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山海陰陽錄 > 第一百二十七章?姬無神的不滿

第一百二十七章?姬無神的不滿

千萬不要以為,以宋天龍的戰力,要護住小女孩體內的經脈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但真實的情況是,小清蓮體內紊亂的氣息,可是超越了靈虛期之上的空冥期!
  
  而宋天龍的真實情況是,他不能把體內的那些不屬于人間地界的氣息灌輸到小清蓮的身體之中,因為這種不同位面的氣息之間有著極為強大的排斥性,宋天龍能夠成功吸收金龍內丹中的純陽之氣,是因為他接受過天龍一族的傳承,而后來宋天龍又在這個過程中感悟到了這兩種不同界面的氣息之間的某種奇妙聯系,這才讓他在更往后的日子里,成功吸收了冥界的至邪氣息和南靈荒的血煞氣息。
  
  宋天龍能有今日的成功,離不開他手中掌握的《堪輿之術入門》以及后期感悟到的只屬于他自己的新的功法《歸一訣》。但無論是《堪輿之術入門》亦或是《歸一訣》宋天龍也都是經過了很長的時間去體悟和修煉的成果。
  
  小清蓮顯然沒有這個時間去讓宋天龍傳授她這么深奧的修煉功法,自然也就無法承受宋天龍用其他位面的氣息來守護她的經脈。
  
  所以盡管宋天龍已經放棄了領悟四象之氣之后再突破到空冥期的修為境界,但這個時候,比之小清蓮還要慢上一步突破的宋天龍,可以說在他的體內,所積攢的天地五行之氣,比之小女孩的身體之中的氣息,還要稍稍弱上那么一絲!
  
  這一絲微弱的差距,一個控制不好,可能連宋天龍也會遭受到極為嚴重的反噬后果!
  
  盡管如此,宋天龍還是義無反顧地選擇了這個做法,一股源自宋天龍體內的五行氣息,以一種極為柔和的方式,注入到小女孩體內,在小女孩的經脈之上,形成了一道淡淡的保護膜。
  
  沒有了紊亂的五行之氣在進行肆意破壞,小女孩體內經脈的創傷終于不再加重,但是僅靠小女孩自身的恢復能力,不說完全沒有效果,但依舊表現得微乎其微。
  
  反觀宋天龍這邊,在宋天龍的氣息形成了屏障護住小女孩的經脈之后,那正在四處沖撞著的五行之氣受到了束縛,直接的破壞效果,便是轉嫁到了宋天龍的身上。
  
  “臥槽!”宋天龍臉色一變,牙關緊咬著感嘆了一聲,“還真從沒留意過,原來修武者的經脈在經過了天地之氣的淬煉之后,竟然會有這般堅韌,這些天地之氣在體內沖撞的力量,簡直可以媲美空冥期高手在戰斗時候的全力一擊了!”
  
  宋天龍的感嘆沒有夸大,沒有人可以把自己體內吸收的天地之氣在一擊之內完全打出,但是經過了修煉的功法,招式在運轉時候的與自己身體產生的共振,卻能夠讓極少部分的天地之氣打出超越這部分天地之氣本能產生的威力許多的破壞效果!
  
  好在小清蓮體內的天地之氣破壞能力雖強,但宋天龍也是早已預料到有這般情形,是以宋天龍承受的壓力雖然極大,但他的心態,卻還能保持著清晰和冷靜。
  
  這點非常重要!
  
  宋天龍知道,在把身體之中的氣息注入小清蓮的身體之時,他此時的狀態已經和小清蓮完全捆綁在了一起。
  
  倒不是說小清蓮一旦遭遇不測的話,宋天龍也會跟著死去,但是因為小清蓮體內的五行之氣是失控的狀態,宋天龍要維護好自己在小女孩經脈表層覆蓋的那曾保護膜,就要隨時注意著這些五行氣息的動態變化,從而控制好自己僅有不多的比之小女孩體內的五行之氣還有弱上那么一絲的氣息!
  
  這種操作需要耗費的心神比之戰斗的時候還要更加專注幾分,但是宋天龍沒有絲毫動搖,他此時的心思只想要把小清蓮的命給保護下來,其他的可能面臨的多糟糕的后果,宋天龍都沒有絲毫去加以理會。
  
  “聚精會神,一絲不茍!”宋天龍的神色堅定,幾番抵擋住了小女孩體內紊亂的氣息沖擊之后,宋天龍開始小心翼翼地,嘗試分出一部分屬于自己的五行之氣,用以幫助小女孩遭受到嚴重損害的經脈來進行修復,這又是一項更為艱巨的任務!
  
  “愚蠢,真是愚蠢!”反觀一直安靜地呆在宋天龍腰間的軒轅神劍,神劍的內部空間之中,一聲充滿諷刺味道的聲音響起,那是來自于姬無神的說話。
  
  老人閉目養神,似乎對外界正在發生的一切并不感興趣。
  
  一旁,盤坐在地面之上,正在修煉老人傳授給它的修煉功法的小毛猴,聽到了姬無神充滿諷刺味道的說話聲,下意識地睜開了眼睛,就朝著神劍外面釋放出自己的感知。
  
  “專心修煉!”老人眼睛為曾睜開,但是卻在第一時間便能感應到小毛猴分心,立即開口說道。
  
  小家伙看到了外界宋天龍和小清蓮的危險場面,哪里還能專心地下,頓時著急地沖著老人喊道:“吱吱,吱吱!”
  
  老人無動于衷,依舊恬靜地端坐在自己的班椅之上,倒是姬無神本就對那小毛猴和宋天龍沒有一絲好感,見老人不愿意搭理小毛猴,心中高興,忍不住脫口而出道:“老祖叫你專心修煉,聽到沒有,你個死猴子!”
  
  小家伙眼神中閃過幾分掙扎,它是真擔心宋天龍和小清蓮的安危,但是老人不讓他出去,他也沒有絲毫辦法,而且以小家伙此時才剛剛開始修煉沒有幾天的時間,這么丁點的修為就算出去又能夠幫得上什么忙?
  
  姬無神看到小毛猴吃癟的樣子,心中更是得意,便再次出口譏諷說道:“你呀,就是太調皮了,老祖傳給你的功法有多玄妙,你應該也有所了解,若是早一點能夠好好地修煉,何至于現在什么忙都幫不上你的那位大哥呢?嘿嘿,你說對吧?”
  
  “那么你在這劍中空間的這段時日里,又是如何修煉的!”老人原本表情平靜,聽到姬無神的話,頓時怒喝一聲。
  
  但是姬無神早就心中充滿不忿,這個時候竟也不知退讓,而是頂嘴說道:“我倒是想和這死猴子一般潛心修煉,但是老祖,您什么功法都不曾傳授給我,我能怎么修煉呢?在老祖您的心中,根本就是偏心這猴子,而我作為您的后輩子孫,卻每日只能被你使喚來給你捶肩捶背,連個仆人都是不如!”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