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蜜蜂

第一百五十二章 蜜蜂

“還是一起走吧!這酒吧可是用木頭搭建的,如果那些蜜蜂真的不管不顧的沖過來的話,連十分鐘都擋不??!”小月月也覺得這里不太安全,更何況,要是兩人都走了,她和16年的丁求實留在這里更危險。
  “也好,一會我跟小女警在兩邊,你們兩個直接向基地入口跑就可以了!”丁求實想了想也覺得一起走更安全一點。
  “斷劍重鑄之日,騎士歸來之時!”見計劃已定,程彩虹立即進入變身狀態。
  “唉!可惜我的斧頭在現實中斷了,在夢境中竟然也不能用……”看到程彩虹手中的符文巨劍,丁求實不由一陣羨慕。
  想著一寸長一寸強,丁求實順手從墻上摘下一把鐮刀拎在手中。是那種農民以前用來收割小麥和水稻時候用的那種,天知道怎么會放在這里變成裝飾品的,不過開了封的刃和沉重的質感,都告訴丁求實,用來收割的話,還是一等一的好用。
  看到丁求實手里拿的鐮刀,小女警只是無聲的看了一眼,就不再注意了。其他兩人只等后門一開,就向基地跑了,也顧不上關心丁求實拿的什么。
  “準備好了么?!一、二、三……”隨著丁求實猛的拉開酒吧的后門,小女警就一馬當先的沖了出去,瞬間,兩只剛好路過的巨型蜜蜂就從中間被劈成了兩段。
  “快跑!”雖然第一次看到這種巨型蜜蜂,不過有了準備的情況下,三人都直接忽視了那化成幾縷黑煙的怪物,向著公園內的基地跑去。
  “從樹林里走!”酒吧的后面就是一片小樹林,中間修了一條水泥地磚鋪成的小道。
  巨型蜜蜂的體積讓它們很難在樹林里自由飛行,幾人正是利用這個優勢來躲避那些聞聲趕過來的蜜蜂。
  “這都是什么玩意?誰做夢能夢到這么大的蜜蜂?!”16年的丁求實一邊跑,一邊吐槽著。
  “這可不是做夢夢到的,這些蜜蜂應該就是那些噩夢蟲在這個世界的投影……”丁求實記得白展堂在筆記中提到,人類的夢境就好比大腦抹布,每次夢境的破滅都好比用抹布幫大腦的記憶區打掃了一遍,而靠吸收夢境碎片為生的噩夢蟲投影到人類夢境中的物體大都怪異無比,似是而非。
  “最主要的是,它們只是投影,殺之不盡!”丁求實一鐮刀將一個體型較小的蜜蜂劈成了兩半。
  “那怎么辦?”16年的丁求實快瘋了。
  “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如何制造這些東西,可不知道如何消滅它們……”這就是丁求實最郁悶的地方。
  白展堂的筆記中根本沒有提到過有其他夢行者,自然也沒有與其戰斗過,丁求實現在是只知道這些投影如何產生,如何控制,可惜都是針對屬于自己的噩夢蟲……
  “對了,我也有兩只自己的噩夢蟲來著……”想到這里,丁求實突然想到那兩只拉著自己到處跑的噩夢蟲。
  “記得筆記里說過,不需要特意去構思,只要有個大概印象就可以了,能做到什么程度只與噩夢蟲的投影有關……那么……貪狼!火鳥!”隨著丁求實在心里默念著,兩顆血紅的光球從丁求實的身體里飛了出來。
  “嗷……”一匹通體雪白,額頭上印有血紅花紋,身體修長,比大象也小不到哪去的巨狼首先出現在丁求實面前。
  “鏘鏘……”一只渾身烈焰,雙眼炙白,高懸與天空之中的火鳥緊隨其后。
  “你連這東西都召喚的出來?!”小女警看向丁求實的眼神中充滿震驚。
  “……一般般吧……”丁求實自己也蠻震驚的,自己原本只希望召喚個差不多大的就行了……
  有了貪狼跟火鳥護航,那些巨型蜜蜂徹底沒了威脅,特別是火鳥,根本不與那些蜜蜂糾纏,直接從它們身邊掠過,就能燒掉那些蜜蜂的翅膀,如果被挨到了,瞬間就化成一團火球。
  而貪狼也完全不懼那些蜜蜂的叮咬,隨意的揮動爪牙,就能將那些纖細的蜜蜂懶腰撕成兩半。
  “完全是虎入羊群??!這就是你那兩只噩夢蟲的投影?雖然猜到你那兩只霸道的噩夢蟲肯定跟別的噩夢蟲不一樣,不過差成這樣也太夸張了吧!說不定你能贏呢!”在等電梯的時候,16年的丁求實看到那群蜜蜂在那兩只巨獸的襲擊下,連逃跑都成奢望。
  “但愿吧!我可不希望再節外生枝了!”召喚出來的噩夢蟲投影異常的給力,讓丁求實也是狠狠的松了口氣。
  “噩夢蟲?原來我們在做夢??!”小月月聽到兩人的談話,只是皺了皺眉頭,就想明白了,連小女警都沒露出吃驚的神色。
  “你們知道噩夢蟲?”丁求實看兩人毫不奇怪的樣子,忍不住問道。
  “當然,當年那只夢妖統帥一百多個夢行者橫行整個能力者世界,只要經歷過那場浩劫的能力者沒有幾個不知道的吧!”小月月沒好氣的給了丁求實一個白眼。
  “難道說又出現夢行者了?”小女警臉上露出凝重的神色。
  “……話說,我突然發現咱們真的有很多共同語言??!你們竟然也叫那些東西噩夢蟲么?!”丁求實早就覺得奇怪了,有很多東西,明明是自己那個世界的叫法,但是在這個世界竟然原封不動的照搬了過來。
  “不是我們這么叫,而是都這么叫,你應該知道最先幫助這個世界恢復秩序的是保護傘公司吧?正因為他們恢復了這個世界的秩序,同時也教導了大家很多東西,所以才會成為現在這樣一個凌駕于官方之上的官方組織!”小女警掃了丁求實一眼,一副看新手的樣子。
  “……這真的是巧合么?”要不是這里的人很肯定這個保護傘公司在今年一月份就已經注冊了,丁求實甚至懷疑是不是哪個97年的能力者秘密跑到這個世界建立的,因為有很多名稱都實在太像了,不是丁求實自己想的那些名字,而是學園都市寫在書上的一些名字,沒錯,在丁求實來到這個世界之前,學園都市已經開始規范一些書面用語了……
  “電梯上來了!”隨著小女警的聲音,貪狼和火鳥重新化成兩個血紅色的光團回到了丁求實體內。
  “基地應該安全的吧?!那些蜜蜂又不會打洞……”16年的丁求實心情有些急躁,擔心的表情不可言表。
  “大概吧!畢竟那個先知的目的只是逼我跟她對決而已……”丁求實也不是很肯定。
  “真搞不明白,那個先知不是可以在現實中使用夢境的力量么?那為什么還有讓你到夢里來跟她決斗?!”16年的丁求實一想到自己的老婆可能受到傷害,就滿肚子怨氣。
  “因為只有在這里才可以真正的殺死夢行者,你以為當年夢妖為什么能鬧出那么大的亂子,還不是因為不死之身的原因!夢行者可是那種可以靠精神生存的能力者??!”小月月嘆息著。
  “你怎么知道的這么多?”丁求實覺得這個小月月不止酒吧服務員這么簡單。
  “我師父告訴我的……”小月月瞟了丁求實一眼。
  “哦!對,你師父是酒吧老板……他也在基地的話,那應該不會出什么大問題……”16年的丁求實覺得既然徒弟都懂這么多了,師父說不定會有什么辦法。
  “我師父可不在基地,他前兩天去外地了,還沒有回來!”小月月毫不客氣的打破死胖子的美夢。
  “難怪這兩天沒看到他……不過她師父又是從哪知道夢行者的事的?現在能進入夢境世界的人可沒幾個!”丁求實從先知那里知道這個世界就只有她和自己兩個夢行者了,那么那個胖子老板能知道這里的事情,要么是在夢妖覆滅之前,要么是從僅剩的能進入這里的四個人那里知道。
  先知首先被排除,因為胖子老板和先知好像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自己也不用說,那么只剩下保護傘公司的掠奪者和他的走狗全能者了……
  丁求實突然有種如夢初醒的感覺,冷汗不自覺的就冒了出來。
  “對了……她還叫他師父……”丁求實簡直有種深入虎穴的感覺。
  想到這里,丁求實不自覺的跟小女警和小月月保持了距離。事情一旦點破,丁求實只覺得滿是疑點,比如那個胖子老板為什么會認識默法者,比如為什么自己兩人的通緝力度如此之小,比如為什么小月月可以如此肆無忌憚的使用自己的能力,再比如這個小女警,小月月為什么會第一時間向她求救……
  ……果然……誰都不可靠嗎?
  就在丁求實越想越覺得絕望的時候,電梯停了下來……
  一走出電梯門,丁求實只覺得廣場的探照燈瞬間刺的自己睜不開眼睛。
  “這是什么情況?!”16年的丁求實也有點迷糊。
  廣場的探照燈并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都開這么亮的,也是會根據太陽的起落來調整光線強度的,現在外面還大半夜,這里竟然亮的跟大中午似的,最主要的是,這里可是夢境世界……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