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木葉之波風家的崛起 > 第五十一章 他就是名醫

第五十一章 他就是名醫


  然而很不巧,今天每一個人都是很忙碌的,初生做了最大的努力,力爭將第一批病人治療好。
  他不但親自主刀,與邀請來的綱手一起手術,還安排了塔姆作為護士幫忙。
  由于木葉方面還不是很信任秋名山醫療中心,加之傷員自己也有很大的疑慮,擔心村子是安排他們等死,因此這一次被送來的都是輕傷員。
  所謂輕傷不下火線,能被送到后方治療的輕傷員,其實也沒有那么輕,至少也是四肢骨折之類的,正好與玩家們業務對口。
  玩家當中有醫學基礎的人挑挑揀揀其實還是蠻多的。
  剛學了兩年醫,還有三年才能畢業?
  人才??!
  主治帶組吧!
  已經是住院醫了?整天查房寫病例?
  高端人才??!
  必須著名專家,名老中醫!
  再往上,玩家里是真的沒有了,初生讓塔姆查遍了玩家資料,期待著會有禿頂老專家VAN♂游戲,但是真的沒有這樣的炸裂人才。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jojo找到了塔姆。
  “彌豆子模板換UCLA全科醫生兩個,換不換?”
  ……
  醫生不再短缺之后,能夠勝任護理工作的就更多了。
  畢竟這里是一切剛剛起步的忍界,沒有那么多的操作規范,一切都還很原始,很粗放。
  只要培訓一下,五大三粗的護士大兄貴要多少有多少。
  老實講,模擬醫生這類游戲,可比搬磚有意思多了。
  作為同樣可以賺取波風幣的任務副本,每次一掛出來名額就被一掃而空,搶不到醫療崗位的,才悻悻的選擇區搬磚。
  除此之外,醫院還確立了分級診療制度。
  一般傷員由“主治”級別醫生負責就可以了。
  但輕傷員中的重癥患者,則由專家組來治療。
  專家組也分為AB兩個小組。
  A組是初生和綱手,代表著秋名山的最高醫療水平。
  不過綱手是編外人員,初生也比較忙碌,因此A組常常處于待機狀態。
  而B組則是常備力量了,主要由沉睡的名醫高木尚仁來負責。
  盡管他經常睡眼迷離,但是高木醫生總是能在不經意間,解決許多疑難雜癥。
  當然,這個沉睡的名醫睡眼迷離的時候,特別喜歡說英語,這就純屬是個人愛好了……
  ……
  青花一直在研究自己的植物培育,在好朋友卑留呼的幫助下,他對于這個游戲的又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青花發現,盡管一草一木都無比逼真,但這里畢竟只是一款游戲,不可能完全硬核。
  比如在遺傳學研究上,他就發現,在這個世界,人工控制的轉基因技術要簡單不少,各種生物嵌合體的生殖壁壘也完全不存在。
  因此,相比藍星,在這里,各種天馬行空的復雜技術都會更加容易實現。
  為了能夠對人體組織進行更好的研究,青花拉上了卑留呼,一起參加了醫療隊。
  由于青花早就參加過了查克拉培訓班,并以高分取得了蔡忍證書。
  同時考慮到他生物學研究生的學科背景,好歹也解剖過幾百只兔子老鼠,所以他也被火線提拔,成為了“主治醫師”,獲得了獨立帶隊資格。
  所謂蔡忍證書,就是由系統辦法的證明玩家忍術實力的證書。
  蔡忍是波風集團內部的忍者等級。
  不算特殊模版的天賦加成,單單以白絕本體可以發揮出來的忍術能力達到木葉下忍標準(常規)以上的,按照木葉標準來。
  練出了查克拉,但達不到下忍實力的玩家,則被分為渣忍、蔡忍、特別虛忍、虛忍四個等級。
  顧名思義,能使用查克拉,但具體應用不如忍校一年級生的玩家,被稱為渣忍,就是渣渣的意思。
  裸裝實力在忍校中低年級生水準的,被稱為蔡忍,就是特別蔡的意思。
  自然的,虛忍和特別虛忍,指的是,相當于忍校高年級學生,具備了接近真正忍者的實力,不過本質上,他們依然還是虛假的忍者,因此稱為虛忍。
  所以,如今便擁有了蔡忍的實力,青花可以在玩家之中是相當強悍的存在了。
  而至于卑留呼,如今還是一頭霧水,搞不懂自己怎么就成醫生了?
  自己在忍校醫療忍術從來就沒有及格過來著。
  醫療忍者最重要的就是對于查克拉的掌握,因此高明的醫療忍者,都有一手精湛的查克拉手術刀,這是其他實力強大的忍者無法做到的。
  卑留呼別說查克拉手術刀了,他連控制查克拉做變身術都總是失敗,完全不具備做醫療忍者的天賦。
  不過看著手中泛起金屬光澤的手術刀,卑留呼覺得自己從前好傻。
  為什么非要用查克拉手術刀呢?
  普通的手術刀也能解決很多問題,而且即便不是特種金屬,普通的鋼材也是能夠傳導微弱的查克拉的。
  這樣的話,由于鋼材的削弱作用,反而穩定了查克拉的功率,可以起到同樣的效果。
  實際上,這種做法也正是幾十年后他選擇用來對自己進行身體改造的手法。
  只不過,那個時候,卑留呼不是受金屬手術刀的啟發,而是受風遁·手里劍的啟發罷了。
  總之,想通了這一切的卑留呼顯得相當興奮。
  不過他還有個老毛病,就是一興奮,就尿急。
  于是和青花說了一聲,他便溜出了診室。
  釋放之后,卑留呼一身輕松。
  就在他打算回到青花的診室,繼續在好朋友的身邊享受友誼的溫暖的時候,忽然,一個面目可憎的家伙出現在了眼前。
  “醫生!他就是這里最好的醫生!”
  富岳一把拉住卑留呼,指著他對身上的中年人確定道:“你看他頭發都白了,這正是名醫的標志!”
  …………
  …………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