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第二百零三章 挑戰書

第二百零三章 挑戰書

“沒你們的事!滾開!”烏鴉看到兩人在這里瞎參和,惱火的瞪了兩人一眼。
  “嘿嘿!我叫王超群,能力是飛天螳螂,就是獸化能力者,住三十一層電梯右手第一家,他叫王凱,能力你也看到了,鉆石化。住我對面,有空來找我們玩!不過我想你最近可能都不太有空了!等你閑下來再來也一樣!”王超群似乎被烏鴉這么吆喝慣了,竟然一點不覺得生氣,跟丁求實打個招呼就跟王凱一起離開了。
  “怎么?這個人選有問題?”丁求實覺得如果真的有問題孔帥不會告訴自己的。
  “這個人勢力很強,而且比較愛惹事,最好面子,就怕他將來不與你善罷甘休!”烏鴉有些擔心的道。
  當年與烏鴉結仇的也不是審中昊,只是審中昊的手下而已,就為這個他派人跟烏鴉打了一個月,最后親自下場都沒能奈何的了烏鴉,這才成就了烏鴉的赫赫威名。
  “那就是他了!反正按你說的既然喜歡惹事,沒準我不招他,他還會主動來惹我呢!”看到烏鴉只是在為自己擔心,丁求實也放下心來。
  “那等孔帥休息好,我們就去下戰書!你還需要準備什么么?”烏鴉看到丁求實拿定了主意,也不再勸了。
  “沒什么要準備的,對了,我跟李娜……姐姐有話要說!”好在丁求實還穿著裝備,反應速度要快上50%。
  “你真沒辦法對付她?”走到李娜身邊,還沒等丁求實開口,李娜先問了出來。
  “那到也不是,她那種移動方式說到底只是對元素化的一種應用而已,應該有時間上的限制,而且不能轉向,必須要實體化一次后才可以再次使用,只要有持續不斷的預判攻擊讓她無法實體化就行了!不過這種事自己知道就可以了,干嘛非要讓人家下不來臺!”丁求實小聲的道。
  “你到是玲香惜玉,說吧!找我干嘛?”李娜輕輕笑了笑就翻過這個話題。
  “老實說,我對這個計劃并不抱多少希望,如果真的啟動計劃,我可能短時間內就無法在城市里自由行動了,所以我需要在城里有個眼線!”丁求實對這個計劃可以說完全不抱希望,而且搜索系統至今還沒有搜索到高雅煌的頭像,況且如果系統運轉正常的話,自己的好友里應該早就顯示了!
  “你還有什么計劃?”李娜真沒想到丁求實竟然不對這個計劃抱有希望,那干嘛還這么拼?
  “這樣的,我估計這個城市肯定會有保護傘公司的眼線,如果這個計劃能找到高雅煌那自然萬事大吉,可要是高雅煌早就被送到白塔去了呢?所以我得有個能合理待在城市外面的理由!不過我更擔心的是這個城市里還有什么秘密的場所,而這就需要你來幫我查了!”丁求實在跟烏鴉交過手之后,對于這個城市的能力者的實力有了個大概的了解,怎么說呢!這三級能力者和四級能力者之間的差距真的有限。
  “我只能盡量,我的能力你最清楚,破壞還行,偵查真的不是本行!”李娜有些不是很有信心。
  “放心好了,我估計十有八九在白塔,這里只是以防萬一而已!還有,我不是加你為好友了么?就是給你做能力之前加的,你還記得么?”丁求實提醒道。
  “嗯!是有那么一段,干嘛?”李娜沒弄懂。
  “其實這個加好友還有一個功能,那就是零距離通話和視野共享,而且你只要在心底默念我的名字,也能直接聯系到我!”丁求實本來不打算告訴李娜的,畢竟只是個交易,可是現在不說不行了。
  “竟然還有這樣的能力……你是不是打算如果這次用不上我,就永遠不告訴我了?!”李娜驚訝的有點目瞪口呆,同時也有點火大。
  “忘了……忘了……畢竟一路上事情太多!還有,我還要正式的跟你道個歉!”丁求實突然正色道。
  “你又有什么事情瞞著我?”李娜警惕的看向丁求實。
  “不是,就是以前的認知有點問題,我以前一直以為你們是因為成績很差才被分到保護傘公司總部當保安的!”丁求實通過對比才發現,和這里的能力者相比,李娜他們幾個已經算是相當精銳了。
  “……成績很差……”李娜有種抓狂的感覺,天知道她打敗了多少競爭對手才被委以的重任……
  “你沒事了吧?!”看著孔帥捂著鼻子站起身來,丁求實也顧不得李娜了,連忙迎了上去。
  “沒事……就是鼻子有些酸……”孔帥說話的時候聲音還有點重音,就像感冒了一樣。
  “不用擔心,這點小傷休息一夜就好了!”烏鴉從后面沒所謂的道。
  “那……我們現在就去下戰書?”丁求實不確定的問著。
  “我們是無所謂,你確定你準備好了?要知道,如果你連半個月都堅持不下來,絕對會被人笑掉大牙的!”孔帥似乎一點都沒有受到剛才戰敗的影響。
  “放心好了,堅持半個月我還是挺有信心的!”丁求實覺得只要不是遇到李娜那樣的幾個四級能力者組合攻擊的話,應該問題不大。
  “那走吧!戰書我都給你準備好了!簽個字就行了!”孔帥從文件袋里掏出一張類似請帖的東西出來。
  “在哪簽?”丁求實接過孔帥同時遞過來的筆,發現并沒有專門寫名字的地方。
  “隨便,寫的越張狂越好,反正是挑戰書,又不是請帖,還要看對方接不接!”孔帥無所謂的道。
  不知道孔帥從哪搞的這個東西,反正旁邊還有空白的地方,丁求實就隨便找個地方簽下自己的大名。
  “好了!現在就去送挑戰書,你要不要一起來?”孔帥將簽了丁求實大名的挑戰書收好道。
  “當然要一起,我連那個審中昊長啥樣都還不知道呢!”丁求實可不想打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打的是誰。
  健身大樓頂層的健身房內,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正坐在挺舉的躺椅上。
  “我以為咱倆的事已經了了!”這個壯漢就是審中昊,他看了看孔帥手中印著挑戰書三個字的請帖,向著烏鴉道。
  “跟我無關,我只是來做個見證!”烏鴉掃了審中昊一眼道。
  審中昊盯著面無表情的烏鴉,半響才點點頭,露出殘忍的笑容。
  “好!我信你!那么是你來挑戰我了?!”審中昊前半句是跟烏鴉說的,說到后半句才看向孔帥。
  “不是我!我只是跑個腿,真正挑戰你的是他!”孔帥往旁邊一閃,露出身后的丁求實。
  “你?咱倆沒見過吧?!”審中昊盯著丁求實看了半天,沒想起來跟自己有什么瓜葛。
  “沒!”丁求實能說什么呢?說就是看你不順眼,想借你成名?
  “是我下面的人跟你有矛盾?!”審中昊只能想到這里,畢竟跟烏鴉就是這么結仇的。
  “也沒有!”丁求實被問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喂!你有完沒完,你管人家是為什么呢!反正挑戰書送你這了,接不接都算生效了!從今天晚上車隊進城開始,到下個月的今天晚上車隊進城結束!”孔帥把挑戰書往審中昊身前一丟,就帶著丁求實離開了!
  看到審中昊額頭上青筋直冒,坐在那里一臉陰沉的盯著地上的挑戰書,丁求實覺得孔帥和烏鴉被人追殺,絕對不止是烏鴉的脾氣不好這么簡單。
  “你真的什么都不帶???至少帶個帳篷啥的??!”孔帥開著自己的跑車以自行車的速度跟在丁求實旁邊。
  “不用,你不是說可以在進城的時候找車隊里的人要么?”丁求實悠哉的起著自行車,反正離天黑還有一段時間,他也不用怎么著急。
  “以防萬一??!畢竟你要在城外生活一個月呢!”孔帥自己到是給丁求實準備了一大推,就在自己的車后座上,可是丁求實硬是一件不要,他也沒辦法。
  “野外真的沒有毒蛇和毒蝎子么?”丁求實最擔心的是這個,只要一想到會有這些東西在身上爬來爬去,就完全睡不著了。
  “肯定沒有,我估計是這里投放了驅趕這些生物的聲波發射器,別說蛇和蝎子了,連沙麻雀都沒有,要是有的話,這里只能進不能出,天上肯定能看到的!”孔帥保證著。
  “那就行了,你說我挑戰審中昊的事情現在已經傳開了么?”丁求實一點出名的感覺都沒有。
  “哪有這么快,等晚上車隊來了,烏鴉會申請全城通告的!你看到那些電視廣告牌了沒有,到時候都是你的消息,你那朋友除非整天宅在屋子里睡覺,不然肯定能看到!”孔帥以為丁求實是擔心他的朋友收不到消息。
  “那是肯定能看到了!”丁求實這一路騎車過來,這樣的電視廣告牌基本上每個高層建筑上都有。
  “好了!你回去吧!這都到門口了!”孔帥就這么一直跟著丁求實來到南門口,丁求實實在被他啰嗦的有點受不了了。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