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第一百四十章 王牌種子隊

第一百四十章 王牌種子隊

“可能是他們有什么分辨的手段吧?!”這一起的四個人竟然都是紫隊的,而且都是那種看上去就很有戰斗力的那種,只是被丁求實看到的,就有三個能力者被他們消滅掉了。
  “或許吧!不過這也太不公平了吧?別人都還在獨自行動,他們就開始組團獵殺了,而且那個男人是刀槍不入吧?!都這么強的能力了,還有人配合,看來這次鐵定冠軍是他們的了!”16年的丁求實也通過丁求實知道這些人都是紫隊的,不由的不平衡起來。
  “再刀槍不入被撕掉銘牌也是輸,不過這隊人真的很強??!”丁求實可不覺得這里的人能從對方手里逃的出去。
  “哦!屏障消失了……”丁求實想著想著,發現原本存在的屏障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消失了。
  就在這個時候,那熟悉的轟鳴聲再次響起……
  “我們兩一隊??!”緊接著,身后也傳來欣喜的聲音。
  屏障消失,各自的隊伍也可以看見了,看見隊伍里五光十色的腰帶,曹勇不由的一陣無奈。
  “雖然知道肯定不可能是同一隊,不過雜成這樣也是沒有想到??!竟然六隊全有……”曹勇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六隊?!”丁求實記得明明是五隊少紫??!
  突然意識到什么的丁求實看向一旁的死胖子。
  “哇哦!上上簽哎!你竟然是紫色,你這是躺贏??!”16年的丁求實一臉夸張的道。
  “呵呵……我是紫色,我都快忘了……”丁求實有些尷尬的撓撓頭,這運氣還真是不錯??!而且外面就有自己的隊友,還是四個……
  “哎!你們放心好了,曹勇不是說了到大殿才分開么?現在我們是隊友,我不會出賣大家的!”看到其他人警惕的眼神,丁求實趕忙解釋道。
  外面那四處抓人的紫隊自然也吸引了這里其他人的目光,只不過之前不知道他們是臨時組隊碰運氣,還是真有什么手段提前組成了小隊,所以都沒怎么在意。
  可是現在已經證明外面那四個人確實是一隊的,而且自己這里就有一個他們那邊的人,換誰也會擔心被里應外合一網打盡的。
  “我相信他,他沒必要騙我們,別說他本身就是我們中最強的,就是外面那些人無論哪一個也能對付我們所有人!”曹勇堅定的站到了丁求實這邊。
  聽到丁求實和曹勇這么說了,其他人才把提起的心放回肚子里,雖然覺得丁求實有點傻,但好感也狠狠的刷了一波。
  “他們好像在守株待兔??!不過我記得上去的電梯不止這一個吧?!”丁求實搞不懂紫隊的那些人為什么還不走。
  “我研究過日出之城,越下面通向上一層的電梯就越多,但是通向最頂端的電梯卻只有四個,其中一個是連接所有層的直達電梯,這部電梯已經隨著第一次城市脫落的時候掉下去了,也就是說現在通向頂層大殿的電梯只有三部,就概率論來說,他們這樣至少可以埋伏到三分之一的人!”曹勇一臉佩服的道。
  “這樣??!那他們不會一直等到最后一個小時再離開吧?!”丁求實有點擔心,現在方舟都市連頂層大殿只剩下八層了,雖然他們現在處于倒數第二層,離這一層脫落還有七個小時,不過誰也不敢肯定對方不會等到最后一秒才上電梯。
  “……先等等吧!”就算人家是這么想的,他們也沒有什么好辦法。
  就在丁求實他們愁眉苦臉的時候,兩個藍隊的人向著電梯跑了過來。
  “很弱……殺了……”出乎意料的是,四人紫色小團體竟然以那個看上去沒什么特點的男人為主。
  要知道丁求實觀察了這么久,其他三人都出過手,只有這個男人一直只是站著。
  “兄弟!倘若上帝的意思是結束你塵世的生命,我們借助彼得權威赦免你從前的罪惡,并宣布如下:獻祭、祈求、齋戒、濟貧以及其他虔信的工作都會為你去做,都會造福于你,助你靈魂獲得拯救。阿門!”聽到那個男人的話,紫隊這邊那個最魁梧強壯男人,一邊說著禱告,一邊迎著藍隊走了過去,不知什么時候雙手已經各拎著一把短刀。
  “我還以為他們躲在這里是要打伏擊呢……”16年的丁求實看的有點傻眼。
  “大概是比較自信吧?!”丁求實覺得這已經上升到自大了,太裝了吧。
  很快藍隊的兩人也看到了迎面走來的魁梧男人,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個男人立即迎了上來,在靠近的路上,身體就逐漸風化,雙腳也完全消失,看上去就仿佛一團有意識的旋風。另一個男人則站在原地,不過身體卻不停的向四周散發著綠色的氣體,被這些氣體接觸到的花花草草都仿佛淋了硫酸一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黃枯萎。
  “風加上毒……這也是絕配??!”丁求實一開始還對曹勇說的這里全是弱雞沒什么感覺,現在看來,對面無論哪隊都能全滅這里的人??!
  “風鐮!”有了毒氣的配合,風男原本無形的風刀被染成了綠色,雖然威力大增,不過也失去了隱蔽性。
  風刀劃過魁梧男人的身體,立即噴出一股泛著綠色妖艷光芒的血花,不過緊接著,那被劃開的傷口就仿佛活過來一般蠕動起來,只一兩秒的時間就恢復了原樣。
  “肉體強化加快速恢復……他是怪物么?!”原本丁求實以為這個男人只是刀槍不入而已,現在看來簡直就是不死之身??!
  “什么?你好像對這些人的能力很了解??!”16年的丁求實已經有點看傻了。
  “哈!你要是被關在辦公室里連續看上一個月的各種能力,還要記錄了解,你也會知道的!”丁求實突然覺得坐辦公室也不是沒有好處。
  “呵呵!”魁梧男子突然嘴角向上一裂,似乎對對方能夠撕裂自己的身體感到很有意思。
  “這樣才有意思……”魁梧男人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的短刀平舉到胸前,相交呈十字形。
  “主與我同在!阿門!”魁梧男人做了一個很長的深呼吸,似乎完全不在乎身邊那淡綠色的毒霧,然后瞬間動了起來,轉眼間從一個安靜虔誠的教徒變成了一個瘋狂血腥的暴徒。
  短刀眨眼間插進了風男的胸膛,這還不算完,魁梧男人并沒有停下,而是松開雙手,從風男的身邊沖了過去,原本空蕩蕩的雙手上突然又多出來八把短刀,轉身向后甩去,八把短刀準確的從背后插入風男的身體。
  “這……這么暴力……”16年的丁求實只覺得一瞬間戰斗就結束了,這是秒殺吧!
  “哪有那么簡單,風系能力者如果不知道方法的話可是很難殺的!”丁求實才不認為這樣就結束了呢!
  “什么意思?那個風男還活著?”16年的丁求實還以為結束了呢!
  “風王化身,在我們那里都這么叫,這是個被動系能力,免疫一切物理及魔力攻擊,但是在一定時間內必須歸位,一旦因為被人打散而無法在規定的時間內恢復人形,就會在短時間內變成普通人,這個時間大概是15秒還是20秒來著?反正這種情況下死定了!”丁求實給南方搜索隊的隊長樊梅就做過這個能力。
  “這樣??!那他為什么不繼續攻擊了?”16年的丁求實看到那個魁梧的男人就這么無視風男,向著那個毒男走去,奇怪的道。
  “我怎么知道?而且這種情況下無論怎么看用拳頭都比用刀強吧!”丁求實也有點看不懂,你實力已經強到可以無視規則了嗎?
  果然,雖然看上去很慘,但是并沒有受到實際傷害的風男從背后化成一道龍卷風將魁梧男人包裹了起來,一道道風刃劃過魁梧男人的身體,感覺就像在凌遲,好在魁梧男人的肉體強大,單個風刃并不能造成太大的傷害,而且又有極強的恢復力。只是……這得有多痛??!
  “我……我有點受不了了,這也太血腥了……”16年的丁求實有點反胃。
  “一會就好了!這個風男簡直不會打架??!對付這種肉盾性質的敵人,竟然還用這種低傷害高頻率的攻擊方式,而且最主要的是這種攻擊方式也是要消耗風王化身的持續時間的!”丁求實可惜的搖搖頭,風王化身可是保命技能。
  就在丁求實為這個風男可惜的時候,一只透明的由風聚集起來的手臂從背后伸向了魁梧男人背后的銘牌……
  “原來是這樣啊……”丁求實覺得這打臉來的太快。
  不過眼看那只手臂就碰到魁梧男人的時候,突然一聲槍響,一個左手套著大盾,雙手握著長槍的十字軍戰士出現在了魁梧男人的身后,一把將那只伸過來的手臂搗碎,遠處,跟魁梧男人同屬一隊的瘦高個平伸著一把亮銀色的左輪長管手槍,手槍的槍口還冒著青煙。
  這個圍著圍巾的瘦高男人,雖然用的是手槍,不過卻是個召喚系的能力者,而且召喚物出現的范圍也很大。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