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末日學院都市 > 第十二章 去學院

第十二章 去學院

“有??!買菜回來的時候是聽到有廣播,不過那時候你在睡覺,我就把窗戶關上了。而且有回音,聽的不是很清楚,只是說有暴徒要緊鎖家門,輕易不要出去之類的,還說會有武警安排撤離什么的,不過沒一個小時就沒了,也沒武警上門,我還以為播錯了呢!”張奎鳳想了想道。

    聽張奎鳳這樣說,丁求實也想起來,好像就開頭有聽見廣播,后面就沒了,丁求實還以為是學校自己停的呢!后來到了外頭大多數都處于未來空間,丁求實也就忘了這事了。

    “這么說,外面可能真的出事了,不過就算政府無作為,也不該這么安靜??!”丁名海還是想不通,怎么睡一覺,世界就變了呢!

    “那個,可能我剛才沒說清楚,外面的世界好像并不全是我們的世界了!”說著,丁求實還找來了兩張紙。

    “你看??!這張紙是我們的世界,就叫A紙,這張呢,是喪尸的世界,叫B紙?,F在呢,兩張紙有部分重疊在一起了,也就是說呢,我們現在的世界應該是A世界和B世界互相覆蓋的世界。而就兩個世界本身來說呢,基本上保持完整,只不過交換了其中一部分而已?!倍∏髮嵱米约核芟氲降脑~語把自己理解的意思表達了出來。

    “就算互相替換了,那也還是世界??!政府這個時候更應該組織軍隊來對抗??!”丁名海還是對這安靜的世界表示無法接受。

    “那如果只是替換一點呢!”說著,丁求實把其中一張紙對折了一下。

    “你是說,我們被替換了?”丁名海這個時候發現事情有點嚴重了。

    “應該是的,我昨天跑了一天,發現這種替換并不是毫無規律的,基本上來說,兩個世界有相似的媒介才能替換,目前我發現有活人的地方,基本上都是能跟另外一個世界完美融合的,而融合的部位就會出現一層玻璃一樣的屏障,目前所有被籠罩的地區都是我們的世界!”丁求實把自己的推測說了出來。

    “你是說,不會有政府出來管我們了!”丁名海有點失神的道。

    “是啊,而且現在的普通人完全對付不了那些僵尸,或者說是喪尸,它們不怕痛,不會累,也不依靠視覺和嗅覺,更主要的是身體比人要堅硬的多,自我修復能力也強的離譜。一旦在沒有障礙物的地方遇到喪尸,根本就甩不掉。我和尹錦錦也是因為有特殊的能力才能對付這些喪尸,否則我們現在也被困在學校里出不來。至于食物和飲用水,外面現在還有很多?!倍∏髮嵪肓讼氲?。

    “有沒有回到原來世界的辦法!”丁名海覺得自己完全沒有辦法冷靜下來思考剛才聽到的東西。

    “可能有,也可能沒有,誰知道呢,反正先好好活著吧!”丁求實覺得這種交流方式挺適合自己的。

    “對,活著!他媽,家里還有多少糧食,對了,把桶里、盆里都放上水,浴池也放滿?!倍∶_@個時候仿佛感覺到了末日的氣息。

    看著急忙去衛生間放水的老爸,丁求實撓撓頭,雖然劇本有點不對,不過現在總算正常了。

    “尹錦錦,剛才我媽叫你進去說什么了?”丁求實確實很好奇。

    “沒說什么!”尹錦錦一想到剛才的情況臉就有點發燙。

    “嗯?!算了,我去看看爺爺!”說實在的,丁求實跟爺爺的感情還是挺深的,只不過后來爺爺的年紀太大了,又常年臥病在床,說的又是鄉下的方言,這才沒什么交流。

    不過還沒到爺爺的屋里,老爸就從衛生間里出來了。

    “怎么了?是停水了么?”沒聽到放水聲,丁求實很自然的想到了這里。

    “不是,我沒放,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而已!”丁名??瓷先ズ茌p松的道。

    “本來就不需要放水,外面對我和尹錦錦來說并不算太危險,物資也很充裕,足夠我們活很久了!”丁求實很隨意的道。

    “外面的喪尸很弱么?”丁名海找個板凳坐下,并示意丁求實也坐下。

    “很強的喪尸當然也有,不過并不多,而且如果我想的沒錯的話,也是有跡可循的。而大多數普通喪尸對普通人來說也沒有到無法抵擋的地步,只不過暫時沒有能消滅它們的方法而已!”丁求實招呼尹錦錦一起坐在沙發上。

    “那你說我們能不能聚集更多的人,然后靠大家的力量奪回我們的城市?!倍∶O肓讼氲?。

    “我不是說了么?普通人通過合作確實有辦法對付普通的喪尸,難的是消滅它們,畢竟誰知道它們什么時候就突然進化了?”丁求實覺得老爸的想法比自己還穿越。

    “我不信就你們兩個人有這種力量,只有我們建立起穩固的大后方,讓更多的人活下來,遲早可以出現更多的像你們這樣擁有特殊能力的人,才能讓大家像人一樣而不是像老鼠那樣活著?!倍∶7路鹪诿造F中找到一條大道一樣,整個人都精神了起來。

    “哪有那么簡單,現在連政府都沒有了,誰還聽誰的??!”其實在發現外面的喪尸出乎意料的少之后,丁求實就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可不可以奪取一座城市當基地,不過這在小說中一般都是由政府來做的事情,普通人最多就弄一個類似小團體的東西出來,還不就是因為亂世出梟雄,不甘人下的多了去了,沒有一個大家公認的規矩,只能憑拳頭說話??咳^能聚的了人心才怪,特別是現在外界的壓力還不大的情況下。

    “如果只是管理問題的話,那還好說?!倍∶M蝗环潘闪讼聛?,“一會我們就先去教院,我的很多同事應該都在,先把學生穩住,至少我的學校里,我說的還是管用的!我想知道的是會不會有其他問題?!?br/>
    “其他應該問題不大,我和尹錦錦目前可以應付大部分喪尸,而超市里還有大量的食物,至少足夠我們吃上很久了,電和水都沒停,就說明目并沒有因為融合出現線路被切斷的問題,雖然不知道原理,不過省大事了!好吧!也許真的可以呢!”仔細的想了想,丁求實覺得自己覺得最難的人心問題,對老爸來說也許根本不是事,畢竟對于當校長辦學的老爸來說,組織分配什么的根本就是本能。

    “哎呀,想那么多干嘛,先做起來唄,實在不行也不過就是現在什么都不做的狀況嘛!”丁求實想的腦子都大了,然后果斷放棄。

    “也是,先做著在說!”丁名海突然覺得未來好像比自己想象的要好上不少。

    “張奎鳳,別收拾了,我們先去學校!”丁名海打定主意就立即行動了起來。

    “怎么了?家里還有兩袋大米,半袋花生,還有不少黃豆……”張奎鳳如數家珍的念叨。

    “那些以后再說,我們先去教院看看,學校的食堂里應該還有存糧,就是不知道還在不在了!”一想到這里,丁名海更加坐不住了。

    “哦!那我去換件衣服!”張奎鳳不知道去學校做什么,只是單純的不想一個人。

    “別換了!帶上鑰匙就夠了!”看到又想去拿包的張奎鳳,丁名海有點急躁。

    不過最終出門也在二十分鐘以后了,看著一會忙著關窗戶,一會忙著檢查廚房,一會還要上個廁所的媽媽,丁求實表示都習慣了。其實早在五分鐘的時候丁名海就沒在催過了,估計也是知道催也沒用,只是早早的站在五樓和四樓的樓梯口吸著煙。

    “你以后要是也這么麻煩,我就不娶你了!”不知道為什么,丁求實突然靠近尹錦錦,口花花的道。

    果然,瞬間滿臉通紅的尹錦錦狠狠的在丁求實的胳膊上擰了幾個圈。這個時候的丁求實雖然手臂確實很痛,不過這種調戲小蘿莉的快感,卻讓心情極度的愉悅,讓丁求實想起當年為什么越是喜歡的小姑娘,越是想去欺負了。

    作為教院的園丁樓,從小區內是可以直接走進學校的,看著在后世被封死的圓形拱門,現在只是多出了一道屏障,讓一心想著爬墻的丁求實有點失望。

    “這么小的媒介也算么?”丁求實若有所思的穿過拱門,想了半天沒發現什么有用的東西,搖搖頭跟了上去。

    教院大體分三個部分,跟園丁樓連著的是前半部分,這里包括一個籃球場和一個小花園,以及在園丁樓沒蓋起來之前貼著小花園北面建的兩排用作教師及其家屬居住的平房。后半部分是一個口字型的教學大樓,以及教學大樓北面新蓋的四層學生宿舍。作為丁求實小時候的主要活動區域,后世的丁求實閑的無聊的時候也經?;貋砜纯?。

    不過那個時候教院已經被賣給了旁邊的中學,原本口字型教學樓南面的一排兩層樓房也被拆掉了,其他地方到都保持原樣,就算小有改動,不過應該不會被替換掉。

    果然,跟丁求實記憶中的一模一樣,一點也沒有后世再來的時候那種不協調的異樣感。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