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鬼王嗜寵逆天狂妃 > 第四百三十章 花無別日紅

第四百三十章 花無別日紅


  夜悅萱看著王子站在那里,沒有什么表示,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花無別日紅是一種慢性毒藥,從下毒到毒發一般需要半年的時間,有的靈力強大的人,最多撐一年。
  初期一般是不易發覺的,和正常人沒有什么區別,脈象各方面都沒有問題,但是后期就像你看到的,脈象虛弱無力,只能靠臥榻在床休養生息,面色萎黃,還有不明斑點出現,靈力也會枯竭,整個人一下子就蒼老下去了?!?br/>  夜悅萱一邊從空間里掏瓶瓶罐罐,一邊向王子解釋這種毒出現的時候大概的特征和現象。
  “可是初期如果不容易發現,后期又該怎么診斷是花無別日紅這種毒呢?”
  對于夜悅萱說的這種大概的癥狀,好像很多中毒都會有這種情況,那該怎么區分呢?王子對于這件事情沒有形成自己的理論體系,自然也就不知道該怎么去望聞問切。
  “哦,對了,最重要的忘記告訴你了,到中期有一段時間,中毒者的靈力會突然暴漲,然后接著就是急劇下降,整個人靈力又像是被掏空一樣,后面還會恢復到正常的水平,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這是最重要的一個特征。
  另一個特征就是后期,中了花無別日紅這種毒的人會在手腕處會有一個花的樣子的斑點,剛開始是紅色的,后面漸漸的就變成了褐色,像中毒之人面部的斑點一樣的顏色,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是看不出來的?!?br/>  夜悅萱把那些瓶瓶罐罐給一個個打開,眼神專注,同時不忘記給王子說著重要的癥狀,讓他可以形成自己的理論體系。
  聽到夜悅萱的形容,王子腦海里面浮過一些畫面,好像確實在手腕的地方有一些類似于花朵一樣的斑點。他一直以為那是和臉上的斑點一樣屬于中毒的之后,人急劇衰老出現的老年斑。
  “好像除了這些,別的就沒有什么重要的特征了,至于脈象什么之類的和普通的中毒脈象差不多,主要是通過脈象了解什么癥狀也了解不出來什么?!?br/>  夜悅萱略微沉吟了一下,想了一番,確定沒有什么遺漏,這才又專注于手中的東西。
  “這個,你知道的,三靈池的水,這個,參靈草,這個帝錦江,這個,伸筋草,這個,商陸,這個,白薇,還有這個………這個………”
  夜悅萱當著王子的面,一會兒的時間在桌上整整齊齊的放了十幾個瓶瓶罐罐,如果不是上面都寫的有名字,王子自己也不能保證自己可以記下來。
  不過這個三靈池水是個好東西,怎么感覺哪里都會有他的存在,不過它的稀缺性也決定了這個花無別日紅這個毒藥的解藥并沒有那么簡單。
  “這些都是解藥煉制所需要的最簡單的君臣佐使藥中的臣藥,佐藥,使藥,而君藥大概一般人來尋找的話,并不一定能找到?!?br/>  夜悅萱想到當年她為了找對的藥引子,不知道把神殿的藏書閣給翻了多少遍,現在這種情況不知道比當時好了多少倍,最起碼自己一個人現在可以準備齊所有的東西。
  “…………”
  王子那一向沉靜冷卓的臉,開始有了一絲絲的龜裂,這大大小小十幾瓶藥還只是輔藥,真正的主藥還沒有出來,這就算了,三靈池水竟然也才算輔藥,那真正的藥引子該多么的珍貴?
  這種毒即便是查出來了,那就按照現在的狀況,他們又有誰能配出來解藥?
  “火羽的血,木木頭頂的樹芽,靈靈的一滴眼淚,因為柳家主的屬性是金屬性,所以還需要金金的一滴血?!?br/>  夜悅萱沒有注意王子驚訝的眼神,一個人在一旁自言自語的說著接下來要準備的主藥。
  “……………”
  王子不知道用什么語言來形容自己內心震驚的程度,這哪一個是可以隨隨便便就能找到的?
  他現在是明白了,中了這個毒就不要想著再去解毒了,除非機遇巧合,像柳家主遇到夜悅萱這種全能型人才,不然解毒什么的,想都不要想,根本找不到配置解藥的藥材。
  “那個,也不是說必須是這幾種主藥,這個是根據具體情況看的,比如火羽的血屬于熱,而且三味真火的擁有者,自然能焚燒一切,不過因為火屬性太強,所以我加了靈靈的眼淚來均衡,至于木木頭頂的樹芽是生命之力,在治療的過程中可以幫助恢復身體機能,而金金的血只是屬性相同,所以為了恢復他的靈力而已?!?br/>  夜悅萱自然是看到了王子眼中的震驚和難以置信,以至于后面的順其自然,隨緣的一個心態的變化,這才注意到自己好像君藥用的都是一些比較罕見的東西,自己是有可能沒怎么注意,但是對于學習者王子來說,這些東西可是不常見的,這不是打擊他學習的積極性嗎?
  “………嚇我一跳,我以為都是用這樣的藥,那豈不是不用解毒了,畢竟這些東西真的是找不到的那種?!?br/>  王子面上微微一紅,略微有些尷尬的說道,剛剛他確實已經有些自我放棄了,雖然他可以記住這些方子,但是他沒有找到記住的意義??!
  “沒有,還是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的,就像現在,我們準備好了所有的藥材,也不一定能把這毒給解了,我們還需要去不斷的實驗,不然還真解不了這毒?!?br/>  夜悅萱晃了晃手中明顯裝著是紫黑色的血液透明瓶子,意思不言而喻,
  “我們要不斷的實驗讓這血液恢復人體正常的顏色,這樣才算解毒,不然白搭??!”
  “那現在我們要做的是?”
  “磨粉,配比,然后不斷配比,不斷的實驗,直至最后試驗成功?!?br/>  夜悅萱一邊說一邊開始用靈力把這些藥材給碎成粉末狀,然后按照不同的配比開始分類放置。
  并招手讓王子開始在一旁先進行試驗。
  “記住了,一定要記住你第一次放哪種藥材放了多少,不然………”
  后面的話不用多說,大家也都知道。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