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快穿玩轉逆襲 > 被騙婚的惡毒繼母2

被騙婚的惡毒繼母2


  侯爺臉上滿是不甘心。
  看著夏云躺在床上臉色蒼白。
  有些于心不忍又感覺心虛,正該不知怎么勸解的時候。
  夏云努力的想要讓自己清醒,操控的這具身體,可還是聽到旁邊的那個自稱侯爺的人,繼續說著話。
  “那兩個兒子是我們盛家的種,是不可以離開?!?br/>  ……
  哪怕這個侯爺在說什么,看到自己妻子臉色蒼白也不過他生產剛生產被自己推摔的一跤。
  還自顧自的說自己的委屈,說對方的不是。
  “我都說了?!?br/>  看著自己有氣質不理自己。
  侯爺很是生氣,看著旁邊的下人,直接沖了上去,一腳直接踹飛了。
  怒氣沖沖的離開。直接撇下一句話。
  “不管怎么樣,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婦,想離開?哪有那樣的道理?”
  倒在地上的嬤嬤扶著自己的腰緩緩爬了起來。
  “哎呦,真是疼死我了,怎么會這個樣子呢?小姐,您可別那么糊涂啊……”
  直接來夏云床邊看著自己的小姐已經已經閉上的眼睛在休息也就沒有發說什么話,就直接一瘸一拐的離開吧,門慢慢的關上了。
  “嬤嬤,夫人他這是怎么了?今天為何會和老爺吵起來了?!?br/>  有一個小丫鬟,但她旁邊很是好奇。
  “這說起來話,長了去去去做你的活去,這不是你該一個丫頭遲到的事情,如果你在嚼舌根,被旁邊的丫頭媳婦子,聽到了可保不住你?!?br/>  沒有想到直接聽到了這句話,小丫頭冷哼一聲,轉身就走,有些不屑的看著旁邊這一間。
  轉身直接離開也沒有多說一句話。
  “我說什么嗎?只不過是一個商戶人家。能夠嫁進侯府做正房夫人,已經祖墳冒青煙了,倒是真會裝架子。明明是一個惡心的人,還在那里裝腔作勢,跟侯爺吵起來,裝給誰看呢?”
  小丫頭貼了批嘴,直接把地上的一塊石頭狠狠地撞擊出去。
  心中這才舒坦的,先直接拿著手中的一些盤子離開了。
  嬤嬤看到這里眼淚掉了下來,拿起手中的帕子在自己臉上擦了一擦。雙手合十特別的誠心。
  “老天爺就行行好吧!小雪已經夠命苦了,老爺夫人都已經去了,如果真合離林小姐真的是要靠誰去呢?”
  ……
  夏云看到屋子里面已經安靜了,這才開始接受自己腦中的記憶力。
  這一次任務倒是讓人頭疼。
  原主是一個富商的女兒,家財萬貫只有他這么一個獨女。
  為了給自己的女兒有一個好去處。
  愿意用家財當聘禮,只要能夠待她的女兒好。
  可是沒有想到侯府的人竟然找上門來替他的二公子說媒。
  最后上門打探沒有想到那二公子是一個喜好美色之人。
  尋花問柳樣樣精通,房里面也有很多通房丫鬟還有姨娘。
  直接拒了怎么回事?
  到時原主盛夏云看上了大公子,可惜對方已經成婚。
  不知是從哪里來的消息直接存進了原主丈夫的父母耳朵里。
  竟然靜悄悄的想要把它們的長媳婦直接休掉,趕緊把夏云娶進門。
  那媳婦直接被這個家人氣死。
  還留下一個嫡長女。
  卻不知道自己叫進去的那些家財萬貫,60萬兩竟然是為了填補整個侯府的虧空,還有自己小兒子因為賭債欠下的錢。如果不及時歸還的話,那么皇上已經下旨,已經降了一級爵位,如果不還就只會貶為平民。
  無奈之下只能到處尋訪借錢,沒有人想要借他們,最后看上了這一門婚事。
  所以想要休妻,就直接把先頭的妻子氣死。
  完全沒有想到,大家都已經知道已經傳遍了整個負,雖然已經把所有的事情給封嘴了。
  其他人也不敢亂嚼舌根人怕夏云嫁進侯府,原本是能夠和自己的如意郎君好好的過一輩子的,卻沒有想到一進去丈夫就給她難堪,第一天沒有和他圓房。
  兒子也不給他養。
  讓別人指指點點,她一點都不高興,根本不明白為什么她的丈夫會對著她一張能力看,每日里只會拿著前期的排位看。
  他已經受夠了這一些。但是已經嫁過來了,在家從父嫁夫從夫,這些都是為人女子的職責不敢半分逾越。
  每次謹小甚微,卻不知道背后人家抽他的脊梁骨,說他的壞話,說他害死了前頭的夫人不但如此,還直接威脅上了夫家,讓他直接害了前頭的夫人。
  這些話直接越說越難聽說,這些年來總是被別人蒙在葫蘆里,突然懷了第二胎的時候。突然聽到了有一個女人在嫡長女顧淑華面前說三道四,說她害死了錢仙桃的娘子,讓他記住自己。
  心害怕的慌,所有的事情都聽得一清二楚,所以就直接轉身回去和自己的丈夫直接吵了起來,就有現在的這一幕。
  兩個人越吵越么得開銷,有很多人在看著他們夫妻倆的笑話,可是真正笑話的也就只有他這一個侯夫人。
  有人說她不知好歹能夠嫁進這樣的家庭,是他祖墳山冒青煙。
  一個商人的女兒出生的,總是愛擺樣子。
  完全沒有想到一切卻變成了這副模樣。
  就是這樣,原本前面是鬧著想要回娘家,想要合理卻不知道怎么被對方說動呢?磨磨硬泡之下,還是留了下來,只為了兩個孩子。
  可是到了最后,沒有人知道他要做什么。
  一步退步步退。
  所有人就像是吸血鬼一樣直接要他的錢財那都很簡單,可是背后里對他另一副嘴臉說三道四。
  他們顧家侯府門庭做的里子面子都占全了什么?壞名聲卻被他這一個繼母占全了。
  能多說當繼母不容易,容易讓別人背后說壞話。
  別人都有用一種有色的眼睛看著他,他說他如何科帶的前頭那。夫人的孩子。
  所以孩子才不給他養。
  這一輩子他算是毀了,懷著這些人的那種有色的眼睛身上。
  最后淑華長大了,這些日子總是給原主盛夏云怎么煩設計他讓他的名聲更壞更臭,最后叫要嫁出去的時候,把所有的嫁妝被她搶走。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