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奶爸大文豪 > 第六六八章 長句子

第六六八章 長句子


  “《黃卡人》的第一句話中就出現了扭結發條,這讓人們不得不把這部短篇小說跟即將發售的新書《發條女孩》聯系到一起去。但是文中對這種扭結發條的描述并不多,都是一筆帶過,而這些一筆帶過的解釋也恰恰烘托出一個奇妙的世界背景。文中提到過發條人,這種發條人似乎是一個叫三下的日本公司出產的。通過作者不太詳細地描述我們可以看到,所謂的發條并不是指我們所認為的那種發條,甚至開頭所說的那種扭結發條也跟發條人沒有關系。因為書中稱這種發條人是非法基因改造的人體,他們有著很特別的——一動一停的走路方式。
  而且發條人沒有固定形象,有的發條人有八條手臂,有的沒有腿也能跑,有的長著茶杯那么大的眼睛??吹竭@里,我們是不是可以猜測,所謂的發條是一種基因技術的名稱?后面關于發條女孩的描述似乎也印證了這一天,發條人之所以跟人類不一樣,應該是因為他們的基因,而不是身體裝了類似發條一樣的東西?!?br/>  “當然,除了跟新書的關系,陳福生的經歷也讓人感慨頗深,特別是陳福生最后用玻璃瓶將馬平的喉嚨捅穿的時候,我感到十分震驚,因為我沒想到陳福生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但是隨后想了想,似乎也非常合理,一個普通人如果經歷了陳福生所經歷的事情,應該都會變得不太一樣?!?br/>  “從這部《黃卡人》中,我們似乎可以看到新書的黑暗風格。整篇小說讀起來,讓人感覺像是陷在一灘泥沼之中,無法邁開雙腿?!?br/>  這是網上一個知名媒體人寫的《黃卡人》解析。
  不過寫評論的人顯然對發條還是有些誤會,因為發條就是發條,跟現實中人們所認知的發條差不多,并不是某種所謂的基因技術。
  當然,書里面的扭結發條要比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機械發條要更加新進一些,也能存儲更多的能量。
  ……
  在地球上,《黃卡人》是在《發條女孩》后面出來的,算是個番外一樣的東西,也算是對陳福生和黃卡人進一步的描述。
  不過現在將《黃卡人》提前放出來,也完全沒有問題,看看讀者們的反應就知道了,他們現在因為《黃卡人》已經開始對《發條女孩》的世界觀產生的強烈的興趣。
  當然也有些人對書中關于馬來人對華人的屠殺產生了聯想,在網上問張重這個屠殺是不是暗指之前印泥屠華事件。
  并不是說大家一聽到屠華事件就想到了印泥,而是因為書中陳福生的心理活動。
  書中馬來人對華人的憎恨原因跟印泥人對華人的憎恨原因如出一轍,都是因為貧富差距引起的。
  當年印泥的華人生活優渥,社會層次高,說起來是種族仇視,其實就是群體性仇富而已。
  因此種種,讀者們也沒有辦法不將這兩件事情聯系在一起。
  不過張重一直沒有公開表示過,既沒有反駁,也沒有認同,反正就讓讀者們自己想就好了。
  ……
  “爸爸,老師說今天要寫一些不一樣的東西?!?br/>  周五傍晚,張重去接芃芃的時候,這丫頭就跟他說老師對她這兩天的日記不太滿意,所以讓她寫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可是我每天寫的都不一樣啊?!逼M芃抓耳撓腮道。
  張重看著女兒苦惱的樣子,笑了笑,這丫頭確實每天都寫的不一樣,不過卻都跟吃的有關。
  今天晚上吃了紅shao肉。
  今天晚上吃了大雞tui。
  今天晚上吃了小白菜。
  ……
  這就是芃芃這些天的日記內容,開頭都是“今天晚上吃了”,然后后面再添上今晚吃過的一道菜,如果連續兩天晚上吃了一樣的菜,她就更開心了,甚至連后面幾個字都不用改。
  張重看著女兒提議道,“要不今天晚上就寫老師讓你寫一些不一樣的東西?!?br/>  “這樣也可以么?”
  “當然可以,不過如果你想寫一些其他的東西也可以。比如老師讓你寫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但是你又想不到該寫什么,所以就問爸爸應該寫什么,爸爸就提議你就寫老師讓你寫一些不一樣的東西?!?br/>  這段如同繞口令一樣的話,把芃芃聽得直發懵。
  看到芃芃一臉的茫然,張重繼續加大馬力,跟上去又一個套娃:“如果這還不夠,你就寫老師讓你寫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你問爸爸應該寫什么,爸爸就提議你就寫老師讓你寫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但是你不知道爸爸說的寫爸爸提議你寫老師讓你寫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是什么意思?!?br/>  “好難啊?!逼M芃拍著額頭,苦惱更盛了。
  其實張重也不是故意要逗芃芃玩,他也是想通過這種長句來鍛煉芃芃的語言能力……
  好吧,張重覺得這個理由連自己都說服不了,他就是想逗一逗芃芃而已。
  一路上,芃芃都沒說話,似乎還在想張重剛才說的那句話。
  等到他們到家的時候,芃芃忽然開口道,“爸爸,我知道你說的讓我寫你提議讓我寫老師讓我寫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是什么意思了?!?br/>  張重驚訝地看著芃芃,雖然這丫頭沒有把剛才的套娃說完整,但是整個句子沒有毛病,她還挺厲害的。
  他笑著點了點頭,“行,那你就寫你已經明白了我之前給你說的讓你寫我提議讓你寫老師讓你寫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是什么意思了?!?br/>  又來個長句,芃芃眉頭一皺,仰著腦袋,整個人都快垮了,“啊啊啊,爸爸,我腦子快炸了?!?br/>  哈哈,別說是芃芃頭快炸了。
  如果她真的把這個寫進日記,估計他們老師都要反應好一會兒才能讀通這個句子。畢竟華夏人的語言習慣是沒有這么長的句子的,這一點跟德國人不太一樣。
  張重以前在德國工作過一段時間,在那里,很多接受過良好教育的人,都喜歡說一大段長句,放一堆定語,把普通的句子弄得很復雜。
  
  
体彩竞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