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二百零七章 阻攔

二百零七章 阻攔

“給點個火!”老人把旱煙桿遞了過去。
  土狗看了老人一眼,黃色的尾巴突然分出幾條叉來,一條頂端為紅色的尾巴伸到煙桿的煙鍋處,然后冒出一絲火光。
  丁求實踏空的速度雖快,不過卻快不過似乎可以瞬移的年輕人,很快年輕人就再次追上丁求實,又一禪杖向丁求實打來。
  不過這次丁求實不躲也不閃,任由禪杖向自己的腦袋揮來。
  “密度控制……”禪杖直接從丁求實的腦袋穿了過去,然后在年輕人目瞪口呆之下,丁求實順勢也從年輕人的身體中穿了過去。
  “額~~~~”丁求實在空中打了個冷戰,這種從別人身體里穿過的感覺實在太別扭了,感覺寒毛都立起來了。
  那個背生雙翼的年輕人似乎也被刺激的不輕,一時之間竟然沒有再追上來。
  “此路不通!”就在丁求實以為可以輕松一陣的時候,突然一個身穿黑衣底部為紅色的少女出現在半空中,也沒見她有什么翅膀之類的可以飛行的道具,就那么站在半空中。
  “喂!別以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穿你,快閃開!”丁求實威脅道。
  少女面對著直沖而來的丁求實,沒有半點害羞或者惱怒的表情。
  “密度控制……”丁求實看到少女不讓開,一閉眼就沖了上去,然后猶如燈蛾撲火……
  “啊……”丁求實渾身冒著青煙就這么直挺挺的從天空掉了下來……
  “燙死我了!”丁求實猛的從地上坐了起來,發現自己又回到了老人的面前,回頭看看……離城門五十米的樣子……
  “唉……”丁求實長嘆一口氣。
  “她也是你們一伙的?”雖然知道八九不離十,不過丁求實還是問了出來。
  “嗯!”老人點點頭,就這么看著丁求實。
  丁求實說的就是最后出現的那個少女,這個女孩竟然是一頭紫色的頭發。
  “你們也太賴皮了,竟然一起出手!”丁求實有點不服氣。
  “還有這只狗,剛才沙子變成水是你干的吧?!”丁求實看了看那只土狗,實在是五條尾巴的狗太不正常了。
  “嘛!職責所在嘛!”老人“吧嗒吧嗒”的吸著旱煙。
  鬧了半天,又回到了原點,丁求實不由的有些泄氣。
  “你們就這么待在這里沒關系么?”丁求實看著自己不動,這些人也就或坐或立的待在旁邊。
  “沒關系!”老人盤腿坐在丁求實身邊,抽了兩口旱煙道。
  “我餓了!火鍋還真是不頂餓??!”丁求實揉了揉肚子。
  “餓了就吃唄!這里就是不缺好吃的!”隨著老人的話,一盤盤美食被人從城門處送了過來。
  丁求實從素貞那里借來的能量槽也沒剩多少了,所以也不再想著逃跑,在還沒摸清楚這些人的底細之前,他覺得還是填飽肚子最重要。
  第二天中午,大概十一點多的樣子,丁求實立在南門的帳篷外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了。
  丁求實就這么騎著自行車來到帳篷前,這次到沒怎么被破壞。
  “王威!昊哥派我來的!”一個中年人站在帳篷不遠處,看樣子已經等了不短的時間了。
  “嗯!丁求實!”丁求實停好車走了過去,半路上就看到王威彈射者的后綴,估計應該是個遠程。
  “那我們開始吧!”果然,不等丁求實靠近,王威就擺開了架勢。
  “也好!”丁求實的精神實際上是有些萎靡了,昨天晚上被折騰了大半夜,雖然吃了頓大餐,不過還是累的夠嗆。
  聽到丁求實同意了之后,王威迅速掏出一把小鋼珠出來。
  “啊哈~不好意思,我很累!沒時間玩了!你最好牙齒咬緊些!”丁求實只覺得眼睛有些酸澀,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還沒等王威明白丁求實是什么意思,丁求實的腳下突然炸開,整個人瞬間被巨大的推力推向王威,右手從拳頭到前臂的表面覆蓋了一層空氣盾,在王威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丁求實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縮回肋下的右臂肘部后方再次傳來爆破聲。
  丁求實的右手在定向爆破的推力下瞬間自下而上的擊中了王威的下巴,連帶著丁求實自己本身也被這股沖力帶的在空中旋轉三百六十度才落下,一同落下的還有王威手里抓著的小鋼珠。
  “啊哈~~咬緊了吧?!”丁求實看了看昏迷不醒的王威,以及散落在周圍的小鋼珠,再次打了個哈欠,就轉身回去睡覺了,他現在困死了。
  看到丁求實再次秒殺一名能力者,周圍的人群都有些寂靜無聲,然后再王威被抬走后慢慢開始散去。
  “……雖然上次聽人說了,不過真的看到的話,還是有些震撼??!”孔帥看著已經躺倒的丁求實,有些難以相信。
  “正常!他本來就擁有可以對抗四級能力者的實力,秒殺這些百名開外的三級能力者也不奇怪!”烏鴉掃了丁求實一眼就打算離開了,她覺得自己的好勝心又有些騷動。
  “喂!你打算就這么離開?萬一審中昊派人來偷襲呢?”孔帥一把拉住烏鴉。
  “那你就在這看著好了!”烏鴉隨意的說了一句,就從孔帥的手中掙脫了。
  “又是我?”孔帥看著散的差不多的人群一陣無語。
  丁求實這一覺一直睡到晚上七點多才醒。
  “呦!你又來啦?!”丁求實一睜眼就看到孔帥正無聊的在沙灘上寫著什么。
  “是??!因為你,我連作息時間都改了!我說,你該不會原先就打算讓我陪你在外面住上一個月的吧?!”孔帥沒好氣的道。
  “哪有,辛苦你了!對了,你還沒吃晚飯吧……”丁求實突然想到了什么。
  “免了,我現在想死我那兩百多平的大房子了!拜拜!”孔帥像擺脫了什么臟東西一樣,跳上車就跑了。
  “……算了,反正他在城里什么都能吃到!”丁求實本來還想邀請孔帥留下來一起吃飯呢!說實話,他還挺期待今天牛鬼會做什么料理呢!
  天色一暗,車隊如約而至,伴隨著丁求實如今已經能哼上兩句的音樂,牛鬼也出現在丁求實的面前。
  “今天吃什么?!”丁求實有些期待的看著牛鬼。
  “法國大餐吧!歐洲那邊能吃的真不多!”牛鬼也沒有多做懸念。
  “法國大餐??!光聽說法國菜是唯一可以媲美中國菜的美食,可還沒怎么吃過,不是牛排吧?!”丁求實還真不知道法國大餐都有什么。
  “不要期待太多,有很多中國人第一次吃完法國菜都不想再吃第二次了!”牛鬼提前給丁求實打好預防針。
  “為什么?不是說美味么?!”丁求實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
  “你知道牛排有幾成熟這種說法吧?!那就是法國人干的!”牛鬼這句話一出,丁求實瞬間就對法國菜的期待程度下降幾個檔次。
  “除了牛排之外,羊腿、燒雞什么的他們也喜歡吃半生不熟的,而且他們跟日本、韓國人一樣,喜歡生吃某些海產品,比如說生蠔!”
  “夠了……撿全熟的給我來兩樣就行了……”丁求實聽的都想吐!
  “好吧!你喝什么湯?”牛鬼似乎對丁求實的反應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隨便,清淡點的就行!”
  “那我先給你倒點葡萄酒……”
  “等等……干嘛給我倒酒?我不喝酒的!”丁求實沒反應過來。
  “喝清湯就要搭配葡萄酒,這在法國菜中也算是個比較嚴格的規定了!”牛鬼一副沒得商量的表情。
  “哪有這樣的規定?那不喝酒的人還不能吃法國菜了?”丁求實一臉的莫名其妙。
  “你最好喝點,法國菜的香料味道是很重的!”牛鬼一點都不開玩笑的道。
  “……”這就是西餐之首的法國菜么?不喝點小酒都不敢下嘴?丁求實心頭都是草泥馬的身影。
  “有面包么?!”丁求實揉了揉太陽穴,他也不是非要吃法國菜不可的。
  “有,你要什么樣的奶酪?”牛鬼把顧客就是上帝的宗旨發揮到了極致。
  “奶酪?不,不,我要的是面包!”丁求實雖然聽過奶酪,但是卻不認識,感覺離的有點遠。
  “面包就是配奶酪用的!”牛鬼糾正道。
  “……我不是很喜歡吃奶油蛋糕……”在丁求實的印象中能涂在面包上的只有奶油跟奶酪有點相似,而且他一點都沒瞎說,他確實不怎么喜歡吃。
  “開玩笑的,論做菜,我們中國人甩他們八條街,嘗嘗我做的經過中國改良的法國大餐!保準跟吃中式西餐差不多!”牛鬼看到丁求實為難的表情,哈哈一笑。
  “呼!嚇我一跳,我還真以為法國菜那么難吃呢!”丁求實搖搖頭,剛才他都有種不吃了的沖動。
  “我可沒胡說,法國菜就是那么多規矩,不過既然到了中國,那自然是怎么合中國人的口味怎么改了!就像法國唐人街上的中餐,中國人自己反而吃不慣一樣!”牛鬼聳聳肩,有些人就是認為原裝的好吃,他能怎么辦!
  “對了,聽說你昨晚跟我們頭兒待了一個晚上?”牛鬼看著丁求實吃著具有中國特色的法國大餐時說道。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