煌本身就是從97年來的,也就是說她不需要進化都是五級能力者,自然可以過去!”丁求實這個時候也顧不上保密了。
  “原來五級能力者就是可以去97年??!我還以為一定會提升很多實力呢!”李娜看了看丁求實,自我總結道。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但是我是特例,你要是用看我的看法去看待別的五級能力者,絕對會吃大虧的!”丁求實現在沒心情跟李娜斗嘴。
  “特別弱的特例?”李娜繼續補刀。
  “喂!夠了??!我就算是五級能力者中最弱的,也比你強!”丁求實實在忍不住了。
  “切!還不一定呢……”李娜小聲的反駁道。
  “我不信……”一直沒有說話的烏鴉這個時候突然站起身來。
  “喂!烏鴉,你搞毛線??!這種時候他有必要騙你?”孔帥火大道。
  “我會去問我師父的!”說完,烏鴉身上強光一閃就不見了。
  “靠!”孔帥火大的一腳將面前的茶幾踢飛了出去。
  “能不能再等幾天,我不能留烏鴉一個人在這里!”孔帥冷靜了一下,看向丁求實。
  “沒問題,我也正好想去抄點東西!”丁求實想到自己還沒看完的那些魔力裝甲指南書。
  “走的時候能帶多少東西?”見半天沒人說話,白展堂小心的問道。
  “……”這么嚴肅的時刻……所有人都給了白展堂一個白眼。
  就在丁求實已經放棄尋找高雅煌的時候,冬冬也在尋找丁求實的線索。
  “你這戒指好漂亮??!丁求實給你買的?”每天中午,陳莉都會回丁求實爸媽家吃午飯,自然又遇到了來查線索的冬冬。
  “不是,是丁求實的朋友賣給他的……”陳莉還在奇怪冬冬怎么又來了。
  “哎!這樣??!”冬冬一眼就看出來是高雅煌最寶貝的那個戒指了,只是還有待確認。
  “能給我看看么?”冬冬裝著很感興趣的樣子道。
  “哦……好……”陳莉從手指上退下戒指遞了過去,她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請求,可是又不好拒絕。
  冬冬用手指在戒指的北面磨蹭了兩下,立即就感受到了那四個大字,不是刻上去的,而是仿佛藝術品一樣鏤空上去的。
  “高雅煌的!”這四個大字,哪怕就是沒看到也能感覺到其中的霸氣。
  冬冬能夠想象到丁求實到底花了多大的功夫才從高雅煌那里搶過來,不由的露出一絲微笑。
  “你……你認識它的主人?”冬冬的笑容讓陳莉的心里毛毛的,不由自主的問道。
  “算是吧!丁求實去哪了?”冬冬裝作隨意的道。
  “不太清楚,他跟酒吧老板一塊出去了!”雖然陳莉直覺上覺得有點不妥,但還是沒有刻意隱瞞丁求實的去向。
  “出去了?什么時候回來?去哪了?”冬冬皺了皺眉頭。
  “不清楚,他說去接個人……好像有說過去西藏、新疆什么的!”陳莉有些心虛的偷瞄了冬冬一眼。
  “好吧!那等他回來再說吧!”冬冬搞不懂17年的丁求實好好的去西藏或者新疆干嘛!不過陳莉又說和酒吧老板一起去的,聽起來像是出差。
  得知17年的丁求實短期內回不來,冬冬也沒有繼續談下去的興致了,隨便找了個理由就告辭離開了。很快,冬冬的身影出現在了一棟別墅內。
  “有新的線索么?”冬冬冷冷的問向董暢。
  “有一條挺有意思的線索,只是不知道用不用得上?!倍瓡骋矝]在意冬冬的語氣。
  “跟誰有關?”冬冬皺了皺眉頭道。
  “可能跟誰都有關,也可能跟誰都無關,這是一個流傳在能力者中間的小傳聞,據說如果想放棄自己現在的生活到其他城市當個普通人重新開始的話,可以去一間叫加油站的酒吧求助!而碰巧的是,這座城市里也有一家叫加油站的酒吧,所以我就特別關注了一下,然后發現了一個小秘密!”董暢的聲音還是那樣不緊不慢。
  “什么秘密???”冬冬討厭這種說話的方式,只是對方的身份在那,怎么說也是她的長輩,所以只能忍著。
  “那家加油站的后面就是公園里面,直走有一座假山,假山下面有一個地下建筑,可惜那里好像有特殊的隔音設備,我聽不見,不過進去的密碼卻聽到了!”董暢遞給冬冬一張紙條。
  “你認為丁求實他們有可能在那里?”冬冬皺了皺眉頭。
  “不,雖然我不太清楚你們跟丁求實是如何聯系的,可是既然現在還沒找到他,那么你們很可能不在一個城市,我的意思是那里的人或許見過求實,說不定還能知道求實在哪!”董暢似笑非笑的看著冬冬。
  “我們走!”冬冬只考慮了一會,就接受了董暢的建議,帶著童良和樊梅向著市區走去。
  沒有人注意到原本被捆住手腳的光頭默法者什么時候不見了,或許董暢發現了,但是他也沒說。
  三人沒有進入酒吧,而是直接來到了后面的假山面前,這里本來就是位于拐角的風景區,經過的人少不說,還有很多樹木遮擋。
  冬冬四下打量了一番,沒有找到輸入密碼的地方,不由的扭頭看想樊梅。
  樊梅見狀立即閉上了雙眼,身體周圍泛起微風……
  “找到了!”隨著樊梅的聲音,偽裝成石頭的扣蓋被風推了上去。
  冬冬看到露出的密碼器,不緊不慢的按照董暢給的密碼順序輸入了進去,然后假山內部出現一部上下電梯。
  沒怎么猶豫,三人就依次走了進去。
  “還有別的出口么?”看到巨大的地下廣場,冬冬的第一反應就是會不會有人從另外的出口離開。
  “除了一個貨運電梯之外,就只有一個通風口在頂上,不停止工作的話,也無法出入!而貨運電梯看樣子也有段時間沒用了!”樊梅只是稍微感知了一下就做出了回應。
  “你守在這里,童良,把人找出來!”冬冬沒看到半個人影,只能用這種笨方法。
  “好的,秘書長!”童良咧嘴一笑,他就喜歡這種以勢壓人的工作。
  “嘡!”的點燃打火機,淡藍色的火苗就從童良腳下,順著走廊向前方蔓延過去,這種火苗的溫度比較低,屬于冷炎的一種,連紙張之類的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點燃,不過用來偵查和恐嚇卻是無往不利。
  淡藍色的火焰先是布滿了近二十米的走廊,然后開始向門縫中蔓延,而童良就這么踏著火苗沿著走廊向前走去,順著童良走過一扇房門,里面探查完畢的火焰就紛紛從門縫中縮回到童良的腳下,而最前方的火焰則繼續向前蔓延,與童良始終保持著二十米的距離。
  這種搜索方式冬冬和樊梅已經見怪不怪了,現在隨著安全區的建立,以及外來人口的減少,學園都市已經很少向外擴張了,于是聯合向一個方向進行跳躍式的探索就成了主流,這種隊長之間最強戰力的配合也越來越頻繁起來,以前這都是高雅煌和尹錦錦干的事情,自從這兩位一去不回之后,就壓在了這些隊長們的身上。
  冬冬自然也不會只是看著,從腰里掏出一把匕首,這些匕首上閃著藍色或紅色的道標光芒,然后隨著冬冬手指的動作,挨個消失不見了。
  童良雖然看似隨意,不過戒備之心卻一點都不低,只是就這么轉了三圈也沒發現半個人影,不由的覺得可能這里就是一個人沒有。
  有了這樣的想法,童良的腳步也不由的加快了起來,當然火苗探索的仔細程度依舊有增無減,只是在探索完成后,不再向之前那樣等火焰完全收回來才繼續前進了。
  就是這一點點的差距,以至于童良在看到火焰不正常的熄滅之后,身體還是慣性的走了過去。
  然后一條冰尾就這么破門而出,狠狠的撞在童良臨時凝聚的火盾上。淡藍色的火盾連絲火花都沒有濺出就被瞬間熄滅,連帶著童良整個人都被從二樓拍到了中央的廣場之上。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