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遲到

第一百一十五章 遲到

“這……這是打完了?我們現在去哪?”等兩人來到六樓的時候,打斗早就結束了。
  
      “還要再上兩層!”李強看了眼那個暈倒在走廊上的操物者,準備繼續向上爬。
  
      “還要上?!”16年的丁求實有點崩潰。
  
      八樓的資料管理室。
  
      丁求實呆呆的注視著眼前的電腦,一手掐住那個武器模擬者的脖子,神色陰晴不定。
  
      等16年的丁求實和李強找到這里的時候,就看到丁求實這個樣子坐在一張電腦桌前,身上沾滿塵埃還有一些細小的碎片,一副剛從戰場上下來的模樣。
  
      “熊孩子,你在這里干嘛?警察一會來了,還不快走?”16年的丁求實看到丁求實似乎沒有什么大礙也松了口氣。
  
      “我找到高雅煌了,不過也來的太遲了!”丁求實的聲音透著一種落寞。
  
      “什么?”16年的丁求實走了過來,伸長腦袋向電腦上看去。
  
      只見一張表格出現在電腦上,照片上的人正是自己下午看到的那個少女,其他的資料16年的丁求實都沒有細看,只看到照片旁邊用紅色的字體標注了“已轉移”三個字,后面的轉移時間是21點45分。
  
      16年的丁求實突然想到,這個時間,不就是他們兩個蹲在化肥廠那邊準備劫車的時候么。
  
      “對……對不起,我沒想到……”16年的丁求實突然覺得自己實在太沒用了,要是沒有自己,或許熊孩子這個時候已經找到他的朋友了。
  
      “不用道歉,我也沒想到我能做到這種程度,只能說,這一切都是命??!”97年的丁求實有種自暴自棄的道。
  
      “你……你這是不打算繼續去救她啦?!”16年的丁求實驚訝的眼珠都快瞪出來了,他還以為97年的時候自己要比現在更有堅持呢!
  
      “不是!只是覺得可能是老天覺得我以前受她太多的照顧,所以要我現在加倍償還給她而已!而且也不是沒有好消息!”丁求實原本那副焦急的神色現在徹底看不見了,有的只有一種淡淡的堅持。
  
      “什么……什么好消息?”16年的丁求實也感覺到現在的熊孩子好像又恢復到自己剛見到他時候的表情了。
  
      “那就是我另外一個同伴還沒有被他們抓??!好了!我們回去睡一覺,明天再想想該怎么辦!”97年的丁求實一副我困了,要回去睡覺的樣子伸了個懶腰。
  
      “那這個女人怎么辦?”看著打算就此離開的兩人,李強忍不住提醒道。
  
      “隨便你,你要是喜歡就送給你了!”97年的丁求實頭都沒回,無所謂的向后搖搖手,就帶著16年的自己離開了。
  
      李強無語的看著用警惕的目光注視著自己的武器模擬者。
  
      頭痛的用手在額頭上狠狠揉了揉,李強露出自己招牌似的和善笑容。
  
      “你好,小姐,你也看到了,他就是來查個資料,你也就是把他帶過來而已,剛才那個揍了你一頓的那個人查了資料也就離開了,其他的誰也沒來過……”隨著李強的聲音,武器模擬者原本警惕的神色開始迷茫起來,等她再次恢復神智的時候,整個資料室就只剩下自己一個人,有些奇怪對方為什么放過自己,不過反正也就是查查資料而已。
  
      這么想著,武器模擬者揉揉被掐的發紅的脖子,隨手把電腦關上,完全不記得還有第三個人出現。
  
      不提回到基地后,就回去睡覺的其他人,李強卻悄悄的來到酒吧,只見小女警和那個默法者竟然好好的坐在酒吧里面的一個沙發上。
  
      “你回來啦!他們兩個干嘛去了?”說話的是小女警。
  
      “呵呵……你絕對想不到,他們兩個把保護傘大樓給闖了!特別是那個小孩子,看實力就算不到四級能力者,也是三級能力者巔峰了!武器大師和念力大師這對雙槍組合這次可栽了個大跟頭!”李強一臉苦笑的道。
  
      “他們兩個也在?那晚上負責押送的那架直升機上看守的是誰?!”小女警的眉頭走皺了起來。
  
      “不知道,可能是那邊的人吧!也可能是新投靠保護傘公司的新人,反正肯定比留下的人要強!”李強又拿出一瓶可樂喝了起來。
  
      “你都這么胖了還喝?”一直沒有說話的默法者突然道。
  
      “沒辦法,習慣了,兩三個月胖成現在這個樣子,我那段時間基本上就是拿這個東西當水在喝!”李強不在意的道。
  
      “希望你師父回來還認得出來你!”默法者露出心痛的目光。
  
      “不是說好了,不再提他么!”李強猛灌了一口,語氣沉重了下來。
  
      “先知還是沒有聯系你么?”小女警看到氣氛有些沉悶,岔開話題道。
  
      “沒有!自從……自從那次之后,就再也沒有聯系我了!”李強的眼中閃過痛苦的光芒。
  
      “那個小子能控制的了么?”默法者再次開口道。
  
      “如果能控制的了的話,他現在應該已經在監獄里待著了,無法無天的小子我見得多了,無法無天還不自覺的這還是第一個!”李強想到那個十三四歲的孩子就頭痛,感覺他好像除了自己的同伴之外,這個世界的一切都不在他的考慮范圍之內一樣。
  
      “能夠無視默法者而使用能力的能力者,我還是第一次遇到,不過值得一試了!”默法者明顯在策劃著什么。
  
      “那只能辛苦你們兩個在我這再待一陣子了,那小子對我可警惕著呢!”李強也是這個想法,要不然也不會大晚上的還跑出去了。
  
      “對了,程彩虹!你父親那邊需要我去說一下么?!”看著準備回到牢房的兩人,李強突然對小女警道。
  
      “不用了,我先是一名人民警察,然后才是他的女兒!”程彩虹神色有些掙扎,不過還是咬咬牙拒絕了。
  
      看到程彩虹堅持,李強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繼續喝著可樂。
  
      “還沒醒???!我當時給他的暗示是喝了多少酒來著?!”看著現在還爬在角落里的那個男人,李強回憶了起來。
  
      另一邊,保護傘公司大樓。
  
      “所以說,你們幾個人就讓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孩進入我們公司的資料室,查完資料后離開了?”一面巨大的電子視頻墻上,一個儒雅男子端坐在在座位前,雙手十指交叉很平和的問道。
  
      “是的……屬下無能,只是那個小孩的能力非常詭異,似乎完全克制我們!”操物者面色難看的道。
  
      “哦?是什么能力?”儒雅男子不是很在意的道。
  
      “不清楚,非常全面,無論力量速度還是反應都比常人要高出一截,而且一旦被其接觸到身體,就無法再使用能力,最主要的是對方似乎刀槍不入……”操物者覺得無法用一種能力來進行概括。
  
      “又是一個全能者么?不過怎么會擁有默法者的能力?李娜,以你的能力也拿他沒辦法么?”儒雅男子向一直站在操物者身后的那個武器模擬者問道。
  
      “是的!我最強的格林機槍、**、反坦克火箭炮以及巴雷特狙擊槍都對他無效!”李娜想到對方吃了自己的全套攻擊后還若無其事的頂著自己的火焰發射器上來一把掐住自己脖子的場景,就不寒而栗。
  
      “好吧!我知道了,過兩天公司會派人過去,你們做好迎接的準備,就這樣了!”說完,儒雅男子就關掉了視頻。
  
      “小姐,需要在下走一趟么?”儒雅男子起身對著自己身后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女孩恭敬的道。
  
      “一起去吧!反正這里有五師兄就夠了!”女孩面色沉悶,一副很嚴肅的樣子。
  
      “好的,小姐,在下這就去準備!”儒雅男子沒有任何反駁的想法,立即躬身退了下去。
  
      “全能者么?出身在這個世界還真是浪費??!……”少女喃喃的道。
  
      話分兩頭,就在丁求實和高雅煌從裂縫中掉出來的1分鐘之前,一個展開雙翼的少女從天而降。
  
      自從掉到這個世界,尹錦錦就無數次的想通過雙翼回去,只不過掉下來的時候太匆促,也沒記住是從哪里掉出來的,只能一次次徒勞的往天上飛。
  
      “怎么辦……這里是哪里??!”尹錦錦有些焦急的在天空做著滑行,她感覺自己有些累了。
  
      “丁求實會不會來找我呢……”尹錦錦降到路邊,有些無助的看向天空。
  
      “應該不會吧!哪怕他想來找我,其他人也不會同意的吧!”尹錦錦有些委屈。
  
      “喂!快上車!”突然,一輛汽車停在尹錦錦身邊。
  
      “?我?”尹錦錦四周看了看,發現沒有別的人,有些詫異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快點上來,我剛才已經看到有人報警了!”說話的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性,畫的淡妝,看上去讓人眼前一亮。
  
      “報……報警?為什么?”雖然尹錦錦有點莫名其妙的不過還是老老實實的上了車的后座。
  
      “還不是想賺點外快,也不知道這么血腥的錢他們怎么花的出手!”女人的眼中閃著仇恨的光芒。
  
      “??”尹錦錦一句都沒聽懂,不過好像有人要抓自己的樣子。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