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能進不能出

第一百三十二章 能進不能出

“糟了!死胖子還在里面!”丁求實不敢直接走進去,小心的用手順著消失的地方探了過去,空空的什么都沒有。
  “這怎么辦?”丁求實還能看到死胖子安穩的睡在沙發上,似乎還沒有醒。
  舞池空間消失的速度很快,不過眨眼間的功夫,就已經徹底消失了。
  然后又恢復成了原先的墻壁,不過詭異的是被吞噬的16年的丁求實,竟然仿佛雜物一般被墻壁吐了出來。
  這還不算,一個仿佛金色酒杯一樣的東西也跟著被吐了出來,正好砸在16年的丁求實的腦門上。
  “哎呦!誰???”16年的丁求實揉著被砸的地方坐了起來。
  雖然沒有逃回去,不過看到死胖子沒事,丁求實還是長出了一口氣。
  “熊孩子?你砸我干嘛?”16年的丁求實還沒有搞清狀況。
  “我才沒砸你了,你先看看情況再說吧……”丁求實有些無語的靠在墻上。
  “嗯?!這是哪?”16年的丁求實撓了撓腦袋站了起來。
  “日出之城,就是那個能力者戰爭的舉辦地!”丁求實向天空中的舞臺指指道。
  那里的表演還沒有結束呢!
  “咦!真的??!你從哪弄的門票?”16年的丁求實還以為是熊孩子帶自己進來的呢!
  “我沒弄到門票,我也不知道我們為什么會在這里,有門票的都在那邊……”丁求實又指了指那些半空中的小窗口。
  “走后門??!算了,能看到就不錯了……”16年的丁求實沒怎么害怕,相反還有些興奮,打算找個地方好好欣賞了。
  “還看……先想想我們怎么逃命吧!”丁求實無奈的道。
  “逃命?什么意思?你是說被抓到要補票吧?多少錢?!”一提到錢,16年的丁求實也有些緊張。
  “你以為什么事都能用錢解決??!這座都市每一個小時會崩塌一圈,我雖然不知道我們現在在第幾圈,不過我可以肯定,絕對不在最上面那幾圈!”丁求實看向遠方那一層比一層高的建筑。
  “崩塌?為什么?”16年的丁求實可不記得有這個。
  “大概是要讓能力者們自動的聚集在一起,而縮小活動范圍吧!”丁求實到是能理解舉辦方的想法,不過用得著這么暴力么?
  “那……如果崩塌了,我們會怎么辦?”16年的丁求實終于有種緊張的感覺了。
  “不知道,也許會死,也許會醒,一半一半吧!”丁求實也沒經歷過這個,他怎么知道。
  “什么?一半一半?你說的跟晚上吃米飯還是面條一樣,會死是怎么回事?!”16年的丁求實有點凌亂。
  “你沒看過電影么?夢中死掉就真的死掉了一類的設定?”丁求實不記得自己什么時候看過類似的東西了,不過只要自己看過,這個死胖子應該就也看過才對。
  “……可是那不是電影么……”16年的丁求實可憐巴巴的看著丁求實。
  “所以說一半一半嘍!”丁求實現在能想到的就是努力向上爬,希望那些能力者在城市徹底崩塌之前決出勝負。
  16年的丁求實同樣不敢肯定電影就一定只是電影,只得喪氣的低下腦袋。一眼就看到剛才砸到自己的金色酒杯躺在墻角。
  “這是什么?”就在16年的丁求實用手接觸到酒杯的一瞬間,一個透明的浮框出現在酒杯上方。
  “被選中的人??!你們將擔任這次游戲的任務NPC,你們手中的道具,對參賽者的勝負至關重要,將其交給你們認可的參賽者吧!可以直接交給對方,也可以友好的提一個小要求,不要太過分哦,例如一起玩一個小游戲,或者在某項游戲中獲勝之類的。當然,如果遇到自己不喜歡的參賽者,那就把自己偽裝成外面那些NPC吧!小心不要被搶走了哦!最后提醒一句,你們如果撕掉那些參賽者的姓名條也可以將對方OUT!那么好好享受您的夢境之旅吧!”
  “我成群眾演員了?!”16年的丁求實撓撓頭,不知道這是鬧的哪樣。
  “好像是的,你那個酒杯有啥用?”丁求實也挺好奇的,而且自己也被拉進來了???為什么只有這個死胖子有這個東西?
  “長者的祝福:提升魔力值總量!”16年的丁求實小聲的念了出來。
  “沒了?”丁求實到是聽見了,只是這算什么?是經驗丹么?
  “沒了!”16年的丁求實也挺尷尬的,這么不清不楚的東西還真是自己的風格??!
  “看來你做群眾演員都是那種最大眾的群眾演員,你隨便給一個參賽者好了!”丁求實還期待能有什么特殊道具呢!
  “總比謝謝惠顧好吧!你的是什么?”16年的丁求實也不太滿意。
  “我沒有!”丁求實也搞不懂自己這算什么狀態。
  “你沒有?那你進來干嘛的?”16年的丁求實好奇的看著丁求實。
  “我怎么知道,我原本是在大廳里閑逛的,也不知道怎么就到這里來了!”丁求實完全云里霧里的。
  “那算了,我們去找曹勇吧!就算沒什么用也比給陌生人強!”16年的丁求實不在意的道。
  “先往高處走吧!能不能碰到曹勇,看他運氣了!”丁求實才沒那閑工夫找人呢!
  說完,丁求實就轉身向巷子外面走去。
  “艾希!還貼的姓名條??!這還怎么裝NPC?”16年的丁求實跟了上去道。
  “什么貼姓名條?”丁求實站定問道。
  “就是咱們背后貼的那個唄!被撕掉就OUT了!”16年的丁求實把金色酒杯揣口袋里就從丁求實的身邊走了過去。
  “你說我背后有姓名條?寫的什么?為什么你背后沒有?”丁求實看到16年的自己身后空空如也,不由得鎮住了。
  “?我沒有么?你背后有寫著你名字的姓名條??!”16年的丁求實聽到丁求實這么說了,反手在自己背后摸了兩把。
  “還真沒有??!那到可以裝NPC了!你該不會被弄錯變成參賽者了吧?!”16年的丁求實確認自己沒有姓名條后,也奇怪起來。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能力者!”丁求實條件反射的反駁道。
  “或者系統出錯了,把你裝備上的能力算成你的能力了?”16年的丁求實猜道。
  “你是說……”丁求實看著自己的雙手,那雙散發著烏黑金屬光澤的手套還在自己手上。
  “可是如果把我算成能力者,我不是應該在那上面么?”丁求實指了指半空中的舞臺。
  “所以說系統出錯了嘛!好了,你就當是來玩的,別影響他們比賽不就行了!”16年的丁求實沒覺得是多大的事。
  “也是……”丁求實還真怕因為自己把這場比賽給攪黃了。
  “喂!喂!這邊……”就在丁求實打算先到最頂層的大殿等著的時候,身后傳來一陣吆喝的聲音。
  一回頭,丁求實就看到一個男子在巷口探頭探腦的向丁求實招手。
  “叫我們?”16年的丁求實有些懷疑的四周看了看。
  “過去看看吧!”丁求實發現也只有自己兩人有反應。
  “你是嘉賓吧?!是不是某個特別出名的能力者?”來到那個男人所在的巷口,那個男人興奮的問著丁求實。
  “你怎么知道?”16年的丁求實插嘴道。
  “我猜的!RUNNINGMAN我???,經常有你們這種半路突然出現的嘉賓,沒想到我竟然能參與到這種節目的錄制中來!”男人看樣子一直處于這種興奮狀態。
  “額!你知道這個節目?”丁求實還以為只在能力者中有流傳呢。
  “嗯!這個能力者戰爭節目在地下碟片市場可是非?;鸨?!現在那些網吧的隱藏文件夾里要是沒有的話,生意都會受影響的!”男子很崇拜的道。
  “可是你不是普通人么?普通人對能力者不是……”丁求實有點不明白。
  “我還覺得那些歌星影星什么的收入太高了呢!也不影響我看電視??!”男人不在意的道。
  “哦!那你叫我們是……”丁求實很明白這種想法,雖然有些不地道,不過只要不影響到我,我管你洪水滔天,還有人崇拜本拉登呢!
  “你是嘉賓的話,那肯定有什么隱藏任務吧?是撕那些能力者么?”男人瞬間恢復到跑男的狂熱粉絲狀態。
  “差不多吧……”丁求實可沒收到過任何任務。
  “那我幫你唄!你看,我吸引那些能力者過來做任務,你再乘機……嘿嘿!”男人露出壞壞的笑容。
  “額!可是現在還太早了??!”丁求實覺得自己只是閑逛的話,也許舉辦方還不會在意,要是真把哪個能力者給撕了,好像就惹大麻煩了。
  “當然,我可是RUNNINGMAN的狂熱粉絲,我當然知道不能開始就撕!我是說我可以跟著你??!等你需要的時候我再上!”男人不依不撓的道。
  “吶!反正你也在跟他合作,不如再加上我唄!我保證服從命令!”男人怕丁求實拒絕,還把16年的丁求實給扯上。
  “……你干嘛這么想幫我?”丁求實只想安安靜靜的看到比賽結束??!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