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二百二十二章 于娜

二百二十二章 于娜

“這兩個家伙還沒走?”丁求實好奇的跟了上去。
  中心的人工湖很大,大到從一邊根本無法看到另外一邊,道館就坐落在中心湖中心的小島上,四條巨大的吊橋通過水上一個個的石亭,貫穿東西南北連接到中心島上,除了這個島之外,湖中心還不規則的分列著七座島嶼,分別用同樣的吊橋相連。
  “貓又……你太慢啦!”已經走到下一個亭子的九尾看到還在上一個亭子后面一點點的吊橋上趴著的貓又不滿的喊道。
  “誰……誰讓你把吊橋晃的這么厲害的……”貓又委屈的吼了回去。
  “切……貓不是愛吃魚么?這么怕水你怎么捉魚吃?”九尾不屑的撇撇嘴。
  “我……我又不用自己下水捉魚……”貓又不服氣的道。
  “哼……”九尾的頭上突然冒出一朵淡藍色的火苗,然后輕輕一跳,整個身影就消失在半空之中,再出現的時候已經輕輕的落到了貓又的身邊。
  “麻煩!”九尾一把拎起貓又的領子,再次消失在半空之中,空氣中之留下貓又不滿的聲音。
  “這是?”丁求實看到一張彩紙掉落在剛才九尾和貓又所在的位置,好奇的拾了起來。
  “地圖?”彩紙上正是整個白塔的地圖。
  從地圖上,丁求實才清晰的感受到了白塔的全貌。
  白塔的正中間就是這座巨大的圓形人工湖,連接中心島的四條吊橋分別通向北邊的教堂街、南邊的直行街、東邊的文化街以及西邊的學院街。
  這四條街是白塔的主干道,從那個類似凱旋門的正門進入的就是直行街,左邊是運動場、醫學院和公共醫院,右邊是體育場、行政教育學院和牙醫院,最靠近中心湖的就是這里的宿舍群以及植物園。
  而法學院、商學院、科學區則在學院街的左邊,總校園區和紀念館則在學院街的右邊。
  最讓人吃驚的是這里對神學的重視。
  中心湖的北面通過教堂街穿過中心廣場左邊就是第一教會以及教會廣場,右邊則是墓園區和教會圖書館。
  這還不算文化街的左邊還有一座陰山和與總校區相比都毫不遜色的神學院。
  文化區的右邊是神山以及藝術區,還有一片意義不明的三角區。
  這就是白塔的總體建筑分布圖。
  “太夸張了吧?有一半都跟神學有關系……而且教材是宣揚騎士精神的小說……這里不是哪個邪教總部吧?”丁求實實在搞不懂,總共才不到百人的地方,搞那么多名堂干什么?一間階梯教室就全裝下了吧?
  不敢多想,丁求實把地圖默默的背了下來,然后又放了回去就轉身離開了,他要想想接下來該怎么辦!
  “果然在這里……真是……明明是九尾弄掉的,為什么非要我回來拿?”就在丁求實離開沒多久,貓又在半空中開了個黑色的蟲洞,仿佛窗戶一樣從里面伸手把掉在地上的彩紙拾了起來,然后黑色的蟲洞就收縮不見了。
  丁求實已經不知道失望多少次了,從最初的驚天霹靂到現在的風輕云淡,丁求實覺得自己成長了。
  一個人默默的藏身于植物園中,遙望著對面的宿舍群。
  說是宿舍實在開不了口,因為這里是一套套依湖而建的別墅群,每一棟只有三層,占地也不過一百五六十平方而已,但是彼此之間相隔百米的距離內都是私家草坪,自動灑水噴泉,休閑雕塑……
  這里的休閑雕塑可不是外面的那種攀爬罰款的雕塑,它的設計本身就是讓人休息、躺睡的!
  丁求實之所以躲在這里,除了是因為這里植被茂盛,并沒有多少控偶者的眼線之外,就是因為丁求實正對面的那棟別墅,是這附近所有建筑中唯一還亮著燈光的建筑。
  透過拉上的窗簾,丁求實看到一個褐色短發的少女正坐在電腦前,全神貫注的操作著,這個姿態丁求實很熟悉,因為以前只要遇到新裝的好游戲的時候,丁求實自己也是這個樣子一坐到天亮的……
  丁求實是被一陣軍隊里的集結號的聲音吵醒的,等丁求實反應過來,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已經睡到天亮了。
  三三兩兩的能力者從各自的別墅中穿好衣服走上了通往中心島的吊橋,包括昨天丁求實睡著都還在玩電腦的小女孩也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跟著一個年齡相似的女孩走了上去。
  反正丁求實也沒有什么明顯的目標,干脆就這么吊在這個褐色短發的小女孩后面。
  隨著離中心島越來越近,隱約的音樂聲也傳了過來。
  音樂的聲音簡潔而充滿力量……
  “這是TheMass?”丁求實聽到這熟悉的旋律有點愣神,他還以為會是廣播體操之類的具有中國特色的曲目呢!
  果然,丁求實隱隱期待的廣場舞也沒有,到了中心島并沒有什么列隊之類的儀式,相反,反而有點像是小學家長接孩子放學,一個個穿著各色職業套裝的人紛紛圍了過來。
  基本上一個能力者的周圍大概會跟上三個左右的服務人員,有專門開車的,有管理行程的,還有負責身體監測的!
  開的也是那種用電的觀光車,好在這種車的速度不快,可以說跟自行車差不多。
  丁求實就看到自己一直跟著的那個小女孩就在一男兩女的圍繞下上了這樣一輛白色的觀光車。
  “今天學什么?”女孩子的精神很差,畢竟昨天丁求實來的時候就已經很晚了,就算丁求實睡著的時候,她也睡了,那也不過才四五個小時而已。
  “先去科學館進行常規監測,然后上午還有一節法學,下午是經濟學和醫學,不過作為您的專屬顧問,我建議你可以在法學課上補下覺,但是下午的課最好還是聽一下比較好,畢竟您以后可能是管理一個地區的大人物,戰爭什么的也是家常便飯,經濟學可以幫助你更好的經營自己的領地,而醫學則有可能救你的命!”負責行程的女人嚴肅的道。
  “唉……我看到那些數字就頭痛……”女孩撫著額頭。
  “你早睡一點就不會頭痛了!”一旁負責身體監測的女人不滿的看了女孩一眼。
  “……”女孩裝暈無視對方的牢騷,她就這么點愛好……
  “你昨天的神學院成績出來了!”女孩的專屬顧問也習慣了這樣的對話,反正如果能改的話,早就改了。
  “過了么?!”女孩緊張的問道。
  “除了名字之外全錯!”顧問沒有給女孩任何的面子。
  “……怎么會……我還是挺有信心的……算了……我這輩子是不可能有信仰了!就讓我這么空虛下去吧!”女孩自暴自棄的道。
  “你為什么非要選擇基督教?你自己明明不信,卻還堅持填寫基督教的志愿,我當時就告訴過你,這樣會影響你的成績的!”顧問顯然不是跟女孩第一次交流這個問題了,很明顯顧問對女孩當時的選擇到現在都無法理解。
  “唉……因為我們以后戰斗中使用的魔力裝甲看上去跟基督教最接近嘛!”女孩也悔的腸子都青了。
  “我再跟你說一遍,魔力裝甲是對自身行為準則的肯定,與信仰無關!”顧問皺著眉頭。
  “我也知道……可是難得我在神學院有了個朋友……”女孩也挺糾結的,她一開始確實以為信仰是件很簡單的事情,可是一旦較真起來才發現,自己以前所謂的信仰,壓根就是湊熱鬧,要不是因為在神學院有了個很要好的朋友,她早就放棄了。
  到不是背書或者什么清規戒律的麻煩,而是真正的思想上的負擔。
  神學院的考試都是在測謊環境下進行的,如果違心的話直接判錯,這也是她為什么總考零分的原因,她實在無法對上帝的話做到不思考,說什么信什么的地步……
  “你要知道,白塔并不為哪個宗教機構服務,之所以如此大力度的堅定你們的信仰是為了讓你們能夠堅守本心,不被吞噬信念。學習其他的或許只關系到你們以后地位的高低,生活的好壞,但是信仰卻關系著你的進化是成功還是失敗,你魔力的變化已經很明顯了,一個人一輩子只有一次機會,你自己考慮清楚!”顧問的話很殘酷,但是卻都是為了女孩著想,這讓女孩心里煩躁但卻不得不去想這件事情。
  “我知道……可是學習這些真的能增加成功率么?”女孩咬了咬嘴唇,滿心的憂愁。
  “是的!雖然對于個體而言,一旦涉及到概率問題,在最終的結果出來之后,都沒有任何意義,但是從整體宏觀上來看,還是有明顯的提升的,這是在綜合各個種族、國家對信仰的不同態度后得出來的結果!”顧問看向女孩的眼神有一絲心痛和不忍。
  “我明白,反正按法律來說,我干的那些事都夠被槍斃個好幾回了!本來這條命就是撿回來的!”女孩嘆了口氣,點點頭道。
  說到這里,車里再也沒有聲音傳出來。
  丁求實自己卻完全沒有聽明白,先前看到地圖的時候,丁求實就覺得這里看上去更像一個宗教基地,神學的學區范圍占了一半還多,現在聽到幾人的對話更迷茫了。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