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田園喜嫁之娘子太難追 > 562.莫景熙的反應,莫景瑜的打算

562.莫景熙的反應,莫景瑜的打算


  莫紫歆話落,見莫景熙沉默不語,她微微蹙眉:“七哥覺得我說的辦法不可行嗎?”
  莫景熙微笑搖頭:“沒有,只是九妹突然如此關心我,讓我很意外?!?br/>  莫紫歆嘆了一口氣:“我雖然是個金枝玉葉的公主,但命不由己,現在連歸宿都只能聽天由命了。若是七哥當上太子,我還希望能夠多多關照我呢?!?br/>  莫紫歆的意思是,她在給自己拉攏一個盟友,而她選中的人就是莫景熙。
  莫景熙又看了一眼秦玥和姚瑤那邊,笑意加深:“九妹,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能不能當太子,只看父皇的意思,一切但憑父皇做主。九妹說的那件事,我沒有興趣,怕也沒有什么能力關照九妹。九妹找大哥去吧,他或許會對你的提議感興趣?!?br/>  莫紫歆神色一僵:“七哥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可全都是為了你好!若是大哥當了太子,他不會善待你的!”
  “多謝好意,但不必了,告辭。九妹慢慢游玩兒?!蹦拔踉捖?,轉身離開,眼底閃過一絲輕蔑。
  類似的方法,莫景熙早就用過了,對姚瑤的表姐宋思清。他當時已經成功地俘獲了宋思清的心,但非但沒有得到秦玥的支持,反而險些把秦玥徹底得罪了。
  固然姚珊對姚瑤來說比宋思清更重要,但莫景熙又不傻,若是他真敢招惹姚瑤的親妹妹,別說當太子,他怕是會被秦玥給整死!
  莫景熙對于當初勾引宋思清的事,早就后悔了。如果重來一次,他絕對不會做那種傻事。因為他現在很清楚一件事,秦玥是莫云齊的心腹,中立派,任何一個皇子都根本拉攏不了的。暗地里搞小動作,沾惹秦玥這個煞星,只會得不償失,引火燒身。他要做的是,對秦玥敬而遠之,千萬千萬不能得罪。
  除夕被冊封當了永安王,當時莫景熙就猜到,莫云齊遲遲不肯立儲,是有別的打算,不管是他還是莫景瑜,怕都不是莫云齊中意的人選。莫景熙當時更多的是不解,后來思來想去,越發懷疑莫云齊還有不為人知的兒子,只是怎么都查不到。
  莫景熙在等,等著看莫云齊到底打算讓誰當太子,事情明確后,再想辦法。在這之前,他不會輕舉妄動,節外生枝。
  至于莫紫歆的提議,莫景熙覺得,太可笑了!這個養尊處優的九妹,根本就沒腦子,也完全沒搞清楚狀況。
  莫景熙是彭秀晶的表兄,當初還是他“大義滅親”,把彭秀晶交出去,直接導致彭秀晶丟掉了性命。所以對于武誠和彭秀晶、莫紫歆以及姚珊四個人之間的愛恨糾葛,莫景熙清楚得很。
  因此,莫景熙知道,武誠真正喜歡的是姚珊,卻被賜婚要娶莫紫歆。彭秀晶一心愛慕武誠,動不了莫紫歆,就散播謠言詆毀姚珊清譽,最后把命也賠進去了。而武誠醉酒意外墜亡,莫紫歆的如意郎君沒了,遷怒到了姚珊身上,想讓姚珊跟莫景熙,如此她只能做側室,還要跟不止一個女人分享男人。這就是莫紫歆想要達到的目的。
  莫景熙最后對莫紫歆說的,倒是真心的,莫紫歆去跟莫景瑜說這件事,莫景瑜說不定會感興趣。若是莫景瑜聽了莫紫歆的,招惹姚珊,得罪秦玥,莫景熙喜聞樂見。
  莫紫歆站在岸上,見莫景熙走遠,心中生怒,覺得莫景熙根本就是不知好歹!
  不過轉念,莫紫歆真的在想,假如姚珊跟了莫景瑜那個好色之徒,下場豈不是更慘?到時候,她更開心!想到這里,莫紫歆又轉身,找莫景瑜去了。
  秦玥和姚瑤并不知道莫紫歆在暗中盤算什么,在湖上游了幾圈,壽宴快開始了,見客人陸陸續續往前廳去,秦玥把小船了劃到岸邊。
  上岸之后,莫啟鈺被老嬤嬤抱走了,還一個勁兒地回頭,沖姚瑤笑著揮舞小手。
  秦玥握住姚瑤的手,唇角微勾:“娘子,要不,咱們再生一個小的來玩兒?”
  姚瑤反問:“阿玥你認真的?”
  秦玥搖頭:“開個玩笑?!币粌阂慌呀泩A滿了,再說平兒和安兒的弟弟妹妹也不少,不愁沒人玩兒。秦玥可不想再讓姚瑤受一次生娃的苦。
  壽宴倒是沒什么特別的。很多人夸平兒和安兒長得漂亮又聰明伶俐。平兒懂事但依舊高冷,在外人面前并不愛笑。安兒是個活潑外向的,除了對于有人想要摸她的頭,捏她的小臉不樂意之外,其他時候絕對是個超級可愛的乖寶寶。
  到了壽宴中途,莫云齊駕到,紀家人喜出望外,又是好一番行禮叩拜。
  莫云齊已經兩年沒來給平陽侯府紀老太君賀壽了,今年意外出現,倒是讓有些人覺得,他并沒有放棄大皇子莫景瑜。不過持這種想法的,多還是大皇子一派。
  莫景熙專門讓下人注意莫紫歆的動向,因此知道開宴之前,莫紫歆跟莫景瑜兩個人單獨在一塊兒密談許久。
  對此莫景熙心中輕嗤,兩個蠢貨,最好能搞出點什么事情來?,F在京城里太平靜了,他都不知道該做什么了。
  壽宴還沒結束,莫云齊就走了。
  “爹,我們晚點可以去逛街嗎?”安兒坐在秦玥懷中,小聲問他。
  秦玥微笑:“咱們家你娘做主?!?br/>  平兒問姚瑤:“娘,妹妹想去逛街,去吧?”
  “好?!币Μ幬⑿c頭,“到你們姨姥爺開的南北樓去瞧瞧,有沒有什么新鮮玩意兒?!?br/>  “好呀!”安兒很開心。
  秦玥和姚瑤旁邊就是主桌,莫啟鈺坐在紀老太君身旁,探著身子沖姚瑤揮手,笑瞇瞇的,很多人都看到了,包括紀家人和莫景瑜。
  紀老太君笑著說了一句:“鈺兒跟安王妃倒是挺投緣的呢?!鼻孬h和姚瑤帶著莫啟鈺一起游湖的事情,在場的人沒有不知道的了。
  壽宴結束,秦玥和姚瑤就帶著倆娃逛街去了。
  這邊紀家人送走了賓客,莫景瑜夫婦帶著孩子留到了最后。
  紀老太君坐在主位,翻看今日的壽禮單子,笑著說:“伍家也沒來人,那伍家妹子回了京城后,就沒露過面,現在都不知道什么樣子了。不過她那長孫倒是真出息的,跟安王夫婦走得很近,皇上也頗為看重?!?br/>  紀崑點頭:“是,那伍思賢跟安王過從甚密,是姚府的???。據說他跟伍老太君當初正巧流落到了安王妃的家鄉,早幾年就相識的,還承了安王妃的大恩惠?!?br/>  紀老太君合上禮單,笑著說:“那安王妃,我頭回見,就覺得她是個大福之相。不管外人怎么說,她能有今日,絕對不是尋常女子。那通身的氣度,便是皇家的公主,也不及的,還生了那樣一對靈秀聰慧的孩子。前幾年還不顯,這幾年看著,宋家,林家,工部那位魏尚書也是安王妃的同鄉舊識,當初被她和安王從死牢里撈出來的,如今一個個都不容小覷??!”
  紀崑神色一正:“可不是?總有人說那些人是靠著安王才上位的,可這幾年看著,一個算一個,都是有真才實學,能力出眾的,不然怎么能得到皇上重用?包括那伍思賢也是,雖然年輕,但是才華出眾,心性沉穩,十分難得?!?br/>  “今日看安王妃倒是挺喜歡鈺兒的……”紀老太君想了想說,“你們覺得,鈺兒若是跟安王妃認個干親,可行嗎?”
  莫景瑜眼睛一亮:“好??!若是認了干親,何愁秦玥不幫我?”
  紀崑搖頭:“景瑜,也不要把事情想得這么簡單。不過這件事,倒是可以一試?!?br/>  莫景瑜眼眸微微閃了閃,猶豫了一下,開口說:“外祖母,舅舅,今日倒還有一件事……”
  “何事?現在是關鍵時候,景瑜你可不要自作主張,沖動行事!”紀崑神色嚴肅。
  莫景瑜嘆了一聲說:“是九妹跟我說的事。她說,讓我娶了安王妃的妹妹當側妃,只要能得到那姚三小姐,太子之位就是我的了!”
  紀崑一聽臉就黑了:“九公主給你出的什么餿主意?安王妃的妹妹尚未及笄,你若是碰了她,安王能不知道你什么意圖?到時候,事情就糟了!”
  莫景瑜神色訕訕地搖頭:“我原也想著,那姚三小姐還小,這事不合適……”
  紀老太君和紀崑一看莫景瑜這樣子,就知道他本來真動了那心思的。若不是這會兒說出來,接下來還不知道要干什么蠢事。
  紀老太君神色嚴厲:“景瑜,那件事,絕對不行!九公主素來也不是個聰明的,她怕是跟姚三姑娘有仇怨,想要利用你,你聽她的作甚?”
  “我當時只是敷衍她,什么都沒做?!蹦拌ぐ櫭?,“那件事作罷,給鈺兒認干親的事,誰出面合適?”
  紀老太君若有所思:“那姚家門檻高,倒是不好進。剛剛景瑜說的事,我有個想法。不如,就用那件事,當個敲門磚,也是見面禮?!?br/>  莫景瑜一時沒明白,紀崑點頭:“好!母親妙計!就讓景瑜去拜會安王,直言九公主跟他說的事,提醒安王夫婦,九公主對姚三姑娘心懷惡意,意圖陷害。如此之后,再提給鈺兒認干親的事,想必安王夫婦會考慮的?!?br/>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