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日出之城

第一百二十五章 日出之城

“你還真點??!一千塊錢買兩杯飲料?”16年的丁求實見女服務員走遠了,才小聲道。
  “那怎么辦?就這么坐著?”丁求實看到這個付錢的時候裝鴕鳥的死胖子,一肚子不滿,雖然本來就沒打算讓他付錢,不過看了還是覺得不爽。
  “你可以看看有沒有什么便宜點的??!”16年的丁求實兜里總共就只有兩百多塊錢……
  “人家都說了這個最劃算了!也許其他的更貴也說不定!”丁求實已經很久沒有精打細算過了,好像12年的時候就只有買和不買兩種選擇,從來也沒什么貨比三家的意思,果然結了婚的話,都會變小氣吧。
  “算了,反正是你掏錢!”16年的丁求實看到熊孩子渾不在意的樣子,也識趣的閉上了嘴。
  很快,兩杯藍色的飲料送了上來。
  “這還是熱的?”16年的丁求實看到在杯子里翻騰的霧氣,好奇道。
  “不像!可能是什么特殊效果吧?!”丁求實摸了摸杯子,沒感覺到熱量。
  “不過這分量也太少了,一口就能喝完!不是什么烈酒吧?!”16年的丁求實拿起杯子稍微晃了晃。
  丁求實也學著端起杯子,可是在端起杯子的一瞬間,許久沒有動靜的系統既然給出了提示。
  “精神藥劑,可以使人的精神平穩,更容易接受到其他精神體的信號!”
  “有意思,看來這五百塊花的不冤!”看到系統的提示,丁求實這才有種柳暗花明的感覺。
  “這還不冤?”16年的丁求實表示無法接受。
  “你喝了就知道了!”丁求實神秘一笑,一口將那個精神藥劑喝了下去。
  “喂!五百塊呢!你也慢點喝!”16年的丁求實看到97年的自己一口就喝的精光,不由的露出心痛的眼神。
  而另一邊喝了精神藥劑的丁求實已經聽不到16年的自己在說什么了,喝下去的一瞬間,丁求實只覺得整個世界都開始旋轉起來。
  等到世界平穩下來的時候,丁求實發現自己的右邊還是那吵雜的歌舞廳,而左邊,原本是墻壁的位置則是一條寬廣的馬路,四周是高聳的摩天大樓,只是上面爬滿了青色的苔蘚,看上去仿佛廢棄了很多年一樣。
  “歡迎來到未來,我的孩子!”一個女人的聲音突然從丁求實的身后傳來。
  猛的回頭,丁求實才發現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后,而原本吵雜的歌舞廳則徹底消失不見了。
  “你說這是未來?”知道這里是精神世界,丁求實也就不奇怪原先的歌舞廳哪去了,以及這個女人是如何出現的。
  “是的!這就是未來,你很淡定,是根本不信,還是有人向你說過?”女人很好奇丁求實的反應。
  “只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而已!”丁求實顧左右而言他的看著四周的景色。
  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個世界還真的很有一種歷史的滄桑感,被綠色植物包裹的大樓,滿是青苔的公交車,雜亂無章的各種廢棄物,連水泥路面中都有青色的小草破土而出。
  “不管你信不信,這就是未來,人類突然大范圍的覺醒能力,可不是眾神只是覺得人間太無聊而已,這些能力是人類渡過這場浩劫的武器!是眾神的憐憫!”女人繞過丁求實,向前走去。
  “……好吧!就算你說的有道理好了,那么,你是先知么?”丁求實可不是來聽故事的,話說他可不認為這個女人比自己更清楚浩劫。
  “是也不是,全看你怎么想!”女人回頭瞥了丁求實一眼,繼續向前走去。
  “那我就當你是了!”丁求實急忙跟了上去。
  跟著先知的步伐,丁求實很快從大樓的縫隙中穿了出去,如果剛才看到的大樓只是時間帶來的滄海桑田,那么現在在丁求實面前的就是戰爭帶來的翻天覆地。
  大量的坑洞把城市砸的千瘡百孔,倒塌的樓房,碾碎的路面,一個套著一個的隕石坑,只剩下一半卻頑強挺立著的橋梁……
  “這就是人類即將面臨的敵人,他們擁有任何現代武器都無法匹敵的力量,能阻止他們的只有能力者!”先知一副悲天憫人的表情。
  “這是打的挺夸張的!……”丁求實也有點被嚇到了,不過想到高雅煌和那只憎惡之間的戰斗,丁求實覺得如果是那種級別的戰斗的話,還真有可能打成這樣。
  “看的出來你有很多故事!”先知對丁求實的反應不是很滿意。
  “額!與其說是故事,到不如說是回憶!”丁求實撓撓頭。
  “不急,我們有時間可以慢慢說!”先知一副我很感興趣的樣子。
  “別不急??!我可是很急的,我來找您,其實是為了……”丁求實只希望這種過場動畫越短越好。
  “不急……不急……”先知笑了笑,又開始向前走去。
  “唉!所以我最討厭這種慢性子,瞎耽誤工夫!”人家不愿意聽,丁求實也沒有辦法,只得繼續跟上去。
  這種因為戰斗而造成的城市廢墟延綿不絕,隨著先知的腳步,原本被殘缺大樓遮擋的部分漸漸顯現出來。
  慢慢的一座空中漂浮的城市出現在丁求實的眼前,如果說有什么傳說中的建筑能夠媲美的話,那么丁求實只能想起那座古巴比倫的絕唱空中花園。
  因為光線的原因,那座空中漂浮的城市被籠罩在廢棄大樓的陰影里,城市仿佛修建在一座漂浮的山峰上,從上到下,梯形排列,大量的摩天大樓猶如尖塔一樣,特別是最頂端的一棟建筑,更是遠遠高于其他建筑,仿佛針尖一樣直指天空。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么還真是仿佛仙境一般,可是丁求實清楚的看到幾條巨大的鐵鏈將這座漂浮的城市牢牢的連接在地面上,仿佛怕它飄走一般,一些更為細小的鎖鏈在這種山峰上無所不在,連接著每一棟建筑,就連最頂峰的那棟異常宏偉的建筑也是一樣。
  “那是日出之城,每天太陽都會從那邊升起,那是人類的希望之城,是人類最后的避難所!”先知指著那座城市,語言中透著激動。
  “是挺壯觀的!”如果沒有那些鐵鏈的話!
  丁求實不知道為什么,總是對那座堪稱奇跡的城市沒有好感。
  “想不想上去看看?”先知鼓動道。
  “額!有點遠吧!我覺得我們還是先談正事比較好!”丁求實覺得要是走過去的估計得走上一兩個月。
  “不遠……只要你想……”隨著先知的聲音,丁求實下一步邁出去的時候,就踩在了一塊明顯不是水泥的石頭上。
  等丁求實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站在那座空中城市的邊緣,那從遠處看就十分巨大的鐵鏈,離近了更是讓人震撼不已。
  猛的向前走幾步,丁求實才敢回頭,果然,身后已經不是自己之前走過的道路,而是浮空的懸崖。
  “你也說一聲,這要掉下去怎么辦?!”丁求實被嚇得心臟跳個不停。
  “哦!你背后的翅膀不能飛么?”先知指著丁求實身后的蝙蝠翅膀。
  “……不能,它是鐵做的!”丁求實都快忘了自己穿的裝備了。
  雖然是在山上建設的城市,可是這不意味著城市就是斜的,跟隨著先知的腳步,緩緩的踏入這個城市,只要一進入其中,就完全感覺不到這是座漂浮的城市,就仿佛跟地面上的城市一樣,一樣的高樓大廈,一樣寬廣的馬路,一樣的高架橋,一樣的小區,一樣的商場,一樣的學?!踔炼∏髮嵾€能看到很多人生活在這座城市里,他們見到先知還會很恭敬的行禮。
  “這些人……”丁求實不確定這些是活生生的人,還是這個精神世界中虛擬的NPC。
  “他們都是真實存在的!”先知仿佛知道丁求實要說什么。
  “怎么可能,這里不是精神世界么?”丁求實不信。
  “他們都是可憐人,現實世界中生活不下去了,只能在精神世界中尋找寄托!”先知看了丁求實一眼,繼續前進。
  聽到先知這么說,丁求實才注意到,確實不是每個人都那么生動,那么富有活力。
  “也就是說只有少部分玩家,大部分都是NPC嘍!”丁求實覺得如果是網絡游戲的話,一定很有市場,只是也太容易沉迷了一點。
  “這可不是游戲,這只是個暫時的避難所,我們要做的是在現實中建立一個這樣的諾亞方舟!”先知似乎對丁求實那網游跟這里相比很不滿意。
  “這樣??!那很好??!”如果現實中真有這么一座城市的話,就算搞旅游也不錯??!丁求實在心里想著。
  大概是對丁求實的回答比較滿意,下一步,兩人突然出現在一部巨大的電梯前。
  丁求實抬頭向上看去,竟然看不到頂……
  “這座電梯是直通頂層的,像這樣類似的電梯每隔百米就會有一個,只是能到達任意層數的電梯,只有這一個!”說著,先知領著丁求實進入電梯。
  然后電梯開始上行,隨著電梯的升高,這座城市的全貌也漸漸出現在丁求實的面前,猶如階梯一樣一層一層的城市,越往上就越小,也越繁華,而最頂層只有一座巨大的宮殿。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