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元始玉箓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大羅上元燈

第六百四十七章 大羅上元燈


  ‘現在的我,元炁的修行按班就部便可,心靈或者說是意志卻有些欠缺。這種缺陷雖然可以依靠元始道炁的溫養,以水磨工夫一點點的完善??尚枰ㄙM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最重要的是意志永遠低了元炁一籌?!?br/>  元清微沉思片刻,便是將自身的一點意志送入元始寶珠之中,隨同其余仙佛神祇的法相靈性,一同經歷世界的開辟和破滅。
  可經歷了幾次三番的開天辟地和回返元始,元清微的意志都沒有出現太大的變化。
  ‘是因為元始道炁來源于我?還是因為我本身意志質量已經超過了元始寶珠錘煉的極限?’
  感受自身的變化,元清微再次深思起來。心靈的修行,元清微也是有所探索,畢竟無論是大自在天魔之道,還是佛門大小乘佛法,元清微都是有所了解。
  二者對于心靈的探索,元清微也算得上是了然于胸。
  雖然佛門的一念生法,魔道的大自在法門,乃至于梵天一夢,經常被仙道中人視作是旁門左道的幻術一流??蓪嶋H上,若以仙道理念理解,這些法門都是基于一個理念,世間萬物皆由道之所化,道在,萬物皆存,道不在,萬物皆虛。
  佛法的一念生法,本質上是借心中一點本性之光,接引諸天佛陀法念,因此能夠做到心念所致,隨身即到,于掌中化一佛國,在沙內顯一世界。
  說白了,以上種種神通的來源,是你自身本性之光,引來的佛陀之力,將后天萬氣,視作色相。因此,掌是色相,佛國是色相,沙是色相,世界也是色相,二者變化不過是自身念頭變化。
  這才有了三界萬物為色相,唯心是真的說法。
  也正是因為佛門的這種獨特修行理念,越是高端的世界,越容易出現那種一朝頓悟,立地成就羅漢、菩薩果的佛門大德。
  只因為他們本身已經在過去,以本性之光,接引諸佛之力,宛如仙道所謂的根器一般,他們的心念早就充斥無邊佛光,所謂的頓悟,不過是過去的積累化作現在力量而已。
  至于大自在天魔之法的他化自在、化自在、大自在法門,若是以人身修行。
  他化自在時期,假他之樂事,自在游戲,便是借助他們情緒,修行自身魔法。下乘一些的,就是各種迷魂左道之法,上乘一些的就是種魔墮落之法。
  而化自在的自生自化,紅塵諸趣,悉具自足,無懼萬象更替,下乘便是收集到了足夠多的七情六欲,紅塵雜氣,自化一方魔域;上乘的則是明悟我執,煉化內魔,化身真魔。
  更進一步的大自在,所謂隨心感化,同眾生五蘊隨感,感其愛恨情仇。下乘等同于化身人道負面,或者說是成為阿賴耶的一部分,主掌人間喜怒哀樂,愛恨情仇等一切情緒,是神又是魔;上乘的則是魔化天地,化身墮落天意,世界為自身,自身非世界。
  甚至元清微覺得如今自己所在天地,生出自我意識的瘋狂天意,從某種角度來講,也可以視作是一位大自在天魔。
  所以,意志或者心靈之道根本沒有捷徑可言,只可能日積月累,或者一朝得悟,轉化積累??擅魑蛞仓皇敲魑?,一旦心靈蒙塵,還是會出現心境倒退的現象,這恰如佛門神秀所言:“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br/>  至于“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蹦鞘欠痖T的專屬,沒有諸天佛陀菩薩的佛力加持,能夠保持心靈光明永駐的,已經是得證元神的地仙真人。
  至于一朝頓悟,意志不朽,那不是修行,是開掛。
  所以,元清微最后還是選擇將目光轉移到了清微宮上。
  清微宮作為清微道君位格在此方宇宙的具象,按道理上來講,在其余宇宙也有著對應的投影,自己是不是能夠借助清微宮之力,逐漸收回自己在其余世界的同位體。
  元清微心中閃過這么一絲絲的念頭,卻又很快將其斬出心神。
  其實,隨著他對清微宮掌控權力的增加,元清微這些年來也是曾經隱約感受到其余宇宙的存在,只是雙方之間的隔膜太過嚴實。哪怕借助清微宮,也只能若有若無的感應到對面宇宙的存在,其具體狀況,或者道則法理,都感應不清。
  更重要的是,元清微還可以感受到其余幾個清微宮中,同樣有著些許氣息流出,顯然也是有人得證天仙境界,遙遙感應諸天宇宙。
  元清微嚴重懷疑,自己若是分出去一點念頭,會不會導致成為其他清微宮執掌者,用來針對自己的器具。
  終究大家都是清微道君的有緣之人,在這方面可謂是大道之爭,無有絲毫退路可言。
  ‘罷了!如今的我,尚且不需要嘗試這等兇險之法?!逦⑿闹袊@息,暫且將借助清微宮探索心靈不朽的方法放在一邊,更加專注于眼前需要面對的事情。
  如今元清微創立的新神道已經在世界扎根,源源不斷的香火愿力從大地之上涌動,匯聚到大羅天中,化作一根根細小的絲線,連接著大羅天和世界。
  加上這些年來,元始界源源不斷的灌輸下來的元氣,哪怕有著世界的限制,大羅天也積累下了不俗的根基,不論元清微和幾位神祇的力量。
  單純的大羅天,已經堪比幾代地仙經營數百年的洞天福地,已經到了包容天冥之地的底線。
  元清微將元始寶珠召來,遙遙感應瘋狂的天意,此時那天意依舊處于混亂的邏輯當中,在自己力量能夠波及到的地方,隨意的創造出一個又一個怪物,而后又是將其毀滅,重組。
  就好像孩童玩積木一般,搭到一般就是故意推翻,然后換一種方式搭,幾次三番之后,倒也會出現一些跑得比較快的成品。
  天意也不在乎,只是將他們掃出自己的地盤,讓他們去王朝領土之中爭奪土地。
  在察覺到元清微的意志之后,混亂的天意先是僵了一下,而后察覺到元始寶珠的氣息,更是一點點的石化,小心翼翼的退到邊上。
  卻不知道自己覆蓋小半個蒼穹的“身軀”,怎么隱藏都非常的醒目,元清微將元始寶珠祭起,瘋狂的天意就是瘋狂的舞動自己的力量,一根根宛如觸手一般的陰影氣息,向著元清微所在的位置沖擊而來。
  可在元始寶珠真的飛出之后,又是迅速收了回去,一溜煙的遁入陰世之中。
  ‘看起來,還沒有完全忘記自己當初被元始寶珠打疼的感覺?!逦⑿闹幸幌?,而后就是去除寶圖,對著天冥之地輕輕一抖。
  諸神虛影飛出,一個個神光流轉,噴涌無量霞光,相互之間,氣息又是連成一片。
  不一會兒,立于天冥之地周圍,便是浮現出仙道圣地、神道神庭,以及佛門凈土三重虛影,道道仙光、神光、佛光匯聚,在天冥之地外圍形成屏障,而后大羅天慢慢靠近,將天冥之地包裹。
  冥冥之中的人道力量,在察覺到元清微對天冥之地動手的時候,便察覺到不對,一開始的時候也是想過阻攔。
  但在元清微對其開放人道諸神虛影的權柄,讓其力量能夠滲入其中,在三重虛影之下,又衍生出人間紅塵之后,人道排斥的本能頓時散去大半,不在同大羅天爭鋒相對。
  反而是推波助瀾,將大羅天推向天冥之地。
  得到人道之力輔佐的大羅天,迅速將天冥之地包裹其中,諸神的光輝照耀在萬靈天魂之上,冥冥之中賦予萬靈抵抗瘋狂天意的基礎。
  一時之間,不少靈覺較高,生活在王朝領土之中,墮落程度不深的飛禽走獸,紛紛感受到諸神光輝,身上浮現出些許靈光,開始本能的吞吐元氣,借助主神的力量,凈化周圍的土地。
  源源不斷沾染靈界渾濁氣息的元氣隨著生靈的吞吐,在諸神力量牽引之下,融入大羅天中。
  諸神坐下蓮花輕輕顫抖,一層又一層的仙光、神光、佛光化作氤氳之氣籠罩周圍,壓下蓮花池中渾濁元氣化作的萬千濁浪。
  同一時間,元清微腦后四十九色霞光流轉,一道分神飛出,坐鎮于天冥之地中,而他本體身后則是有建木虛影浮現。建木枝葉顫抖,聯系元始界和大羅天,不斷抽取濁氣,送到清微宮中,借助清微宮的光輝,將這些元氣碾碎,混同元始界的元氣,回饋大羅天。
  元清微操控著回饋而來的清澈元氣,在大羅天外,又是開辟九重虛空。清澈的元氣順著九重虛空不斷向外流出,越是接近大羅天,元氣便越是澄澈,而越是遠離大羅天,元氣便越發渾濁。
  至此,人間的萬靈,哪怕靈覺一般,無法感應諸神力量,也可以通過天魂的感應,從九重虛空之中不斷接引元氣。
  這讓不少理智尚且完整,依舊在堅持修行仙佛法門的修士大為振奮,他們開始不斷的向大羅天吞吐元氣,凈化靈性,而體內的渾濁氣息,則是被大羅天收走,在經過建木、清微宮的循環,慢慢增強大羅天的底蘊。
  并且,這些修行之人,也是成為了穩定大羅天的一根根支柱,確保大羅天能夠安安穩穩的立于九天之上,守護天冥之地。
  處在南疆之中的李思德自然是有所感應,他高聲誦念:“至心皈命:三界之上,一炁彌羅。上極無上,天中之天。玉山上京,渺渺金闕。開明三景,化生諸天。十方諸神,億萬仙真。禮贊大羅天清微宮元始之尊!”
  隨著他的高呼,邊上隨行聽道之人,也是有所感悟,隱約透過天光看到一方天界。
  天界之中一片混沌,唯有萬千靈輝閃爍,但定睛一望,卻又看到靈輝中央又有一尊神圣端坐其中,神圣腦后懸浮四十九色霞光,恰如四九天道,運轉諸天。
  頂上慶云寶光,三花五氣,金花萬朵,金燈萬盞,點點火星垂落,宛如瓔珞垂珠,將他的面容遮掩。在他的周圍,又有重重幻象,演化出無盡奇幻景象,重重景象融合,形成一道到虛幻長河,其中演化出大千歲月史詩。
  溯流而上,可返照出眾生一切現象,如同天地回歸元始,萬物回歸唯一。順流而下,則可以看到無窮未來,有的是自身沉淪,有的是自身超脫,如此種種,變幻莫測。
  可以說,只是觀望著這道人的儀態,就能鎮壓內外諸魔,得獲一門道門至高觀想圖錄。
  眾人紛紛開口贊道:“禮贊大羅天清微宮元始之尊!”
  話音落下,眾人又是發現,道人周圍浮現萬千人影,又金剛羅漢、護法珈藍、靈官真人,天王星君、菩薩佛陀,諸天上帝,以及諸多天人虛影。
  其中幾個根性深重之人,更是在其中看到了自己的虛影。
  李思德便是如此,他看著自身位于道人身邊的法相,心中一動,以己心帶他心,聯通白象心靈落入其中。
  剎那間,白象表面浮現出一道道神圣的篆文,清圣的氣息不斷從九天之上垂落,一點點的洗去他體內深藏著的渾濁氣息。
  最后,在陰世冥土之中,端坐凈土之中的度厄,以及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他身邊的雅典娜和壽老,合力鎮壓著陰世濁氣,面前依靠元始界落下的一點元氣,維持著凈土的安寧。
  等到大羅天中,元清微撐過第一波修士回歸帶來的渾濁氣息沖擊之后,度厄三人才是將陰世的渾濁力量送入其中。
  一時之間,大羅天以蓮花寶座作為分界點,上方仙光陣陣、神光流轉,佛光升騰,下方濁浪排空,無窮渾濁氣息將池水污染的好似泥漿一般。
  唯有元清微坐下蓮花座內,一株蓮花靈根不動不搖,散發著淡淡的瑩輝,緩慢而又堅定的凈化著周圍的渾濁氣息。
  建木虛影也是不斷吞噬濁氣,垂下絲絲縷縷的清氣,其快速的運轉,加上建木根系更是順著聯系,蔓延入度厄的凈土之中。都是讓建木本身陷入了極限的運轉,甚至讓元始界的元氣,都出現了一絲絲渾濁。
  察覺到大羅天的變化,瘋狂的天意不由再次伸出觸手,元清微視而不見,看著他一點點的試探,等到其即將觸碰到大羅天的時候。
  高懸虛空的元始寶珠落下,狠狠的砸在他的身上,并且順著觸手,向著它的“身體”鉆去,寶珠表面更是浮現出一道道細微的裂縫,內部氣息迅速膨脹。
  天意先是僵住,而后麻溜的斬斷觸手,直接躲在陰世深處,翻滾濁氣,不在動彈。
  元清微面色微白,召回元始寶珠之后,七竅之中有著絲絲元氣流出,卻還是勉強取出三寶玉如意立在虛空之中。
  三才氣機運轉,強行帶動大羅天、人間信仰,以及陰世凈土的力量,以三才運轉的方式,帶動清濁轉化。
  人道察覺到冥冥之中的好處,也是摻入其中。
  這倒是大大穩固了大羅天的根基,更讓不少濁氣流向龍庭暫時鎮壓,方便元清微凈化現有的部分。
  期間,王朝領土上空,無論晝夜都是光明一片,每當濁氣流過,都是化作烈焰,仿佛天空在焚燒一般,映的人間一片火紅。
  人間百姓先是驚訝,而后又是察覺光明之下,一切怪物、怪異盡數消亡,不少修的神道法的人紛紛說,今日乃是天尊賜福,澤被蒼生,便是自發的回應起來。
  不少人拿出燈火,同九天之上光明相互輝映,卻也使得人間光明長駐。
  元清微見狀,順勢從人間抽取了絲絲縷縷的焰火,在在身前一點,一朵蓮花綻放,屈指一彈,火光落入其中,蓮花一點點的化作黃金質地,奇俠又有蓮花綻放,托著金燈,照耀周圍。
  而后元清微的意志又是從各個元始界下屬世界之中,抽取類似的燈火,匯聚于此,注入金燈之中。
  萬千人道光明匯聚,配合三才運轉,總算維持住整體的半自主運轉。
  讓元清微高度緊繃的“神經”能夠稍微放松一點,空出手來,進行更加細微的梳理,減少大羅天告訴運轉下產生的元氣外泄。
  這一舉動,也就讓天空之中的光明逐漸消失,人間修士抽取的清澈元氣也是有所限制,人間的歡慶更是跟著平息。
  事后,人間帝王得到陰世龍庭的通知,便是宣布光明長駐的一日,稱之為上元節,寓意天官賜福,祈禱安康之意。又因為這一日,正好是十五,月明且圓,家家戶戶可以放燈火,明亮一晚,便給上元節起了個小名,稱之為元宵節,賦予團圓幸福之意。
  對此,元清微也沒有拒絕,而是抽取了人間對于上元的美好祝福,配合這一日的萬家燈火,祭煉成一件特殊的人道法寶——上元金燈。
  此燈類似于萬家燈火的變種,乃是元清微以此方天地對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對于安康的祈福凝聚而成。針對邪魔外道,雖然沒有了萬家燈火那么霸道,卻也因為更加溫潤,而在指引希望、治療傷勢、祈福祝愿,以及凈化污濁方面,更加優秀。
  這上元金燈被元清微放置在大羅天,自家蓮花座前,用于照亮大羅天,因此也被成為大羅天上元金燈。
  諸神虛影神光,同上元金燈火光輝映,互相影響之下,上元金燈原本金紅色的燈火,在神光之下,染上了重重神輝,變得越發玄妙。
  蓮花狀的燈盞之中,也是逐步浮現出,由諸神光輝,以及人間信仰所化的燈油,星星點點的凝聚,宛如一灘液態的琉璃一般,散發著神圣的色彩。
  祝大家元宵節快樂安康,然后是日常求推薦,求訂閱,求收藏。
  
体彩竞猜app