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二百一十七章 解惑

二百一十七章 解惑

“奇怪就奇怪在這里,我當時在白塔的時候雖然也發有這樣的書,但是當時只是讓我們自己看而已,我們的主要課程是各種實戰訓練,以及對能力的使用!但是烏鴉的老師卻告訴烏鴉,能力什么的可以先放放,訓練什么的也可以停一停,但這本書卻一定要反復的看!”李娜的臉上露出奇怪的神情,就好像自己小學畢業了,學校卻開始叫背體育書一樣離譜。
  “那是有點奇怪,烏鴉她老師在耍她玩?”丁求實撓撓頭。
  “你以為誰都像你這么無聊!我是覺得這本書肯定有什么玄機!”李娜翻了個白眼道。
  “好吧!還有別的么?”丁求實無奈的接受了。
  “沒了!畢竟時間太短,這里的人我大都不認識,如果沒什么要我幫忙的,我就回去了!”李娜站起身來拍拍身上的灰。
  “嗯!如果有發現的話就叫我,方法你懂的!”丁求實按了按心臟所在的位置。
  李娜瞥了丁求實一眼,點點頭,就上車離開了。
  “啊哈~要不去洗個澡去?”丁求實看看天色還早,而且既然被李娜提出來了,多少還是有點在意。
  說走就走,在南門附近找了家洗浴中心,好好的泡了個澡,然后又去自行車店拿一輛山地自行車,那個躺倒騎的自行車實在有點無法接受。
  “等等……白塔在北邊……我不一定非要從里面走??!我可以從屏障外圍繞過去……”丁求實的眼前突然一亮。
  “我真笨!到今天才想到!”丁求實立即渾身充滿了干勁。
  蹬著自行車穿過屏障,與從里面看是層黑幕不同,從外面看就是沙漠中城市的樣子,完全沒有任何類似屏障或者隔膜的東西。
  “首先繞到北邊去……”丁求實大概估摸著距離,打算從東邊繞過去。
  因為看不到屏障所在的位置,丁求實經常騎著騎著就不小心進入了屏障內。
  “……怎么回事?怎么感覺還是在南門正對面?”丁求實騎了半天,向城市看去,發現城市的南門還是這么直直的對著自己。
  “難道是因為我經常不小心進入屏障的緣故?”丁求實懷疑的四周看了看,實在找不到參照物。
  “我再試試!”丁求實這次有意進入屏障,然后再出來。
  將自行車停好,向前跑了一百多米的樣子,重新進入屏障,出來的時候,自行車就停在自己面前。
  “麻煩了……”丁求實喪氣的拍了一下頭。
  “我就不信了!”丁求實突然咬咬牙,騎著自行車就向南門騎去。
  沒過一會,三四十個丁求實騎著各種各樣的山地自行車從南門里騎了出來。
  丁求實對屏障的影響范圍是人體外一米左右,而且這要跟在丁求實身后就不受屏障的影響。
  撐開屏障,讓自己的分身挨個出去,丁求實最后才走出屏障。
  “你們就這么一路向東騎,小心點,別進入屏障了,直到前面停下的人快看不到你了才停下!我到要看看這個屏障到底籠罩有多大的范圍!”丁求實就這么停在原地,像大將軍一樣指揮著。
  可是很快丁求實的臉色就難看了起來,通過分身的視野,丁求實看到的都是同一個角度的城市,雖然還都停留在屏障外圍,不過丁求實已經大概能猜到結果了。
  “不光是單向,還是定點結界么?!”丁求實覺得自己還是太天真了,那些人既然是這里的主人,自然知道這里的破綻,怎么會留下這么大的空子讓你鉆。
  “進去吧!”雖然猜到結果,不過丁求實還是打算試一下,反正都準備好了,不試也是浪費。
  果然,在丁求實進入屏障之后,自己的分身接二連三的出現在自己的身后,出去多少,就回來多少……
  沉默的指揮著自己的分身把自行車挨個停在城墻邊上,丁求實也不顧自己剛洗完澡換的新衣服,就那么一屁股坐在城墻邊上的沙地上。
  “進出都會被送到同一個點么?難怪孔帥說從來沒見運送物資和能力者的車隊回來過……因為根本不需要??!這么說的話,這邊到底是不是南門都有待商榷么?!”丁求實只覺得嘴里滿是苦澀。
  夜色降臨,牛鬼也如約在丁求實面前搭起了烤架。
  “又是燒烤么?!”丁求實舔了舔嘴唇。
  “還有別的,只是天狗這家伙如果沒有雞翅膀的話,會一直鬧別扭!”牛鬼無奈的聳聳肩。
  “怎么今天好像沒什么精神???!”牛鬼奇怪的看了看依舊坐在那里的丁求實。
  “是??!昨天被骨女纏了一個晚上,今天又不知道會碰到什么奇葩的人,所以有些忐忑!”丁求實這才勉強站起身來。
  “骨女啊……是比較麻煩,不過你能勝過骨女基本上這里就沒有你對付不了的了!”牛鬼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憶。
  “她是你們這里最強的么?”丁求實接過牛鬼遞過來的烤猶豫道。
  “那到也不是,嚴格的說來,骨女都不是戰斗系的,只是她的性格??!又是不死之身!所以說我寧可跟戰斗系的打,也不想招惹她!”牛鬼搖搖頭。
  “我是說如果……如果我昨天沒有贏她,那么她會一直這樣……那樣跟著我么?”丁求實只要一想到自己做任何事情都會有個隨時準備攻擊自己的存在,立馬寒毛都豎了起來。
  “是……哪怕把她送回地獄,她也會自己爬回來的!”牛鬼點點頭。
  “其實,我聽你說過很多次了,什么陰間??!陽間??!地獄??!什么的!真的有么?”丁求實好奇道。
  “你們這個世界原來有沒有我不知道,可是自從我們出現的那一刻起,就有了!怎么?想不想去看看?你不是跟鳳凰火很熟么?現在地獄的大門是由鳳凰火掌管的!你去找他說說,沒準會讓你進去看看也說不定!”牛鬼出主意道。
  “她?我連她是男是女都沒搞清楚,哪里熟了?!”丁求實才不覺得自己跟那個傲嬌女孩很熟呢!更何況還不知道是不是女孩。
  “她在這里是女的,進入陰間就是男的!算了!你還是別去了,萬一他再不讓你回來,到時候又麻煩!”牛鬼想了想,搖搖頭道。
  “那她們倆又是怎么回事?安安說她是死靈,可是死靈才是鬼吧?怎么反而是生靈的平平更像鬼一點?”丁求實看著在跟天狗比賽吃雞翅的金發小女孩,以及一旁貌似在加油的黑發小女孩道。
  “這有什么好奇怪的,平平還沒死呢,自然不需要用魂魄去吃東西,本體吃就夠了??!安安已經死了,只是她的精神力量極其龐大,這才能看上去跟活人差不多,而且安安還要提供平平靈魂出竅的力量,這才只能通過大量攝取食物中的能量來維持,就這樣兩人還只能勉強維持在小孩的形象上!”牛鬼理所當然的道。
  “可是安安沒有實體吧?那她怎么消化和吸收?”丁求實只是好奇那些東西都吃到哪里去了。
  “安安沒有,可是平平有??!安安吃下去的都直接進入平平本體的胃里去了!要不怎么說她們兩是共生的關系呢!”牛鬼一副你少見多怪的樣子。
  “還真是奇怪的共生關系??!不過真的很強就是了……”丁求實摸了摸昨天被安安捅穿的肩膀,心有余悸的道。
  “唉!她倆強是強了,就是因為靈魂的原因,很健忘……”牛鬼搖搖頭。
  “啥意思?”丁求實愣了下。
  “靈魂是記不住多少東西的,所以她們倆經常會把一些認為不是很重要的記憶給刪除,如果你要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她們說的話,記得一定要在平平回到本體的時候說,雖然就算這樣她們倆靈魂離體的時候還是會忘,不過只要她們倆一回本體,沒多久應該就能想起來了!”牛鬼對于這兩個女孩的這一特質也挺無奈的。
  “那她們倆還記得昨天我們已經打過了的事情么?”丁求實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怎么知道,要不你去問問?對了,她們倆現在叫舒克和貝塔……”牛鬼很不負責任的道。
  “算了!沒準她們倆連要打的事情都忘了!”丁求實實在有點怕過去,因為不知道什么時候骨女也出現在那邊了……
  “穿上滑稽至極的衣服一再大口喝酒天也不會黑……”丁求實一邊哼著歌,一邊騎著自行車向北門騎去。
  這首歌天天聽,而且牛鬼他們實在是很喜歡,沒事就喜歡唱一唱,而且一人唱,所有人就跟著唱,時間一長,丁求實也會唱上幾句了。
  “會變成這種情況到底是誰的錯呢會變成這種情況事到如今怎樣也無所謂了……”這首歌實在很朗朗上口,丁求實竟然就這么唱了一路。
  “怎么?你也喜歡這首歌了?”老人看著一邊唱歌,一邊給自行車上鎖的丁求實道。
  “是??!很有意思,旋律很棒,歌詞也很有深意!好了,今天是誰?”丁求實扭了扭脖子,開始活動手腳。
  “不急,先做個準備!”老人在丁求實面前坐下。
  就在老人坐下后,丁求實才發現老人身后竟然跟著一個盯著雨傘提著燈籠的小孩。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